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8|回复: 5

战友与插友的梦与歌~回忆(74) 兵团篇《五十年情缘》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8-15 19:28: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五味人生 于 2018-8-15 19:47 编辑

                                      战友与插友的梦与歌~回忆(74



                                              兵团篇《五十年情缘



          兵团早在连队选址与组建初期,不仅仅只有现役军人组织实施,与此同时,还有地位和权限居军人之下、知青之上的老兵,也是一支不可忽视的中坚力量,其中老兵的贡献不可小觑,功不可没。

                                           老兵新传

         然而自阅读部分兵团文史资料,及多种题材的文章与作品,发现记录描述老兵事迹的甚少,不经意的把老兵给弱化或漏掉,化作一片盲区淡出视野,这有失公允。

        老兵来自北京军区各个部队,先前是军队中的现役军人,自接受命令后,摘掉领章帽徽(三块红),集体转业到兵团来,以复原转业军人的身份加入兵团序列,被广大知青尊称为老兵一族”。

         他们被分配到兵团连队以后,由连部和团部的现役军人,提拔任命为连队男排班排长、及连队司务长上士职务。

        老兵每天面对面管理,来自各大城市中的青年学生,担任班长的老兵,与知青睡在同一条土炕上,连队里一旦遇上危险活、脏活、累活,老兵身先士卒冲锋在前。

                                                   忆初心

           打开记忆闸门,梳理五十年前知青和老兵,鲜为人知的初心,就是集中全部力量,在生死悠关领域决战决胜:

           一、全方位贯彻落实农业八字宪法。

           土、肥、水、种、密、保、管、工。

           二、农业学大寨,实现粮食生产自给有余,早日摆脱饥饿。

           发扬大寨精神,先治坡后治窝。起早贪黑奋战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中,平整改造小沙丘成耕地;踩在层层泛盐碱的白僵地上,男女知青担粪抬沙,用羊粪和沙土改良土壤板结质地。

           刚开始入住连队没有住房,白手起家自己动手,搭建临时半地下 A字型,红柳芭泥棚住宿过夜,第一个寒冬不少知青出现局部冻伤,连首长三番五次劝阻伤员疗伤休息无果,大家发扬轻伤不下火线的军人精神。

           每日坚持和泥脱坯、烧砖、拉石头、运砂、学木工做门窗、挖地基、水泥勾缝、抹地面、盖起一排排穿鞋戴帽,砖坯瓦混合结构营房,砌方块麦秸土坯垒火炕;打压水井解决生活用水,不再继续吃带泥沙的沉淀水。

           划小木船漂流在滚滚黄河水面上,监视黄河水浪淘塌堤岸险情,局部出现决口时,奋不顾身堵口子抢修堤岸,筑临时码头。

           人抬肩扛挖掘各类引黄灌溉水利设施,纵横交错的斗、毛、支、干渠无数条。

           冰天雪地零下十几度,挖掘贯穿河套东西走向的大排干,杜绝河套平原肥沃土地,日益盐碱化进程,一次性造福河套儿孙,代代受益。

           早年开垦出的块块良田,如今各种农作物长得繁茂喜人;沿着营房周围修建的条条砂石路观望,只见路两侧当初栽下一行行小树苗,现已是成材的杨树林。

            三、工业学大庆,建立兵团工业体系,弥补工农商各种物资短缺现象。

           兵团建工业体系的决心,与国家大战略融为一体,视同搞大三线建设那样,竖立工农业并举的宏伟目标,鼓足干劲热火朝天,上大批新工业项目,填补新中国,多项国有大中型企业空白,繁荣边疆经济,改善民生、促进民族团结。

            一师有:水泵厂、大修厂、矴口糖厂、煤矿、伐门厂、一师医院……。

             二师有:乌拉山化肥厂、180电厂、绝缘材料厂、无线电厂、煤矿、石英云母厂、采石场、农药厂、造纸厂、白彦花糖厂、二师医院……。

           三师有:临河糖厂、大修厂、被服厂(地毡厂)、打井队、三师医院……。

            四师有:玻璃厂、水泥厂、煤矿、四师医院……。

           五师有:五师煤矿……。

           六师有:六师煤矿……。

           兵团直属有:化纤厂、建筑工程团、报社……。

           兵团同时还支援地方工业项目,如一师、四师曾支援千里山钢铁厂建设等。

          忆初心感慨万千,增强忧国报国情怀,兵团的组建与发展,事事处处都凝聚着,知青与老兵的血汗乃至年青生命。      
         所以,每次回访第二故乡时,情不自禁再度瞻仰兵团纪念馆,凝视着老照片老物件流连忘返,脑海再现挥洒汗水的热土、足迹,怀念战天斗地中牺牲、逝去的战友,缅怀战友身影,眼睛湿润心潮澎湃,再次唤醒起步时誓师的芸芸初心,晚年的我们融入新时代,积极参加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幸度属于知青模式的慰藉晚年

