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浪迹天涯

浪迹天涯:从幼儿到少年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4-22 01:06:59 |显示全部楼层
xueguo 发表于 2015-4-21 15:12
祝贺浪迹天涯兄开楼!
真精彩!图文并茂,文比图更感人!读着即让人揪心,又让人体会到家长对孩子的深深的 ...

谢谢雪国老弟,谢谢你的鼓励!我其实就是在给自己建立一个流水账,因为这样对我来说最简单。像老弟那样通过对比的形式来回顾自己前半生,更有意思,也更有看点。但这可能需要比较长的时间,还要有合适的照片,而我一向比较懒惰,此外,我也怀疑我是否有像老弟这样的可比照片,所以只能选择最简单的方式。老弟所言极是,随着我们的年龄增大,有了自己的儿孙,更能体会父母的关爱和养育之恩。


我少年时期的照片很少,只有寥寥几张,很快就可以发完。谢谢老弟夸奖,但“英俊”二字对俺来说实在过了,像老弟和铁骨虬枝兄那样才可称英俊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4-22 01:15:29 |显示全部楼层
二先生 发表于 2015-4-21 23:41
天涯:看着照片里的故事,看着故事里的照片,我心里真的很感动。可想你整理【从幼儿到少年】每一刻的心情, ...

二先生好!在这里看到二先生的留言,令我大有惊喜万分的感觉!我来兵网后,二先生是最先和我交流的战友之一,前几年我也一直在关注着你的那些精彩游记。看到你回归兵网,真是太让人高兴了!

谢谢你的理解和鼓励!其实回忆这段往事也不是太容易的事情,这里面有太多让人快乐,让人感动,让人心酸,让人遗憾的地方。我相信我们每个人在回忆童年和父母亲一起生活时都会有这样感觉。

希望经常能在兵网看到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4-22 01:22: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浪迹天涯 于 2015-4-22 02:22 编辑




这张照片拍摄于1957年初春,那时我妈妈带着我们兄弟姐妹从南方迁移到北京和爸爸团聚,一家人重新生活在一起了。这是我来北京后的第一张照片。


那是一个周末,爸爸妈妈带着我和小姐到北海公园去玩儿,在通往白塔的石桥边拍了这张照片。照片上我站在妈妈身前,双手被妈妈领着,姐姐和爸爸站在另一边。那天,我不是很高兴,原因现在说起来很可笑,是因为妒忌我姐姐。此时已经是初春,姐姐穿着春天的衣服,漂亮的皮鞋,头上扎着大蝴蝶结,而我还穿着从南方来时的大棉裤,既难看,又热了我一身汗。记得妈妈费了很长时间哄我,才同意和他们拍了这张照片。当时我不开心还有一个原因,那时刚刚到北京,还不会说北京话,我和爸爸妈妈闹得时候,一嘴湖北(武汉)话(说句公平话,俺老家话的语音语调真是不太好听),让当时在傍边等着照相的其他游人嬉笑不已,这更增添了俺的“愤怒”。现在看来,真是应该感谢父母的坚持,不然俺也不会有3岁半时的留影了。


木一MM在前面的帖子中说“虽然天涯是家里第五个孩子,也依然像宝贝一样捧在爸妈的手心里”,情况的确如此。其实在以后的年月里,我感觉相比我其他哥哥姐姐,似乎我和我小姐更受父母疼爱一些。我老妈是独生女,外公在世时家境还算可以,虽然在抗战期间大部分财产化为灰烬,但毕竟还是遗留给老妈了一些。此外,我老爸以前的收入也很不错。这样一来,就让解放前出生的哥哥姐姐们有比较好的童年物质生活。我和小姐出生的晚,那时父亲一人的工资养活一大家,因此小姐,特别是我,小时候基本没有“享受”过。这或许是父母亲在心里更加疼爱我们一些的原因之一吧。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4-22 01:26:05 |显示全部楼层



这张照片的拍摄时间应该是1958年夏天,地点是颐和园。和我一起拍照的是幼儿时期的同岁玩伴儿“小六”。我们被父母放在高高的石台上,坐着照了这张照片。小六其实在家不是行六,他只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我之所以叫他小六,是因为他姓陆。他爸爸和我老爸是老同事,但晚一年(1955年)才从武汉搬到北京。按照武汉话发音,我总是喊他爸爸“搂伯伯”,这样一来,当我慢慢会说北京话了后,小陆就成了小六了。


到了58夏天,我已经快5岁了。从这个时期到上小学,我是在北京市西煤厂幼儿园度过的。这个时期是我人生中第一个特牛X时期, 中间发生了很多让我至今还能津津乐道的事情。2011年,八MM在老兵网开了一栋“童年心碎楼”,俺趁机在那里面把俺两件特牛的事情吹嘘了一下。下面我把这两个帖子转贴一下(为了上面在回复八MM的帖子中所说的整体保存目的),大家可以跳过,俺在这里先向各位老大道歉了。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4-22 01:45:11 |显示全部楼层
八MM,俺单开一层转帖,如果违规,俺可以很容易删去。
——————————————————————————————
原文转帖一:

本来坐下想好好回忆一下俺在幼儿园干的那件惊天创举,可不知咋地,一件“香艳”的往事出现在俺的脑海,十分清晰,而且挥之不去。既然如此,俺就先把这件事拿出来吹吹。反正吹牛不上税,吹好了还很爽,何乐而不为呢?


王宏MM在前面说“浪迹天涯这个小男生更有意思,小学就会喜欢小女生,笑S俺了”。其实,哪个小男生不会喜欢小女生?俺敢肯定,兵网的这些男生们没有一个在小时候不知道喜欢小女生的,只不过大家都很矜持,很要面子,不像俺傻乎乎的什么都说而已。


偷偷在心里喜欢小女生,这不要求有多大本事,只要不傻不孽就行。但是,在4-5岁时就会使用手段,迫使小女生与之同床共寝,那可就不是一般的本事了。俺老人家在幼儿园时恰恰就干过这么一件大事!


《西游记》里有很多女妖精,其中绝大多数女妖精俺不仅不怕,还喜欢的很!年轻时俺曾多次和剑客老大、麻二老弟等感叹过,俺怎么就这么没福气,这辈子也碰不上个女妖精!但是《西游记》里有一个女妖精例外,俺从小就怕她怕得要死。这个妖精就是那个一打不过别人,就抬起一条腿,伸出一条长长的带有毒钩的尾巴,专蛰别人脑门儿或鼻头儿的蝎子精!尽管俺长大后会看《西游记》了,知道这家伙后来被昴日星官吃了,但在这之前,特别是在幼儿园时期,俺可真是怕她。俺小时候很淘气,俺一淘气,俺老姐就讲这个蝎子精吓唬俺,使得俺从小就对这个妖精产生了一种病态的恐惧感,一直持续到俺上小学后才缓过劲儿来。


大约在俺四岁半那年,俺被老妈送进幼儿园全托。那时全托的小朋友不过十几人,每天晚上大家睡在一个大屋子里。大屋子里面摆了十几张小床,分为两排。小床采用的是那种专为儿童设计的老款式:床的四周是栏杆,防止小孩夜里打滚滚下来。在一侧栏杆上有一个小豁口,供小孩子从这里爬上爬下。当时对俺们全托的绝大多数孩子来说,这个小豁口其实没用,因为小床是一张张紧挨着的,中间并没有空隙,小孩子们上下床全靠老师抱上抱下。这里只有俺是个例外。俺的床在边上靠墙,墙上有一个凹进去的门,但是这个门封死不用了。这个凹进去门恰巧就对着我的床栏杆上的小豁口,这点空隙使我成为唯一一个可以自己爬上爬下床的小孩儿。


大家别以为俺会喜欢这个位置,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那时人小,也没什么分析能力,每天晚上只要一上床,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可能床下藏着一个蝎子精,会趁俺睡熟时,把尾巴从小豁口伸进来,专蛰我的脑门或鼻头。至于为什么蝎子尾巴非要从小豁口伸进来,而不从栏杆别处伸进来,俺从来没想过。


连续几天没睡好后,俺终于不得不把目光转向俺另一侧的小床。这张小床上睡着一位俺的同班小女生,俺现在对她的姓名以及长什么样子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只记得她傻乎乎的,爱流鼻涕,大家都不爱和她玩儿。一天晚上熄灯后,俺实在忍不住内心的恐惧,就悄悄滴从栏杆上翻过去,爬到她的床上。看到俺翻过来,她还挺高兴,可算有人不嫌弃她,肯和她玩了。我们说了一会儿话,就盖着一个被子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俺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老师已经把俺抱回到俺的床上。