                                              难忘时代烙印

            知青和老兵跟党走的艰难历程,披荆斩棘所向披靡,当年初心内涵丰富,饱尝风风雨雨,终生难忘刻骨铭心的时代烙印:

            第一烙印是兵团时代。

            广大知青上山下乡、支边投身兵团,写血书勇跃报名冲锋在前,开发建设保卫边疆,把屯垦戌边植根于广袤大地,劳武结合的兵团大军规模空前。

           刚到兵团没有宿舍,住上述A字型泥棚,整日干活累的疲惫不堪、乏力嗜睡、浑身疼痛,这都不算个舍,最难忍的是饥饿吃不饱肚子,缺肉少油没有副食,虽说供给的是稍微发霉,带有苦涩味的红薯面窝窝头,那也要按照着定量吃,蔬菜短缺供应不足,每一个班只分一洗脸盆,白开水煮土豆园白菜,吃完为止不管饱。

            还有连队晚上没有电灯,限时点蜡烛、柴油灯,知青家长千方百计给寄手电筒,有少数人使用白象牌电池照明,知青相互借光照明同舟共济。

            第二烙印是后兵团时代。

           知青承受返城、待业双重漫长的焦急等待之路,其感受如热锅之蚁倍受煎熬,还要面对不确定性的命运挑战。

           第三烙印是改革开放攻坚克难时代。

      上山下乡返城的知青,一贫如洗满目伤痕,有的拖家带口找房安家难上难,还有的好不易分配上一份工作,干了将近大半辈子,青春活力即将衰竭耗尽之年,又被拖入声势浩大的下岗潮怀抱中,砸烂大锅饭端掉铁饭碗,势如破竹推到重来,无奈又拖家带口的下岗回归零点,再次被边缘化。

           知青出自于爱党爱国的赤诚忠心,勇立潮头牺牲自己,主动下海摆地摊自谋生路,甘愿为国家甩掉包袱减轻负担出把力,就象给国家献血似的哪股子热情与忠诚,换取囯家未来富强安宁。

            知青和老兵跟党走的信仰与初心,充满了奉献与牺牲,其思想境界与代价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矢志不渝无怨无悔。

            赴内蒙兵团,已渡过整整五十周年时光,当今大家分散在祖国大江南北,凭借不同层次的知青网站、书刊杂志、写回忆录、著书、微信与微信群、聚会、不同年份的周年活动,进一步回顾反思,铸刻在脑海里的时代烙印。

                                                    传帮带

             当年知青事事处处听命于,现役军人+老兵,两个层次的上级命令与指挥,那时知青被视为,接受再教育的劳动对象,处于被严格限制的氛围中。

             他“她”们依然,以清醒朴素的精神状态保持沉默,潜心化被动为主动,以顽强毅力和意志激励自己勤学苦练,埋头积累知识增长才干,为以后人生,贮存一些生存与发展的本领。

             知青和老兵相比各有所长,农村藉老兵普遍文化水平不高,导致工作方法简单粗放,加之任性处理事务,有一定的局限性,有时彼此难免产生一些,暂时性的分歧和误会。

            老兵从所在部队,乘闷罐专列火车来兵团,先前在军队享受供给制待遇,到兵团后立刻晋级成工资制待遇,在那个年代确实是一份难得的铁饭碗,这般幸运使得老兵地位显赫,而广大知青却遭遇,供给制基本待遇,两者相比天上地下,令知青垂涎三尺望尘莫及。

         老兵在部队受到过良好的军事素质教育,懂得军事化管理,分到各连队担任排长、班长的老兵们,每日带领知青过军事化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天天重复着列队出操、出工下地、点名点评、天天读、班务会、斗私批修、传达命令、紧急集合、夜行军拉练、备战抵御苏修侵犯之敌。

        随着兵团规模的扩大与发展,培养出来的优秀知青,分批分期接任了老兵们的职位,成功地完成了承上启下的交接与过度工作,这就是老兵们在兵团组建初期,充分发挥出的传、帮、带独特优势。

                                           留守五十年

          什么叫留守?是指当年在兵团服役或任职的现役军人,奉命全部永久性撤离,回原部队述职待命,军人都走了以后,留下知青和老兵患难与共,继续扎根兵团,永不动窝、永不换防、永不退出、《献了青春献儿孙》,被称之谓留守或坚守