有了第一天的经验,俺在第二个晚上照章行事,一关灯,俺就开始蠢蠢欲动。可第二天不一样了,这个爱流鼻涕的女生不让俺过去,说阿姨说了不让两个人睡一个床。可俺不管那一套,威胁她要不让俺过去,俺明天就不带她玩。同时俺又允诺如果她让俺和她一起睡,俺明天就给她讲故事。在俺的威胁利诱下,小姑娘很快就放弃抵抗,让俺又踏实地睡了一觉!当然,第二天一早,俺又是在自己的床上醒来。


这样连续几天后,幼儿园阿姨开始担心俺有什么毛病了。她找到俺老妈,说了此事,要俺老妈问问俺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小就要和女孩子一起睡觉。俺老妈也觉得问题很严重,在家里百般诱导俺一番,终于让俺把怕蝎子精的事情说了。听了俺的故事,老妈笑了半天,不过总算放下心。老妈到幼儿园和阿姨说明俺的情况,并请阿姨给俺换个床位。但后来阿姨并没给俺调换铺位,只把俺的小床掉个个儿,让小豁口对着那个傻丫头的床。可这样一来,俺也就不怕了。


后来每当想起此事,俺都觉得很庆幸。幸亏俺是生长在20世纪,要是在古代,有了同床共寝的事实,俺就非得娶这位爱流鼻涕的小女生为妻了。那。。。那。。。那俺不亏大方了?



原文转帖二:

现在俺来侃侃俺小时候在幼儿园干下的一件“惊天”大事吧。


俺是57年初和父母一起从武汉搬到北京的。到北京后,我家一直住在东福寿里胡同内的一个四合院里,当时这个四合院是商业部众多的宿舍之一。我们在这里一直住到80年,才搬到西直门内的商业部宿舍。58年,大跃进运动开始,我家附近街道上一帮无业人员响应号召,组建了一个小工厂。最初这个小工厂叫厂桥空调厂,就是个街道小厂子。后来小工厂慢慢升级,改名为北京空调厂,到文革结束前,也升级成全民所有制了。工厂刚组建时,街道上的人找到俺老妈,说“您有文化,别呆在家里了,到工厂来当会计吧”。就这样,俺老妈作为小工厂的元老之一,在这个小工厂一直干到70年代末退休时为止。


老妈不是家庭妇女了,俺自然也不能再呆在家里,于是俺就被老妈送进离小工厂不太远的西煤场幼儿园!俺上面所吹牛的和小女生同床共寝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幼儿园。西煤场幼儿园坐落在后海南岸,恭王府北面,原北京军区大院后面的一条胡同里。幼儿园是前后两进院子。前院是个四合院,是幼儿园小朋友学习,吃饭,睡觉的地方。后院很空旷,有一个破滑梯,一个沙坑,供孩子们在院内做游戏。除此之外,后院还有一间很大的房屋,堆放幼儿园的破旧家具及其他破烂儿等。房子的门是两扇向内开的大门,很沉重,门上有个扣袢儿,在外面用一根铁销插上,门就算锁上了。俺在这个幼儿园前后共待了两年,直到我上小学才离开。


俺小的时候很淘气,在幼儿园阿姨的眼里,俺绝对是属于那种不揍一顿不解气的那类孩子。当然,想归想,真让动手打,那她们还是不敢的。一天午睡后,俺们中班的小朋友在后院做游戏,俺不知怎么又淘气了。俺到底干了什么俺记不清了,但肯定是把阿姨气得够呛。经再三警告俺无效后,这个阿姨终于勃然大怒,一把抓住俺的脖领子,连推带搡,把俺拉到那间堆放杂物的屋子前,打开门,一把把俺推了进去,然后关上门,插上铁销!


被关进黑屋,俺刚开始有点害怕,但俺也不服,不哭不喊,就是一个劲儿的推门。小朋友们继续做游戏,阿姨也根本不理我。过了一会儿,我慢慢适应了室内较暗的光线,看到屋里很多破烂,觉得很好玩,俺的注意力就转到这些破烂上面。一会儿玩玩这个,一会玩玩那个,忘记了时间,也忘记阿姨和小朋友。俺老人家那时还小啊,忘了啥都很正常。可阿姨是大人,等俺老人家发现屋里已经黑得看不清时,这位阿姨早已经带着小朋友回到前院,她居然把俺忘得干干净净!


俺开始大喊大叫,可是没人听见,也没人来解救俺!喊了很长一段时间,俺实在太累了,不知不觉就靠在门口睡着了。等俺被冷醒时已经很晚,白班的阿姨早已经下班。值夜班的阿姨又以为俺被家长接走,所以安排好全托的小朋友们上床睡觉后,她们也休息了。整个幼儿园没人知道俺一个人被锁在后院,已经没吃没喝10多个小时了。在我的记忆力,那一时刻是非常恐惧的。后院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四周一片漆黑。


在一种恐惧、绝望的情绪下,俺开始拼命喊叫,并使劲儿推那两扇门。不知推了多少时间,两扇大门的合页居然被俺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孩推得全部松动。在俺再一努力次撞击下,两扇大门突然向外轰然倒地,发出巨响。俺一下子惊呆了!


事发第二天,俺老妈来幼儿园看过现场,她怎么也不相信一个不到五岁的孩子,能这么神勇,居然把那两扇大门推到!但俺可从那时起就懂得了人的潜能是很大的,懂得了“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咬人”的道理。


值夜班的阿姨们被后院的巨响惊醒,打着手电来看发生什么事情。当她们看到俺一个人在黑夜中傻呆呆地站在黑屋门口,都吓坏了。一位阿姨赶紧上前抱住我问怎么了,这时俺心里特别害怕,特别委屈,俺老人家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被俺惊天动地的哭声弄得慌了手脚的阿姨,连忙和园长联系,园长又和上白天班的阿姨联系,才弄清了原委。由于俺一直哭声不停,不吃不喝,就要找妈妈,最后院长和阿姨不得不把俺送回家。


俺老妈被这件事情气坏了,第二天就找领导控告那位阿姨虐待俺。后来,那位阿姨被调走(或是被开除),从此俺再没有见到过她。


自从这件事后,幼儿园的阿姨全对俺好极了。但俺老人家不知是一下子长大懂事了,还是让小黑屋的经历吓怕了,反正俺以后就不怎么淘气了。不仅如此,在以后的日子里,俺还代表西煤场幼儿园小朋友参加了不少表演和比赛,为西煤场幼儿园争得不少荣誉。


这就是俺干的“惊天”大事!现在想想,俺还真是挺牛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4-22 01:54: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浪迹天涯 于 2015-4-22 07:24 编辑



这张照片摄于1965年6月3或4号,当时刚刚加入中国少年先锋队,这是当时的留念。


这些年我翻遍家里的老照片,在我小学六年时间里,只找到这一张。其实这也不奇怪,从1960年开始,由于天灾人祸,全国上上下下都过上了苦不堪言的日子,那时谁还有心情、有条件照相呀?不过,在我记忆里,我应该至少还有一张照片,那是1964年五一游园会,我们什刹海少年体操班在中山公园表演后拍的一张合影,但我现在怎么也找不到了。


小学期间,我是班里有名的淘气包,老师对我是又爱又恨。我的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也是在这所小学毕业的,我的班主任也教过他们,因此和我妈妈很熟。由于我的淘气,她不止一次到我家告状,害得我挨了很多次打。但她也对我妈妈说过很多次,我比我的哥哥姐姐更聪明,原因是我虽然特别淘气,但功课一直不错,而且经常能在西城区和北京市的小学生竞赛中(特别是数学竞赛中)得奖,为她挣了不少荣誉。到了三四年级,这几乎成了定式,平时她恨我很得要死,告起状来毫不留情,但一要有什么比赛了,她立马开始表扬我,弄得我五迷三道的,傻乎乎地又去积极参加比赛,给她争取荣誉。


因为淘气,我一直没有入队。到了五年级,我妈妈真急了,严厉告诫我,五年级再不入队,她可真要打死我了。在这种压力下,我从五年级一开学就努力表现,虽然中途还是有过一些淘气的时候,但大体没太出格。在不知道做了多少好事儿,拍了多少马屁之后,到了五年级下学期的六一儿童节前,我终于被批准入队了。六一节,学校举行了新队员入队仪式,之后两三天,妈妈兑现了她的话,从家里极为紧张的开销中拿出三毛多钱,让我去照相馆拍了这张照片。


我是我们50个人的班里倒数第四个入队的。如果事情到此结束,我也不会为此事多年来愤愤不平了。就在我费尽千辛万苦才入队之后不到两个星期,新政策就下来了,所有适龄儿童今后自动加入少先队,原来要努力争取才能加入的少先队一下子成了“全民队”了!我知道这件事后,当时差点儿气朦了。早知道如此,我干嘛要拼命做好事儿,拼命给老师和班里的那些大、中、小队长们拍马屁呀?这是小学期间最令我耿耿于怀的一件事。可能也就是从这件事情开始,我以后就变得比较平和,比较喜欢与世无争的生活态度了。