           统计今日留守现状知青留守兵团的总人数多于老兵,其中知青留守工业团人数,多于留守农业团人数,知青以多种途径返城人数众多,而老兵返城的人数极为少见。

           与南泥湾相媲美的兵团大熔炉,磨练出一大批优秀老兵人才,以内蒙兵团三师二十三团为例,其中王树林、王庆海、李树鹏、韓树成、韓启荣、梁万宝等人,都是杰出的皎皎者。

         王树林经过多年奋斗,先从兵团到地方支左,后期留任地方工作,由地方一步步提升到杭锦旗旗政府,任沿河工委党委书纪职务,享受副县级待遇。

        他早有眼光,另在独贵乌拉镇,圈了一个大院,种蔬菜、栽果树、搞养殖,购置设备开办粮食加工厂,示范性带动当地农牧民,共建经济繁荣的苏木小镇,可巧我下乡蹲点时,曾实地参观考察过。

        李树鹏调巴拉贡镇税务所任所长,享受科级待遇。家安在桥头巴拉貢镇,开办了一家旅店,给南来北往车辆和过客,提供一条龙式服务,生意红火。

        李树鹏有恩于兵团知青战友,只要是二十三团回访的每位战友,不管是否一个连队,吃住全免费,旅店成了23团知青接待站,作为兵团战友日常,歇脚、叙旧、寻访联络、交流信息、问事的落脚点,酷似设在第二故乡的温馨家园。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弹指间五十周年来临,回忆与知青情同手足的老兵:张国华、张文学、张春玉、张述、龚长文周丙臣、杨振甲杨晋元、朱晓生、王三江罗世友、李树鹏、谷好学等已先后辞世,令人哀伤。

         他们扎根边疆、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留守边疆的忠魂遗骨与初心,安放在内蒙古西部的沙漠之中,永远铭刻在知青历史的丰碑上!



       留守兵团的老兵夫妻继续坚守





留守兵团的知青夫妻继续坚守

《献了青春献儿孙》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9-6 07:07:11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感慨~
天空没有留下痕迹,鸟儿却已经飞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9-6 11:54:18 |显示全部楼层
隐泉 发表于 2018-9-6 07:07
拜读了!感慨~

感谢隐泉战友赐帖,我在兵团呆久了,回忆的往事气氛凄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8-9-8 23:39: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章衍 于 2018-9-8 23:55 编辑
五味人生 发表于 2018-9-6 11:54
感谢隐泉战友赐帖,我在兵团呆久了,回忆的往事气氛凄凉。

       拜读五味人生战友的回忆文章,感慨万千。是的,我们上海新兵到兵团后,处处以老兵为榜样,许多老兵都起到了很好的模范带头示范作用。
       老兵在知青返城后,继续坚守在了茫茫的荒原上,甚至包括他们的后代。战友上传的两张五年前拍的照片,相比我的胞弟在十五年前于旅行途中代表我去巴拉亥探望几位老兵时的照片(见:兵团-尘封的记忆的相片夹),岁月在老兵们的身上留下了更为浓厚的印迹。
       梁万宝,我认识;韩启荣是我的入党介绍人;另一张照片上的老兵,我也认识,只是叫不出他的名字了。
       明年是知青赴内蒙古兵团五十周年,我想,分别了几十年未曾再见的老战友,应该有机会重新紧紧握手,期待这一天……
       谢谢五味人生战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9-9 06:31: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五味人生 于 2018-9-9 06:39 编辑
章衍 发表于 2018-9-8 23:39
拜读五味人生战友的回忆文章,感慨万千。是的,我们上海新兵到兵团后,处处以老兵为榜样,许多老兵都 ...

那个是你胞弟呀?能一一说出名子吗?我只认出梁万宝与韓启荣夫妻。那个是保定知青叫徐成和与吕凯是一个地。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8-9-9 19:19: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章衍 于 2018-9-9 19:47 编辑
五味人生 发表于 2018-9-9 06:31
那个是你胞弟呀?能一一说出名子吗?我只认出梁万宝与韓启荣夫妻。那个是保定知青叫徐成和与吕凯是一个地 ...

        五味人生战友:
         照片从左到右,戴眼镜的是我弟弟章敏,九连老兵蒋玉、梁万宝、韩妻、韩启荣、佟妻、七连老兵佟宝贵。七连的知青兵尊称佟宝贵为“老班长”。几位老兵都是老乡,章敏于2003年初去巴拉亥拜访他们时得知,老兵们自打到了兵团后,就再没回过老家。可以说,他们是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兵团,献给了边疆……让人感动又感慨。
          吕凯我非常熟悉,卫生队的。徐成和有点印象。
          两张跨度十年的照片放在一起,让人不得不感叹,时间过的可真是那个快呀……
          谨祝战友愉快、健康!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12-10 02:31 , Processed in 0.124236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