小学期间,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三件事:一件是我知道喜欢小女孩儿了!这个故事在八MM的“童年的心碎”楼里讲过;一件是我从二年级就进入什刹海少年体校体操班,在那里接受正规严格的训练,直到文革开始。在这里所受的训练让我终身受益,为此我非常感谢我的那些教练们,尽管我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第三件就是我在北京什刹海度过的那些快乐时光。以前在老兵网为此简单感叹过一次,现在把那个老帖子转在下面。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4-22 02:04: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浪迹天涯 于 2015-4-22 08:17 编辑

什刹海往事回忆


我是很小时候和父母一起由武汉搬到北京的。从1957年到1979年,我家一直住在离什刹海只有一站地的一个叫做东福寿里的小胡同里。这个胡同里有一个比较大的四合院,不知怎么在50年代时成了商业部的宿舍。我们刚搬进来的时候,院里只有三户人家,后来慢慢又有人搬进来,最多的时候院里曾经住过7户人家。因为住地的关系,等我上了小学,特别是二年级成了什刹海少年体校的体操学员后,什刹海就成了我最常去的地方。在这里,我渡过了自己的童年和少年,这里也给我留下太多美好回忆。可以这么说,如果孩提时的快乐能够被量化的话,那么至少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快乐,我是在这里获得的。在什刹海体校,什刹海傍边的小公园(当时人称后花园),在什刹海里,我学会了包括体操,球类,游泳,跳水,滑冰,钓鱼,象棋,围棋,打扑克在内的,很多让我受用一生的技能 。


什刹海的春天,夏天,秋天都是非常美丽的。在春天季节,我和伙伴们经常在课余时间用自己做的小鱼竿在什刹海钓鱼。我们坐在岸边垂柳下,一边钓鱼,一边做作业,一边聊天。在夏季,我们在后花园里玩捉迷藏,打游击。我们用自己做的网来网蜻蜓,用长杆来粘树上知了。我们更在水里比赛游泳,比赛潜水摸蛤蛎。在秋天季节,我们会约好几个人在晚上到后花园里捉萤火虫,逮蛐蛐。我们有时也会装模作样地挤到大人堆里,听大人唱京戏。我们经常看大人下棋,有时甚至还忍不住要支两招,全不顾那些臭招会被大人嘲笑。


尽管春夏秋季节是这么美好,但我印象最深的,最喜欢的,却是什刹海的冬天。


六十年代,北京的冬天要比现在的冬天冷很多,什刹海会结厚厚一层冰。等到冰结厚了,我们快乐的日子也就来了。


我那时特别喜欢看工人在湖面上凿冰。六十年代,冰箱或冷藏设备不普及,不要说一般老百姓家里没有,就是比较大的商店或合作社也没有。于是每年冬天,人们都要从什刹海里凿出很多大冰块儿,把这些冰块儿储藏在冰窖里,以便夏天时用。在离什刹海不远的地方,就有一条胡同叫冰窖胡同,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地下冰窖,就是专门储藏冰块儿的地方。工人们凿冰是按照一定程序的。凿冰的工具就是一根T字型的大钎子,双手握上面横杆,垂直杆的底端是磨的很尖利的铁头。这样往下使劲一插,就可以把冰凿开。工人们站成一排,先打开一个工作面,然后一块一块地切冰。每块冰块大概一米见方,厚约一尺。切下冰块在水飘着,有专人用长长的竹竿把他们拨到岸边,然后推上传送带,通过传送带送到一辆辆拉冰的车上,再拉到冰窖去。小时候我对这个切冰特别感兴趣,觉得工人把冰切成一个快快整齐的四方形,就好像是在进行某种艺术创作!我经常不顾寒冷,趴在湖边栏杆上目不转睛地看一两个小时。一直到现在,在我的头脑中还经常会出现那时工人凿冰的情景。


另一件让我特别兴奋的事就是冬末春初的清湖。那时候,每隔两三年,什刹海就要清一次淤。一到清淤时,不仅周围的居民,甚至住在比较远的人都会蜂拥而至。什刹海里有很多鱼,可平时人们是不能在这里钓鱼抓鱼的。但是到了清淤时,就不一样了,这是捕鱼的最好时机。清淤要先把湖水放干,这时节冰还没有全化。于是人们可以在冰上到处走动,寻找冰下的洼地。如果运气好,能够找到一个洼地,凿开冰后肯定可以捉到不少鱼。我们那时年龄还小,既没有大人的力气,也没有工具。我们最盼望的就是哪个(或哪几个)大人发现一处宝地,我们可以上前跟着瞎帮忙,在他们捞走大鱼后,我们能在泥水里检几条小鱼玩玩。记得有一次,我帮两个大人忙碌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捞了几乎半麻袋鲫鱼, 我也跟着兴奋了两个多钟头。临走时,他们中的一个人大概是太高兴了,从他们捞的鱼了检出一条扔给我。那条鲫鱼大概有二两多重,可把我高兴坏了。我小心翼翼地捧着这条鱼回家,向妈妈表功。没想到不但没有受表扬,反而因为身上又是水又是泥,很干脆地挨了妈妈几巴掌!


冬天最让我高兴的是在冰上玩冰车,比穿冰鞋滑冰还过瘾。我的那些同学伙伴每人都有冰车,在刚刚入冬时就准备好了。现在看来,做个冰车实在是小事一桩。但那时对于还是小学生的我们来说,做个冰车可不是很容易的事。做冰车首先要找一块长两尺宽一尺五的木板,如果没有这么大的,就要用几块木板拼上。这块木板要平,要结实,因为人要坐在这块木板上。木板下面用各种方法钉上两根铁条,或两块薄铁板。为了滑冰车,还要再做两根一尺多长的冰钎。滑冰车时,我们盘腿坐在冰车上,左右手各持一根冰钎,双手同时用冰钎杵冰向后撑,使冰车向前滑动。到了冬天可以上冰了,一放学,我们就会扛着冰车往什刹海跑。越接近什刹海,心里越激动。直到坐在冰车上开始滑动时,才能慢慢平静下来。我们通常玩的游戏之一是比赛看谁滑得快,赌烟盒,洋画,弹球,弹弓,或别的什么玩意儿。再一种游戏就是追逐赛,一个人追大家跑,谁被追上谁就成为追人的。总追不上别人的人就算输,那时就要把自己的好玩意儿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了。我们玩的最多是打冰球,分两组,用一个小木块儿当冰球,打的热火朝天,有时甚至能把一些大人吸引过来看我们玩。滑冰车实在是太过瘾了,我们每天都要玩得精疲力尽才回家,即便代价是回家挨一顿打或一顿臭骂也在所不惜。在我的记忆里,为了滑冰车,我那些年没少挨我妈妈的打。


冬天的什刹海给我留下太多的美好印象,也在我的记忆里占有太大的地位。多年来不论我走到哪里,不论我在干什么 ,我都无法忘怀这孩提时代的快乐时光。我如果回北京,我必然要去什刹海看看。现在的什刹海早已不是当年的样子,应该说现在的什刹海更美丽了,可是现在的孩子们也无法再在什刹海找到我们当时能够找到的快乐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4-22 08:37:35 |显示全部楼层
浪迹天涯 发表于 2015-4-22 00:49
谢谢八MM的鼓励,谢谢你和剑客的天才创意给大家提供了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你的点评“有老爸老妈的疼爱, ...

特别特别赞同天涯把早期兵网有关文章搬过来!这也提醒了我,将来我起楼需要的时候,也要搬。这会使得照片楼更为丰富,更有可读性!大赞!
二师十九团五连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4-22 09:17:37 |显示全部楼层
   我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快来看看这里的影楼,很仔细的看了天涯的每一个帖子,那么温馨,那么美好!老帖子以前看过但现在再看更有新意,千万不要删掉,你入队的这张小小少年照让我想起你的那张“炸油饼”的博士照。有出息的孩子小时候就已露锋芒。
都说淘孩子聪明,有出息。天涯就是范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4-22 12:31: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anghong 于 2015-4-22 12:34 编辑

天涯的这座楼太棒了,简直像看电影似的,远去的岁月立马鲜活了起来,好像就在昨天。
天涯的这些小时候的照片,怎么一张一个样,有的像女孩有的像男孩,直到65年这张才初具规模。
哈哈,太好玩了。
记得以前看你写的你小时候的故事,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抚养你这么个孩子真不容易。好嘛,把大人折腾的五饥六瘦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20-2-27 06:39 , Processed in 0.123614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