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叶

老头儿老太老眼看社会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前天 14: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鲁克 于 2019-5-25 14:10 编辑
老沙鬼 发表于 2019-5-25 13:48
咱不跟它一条战壕,它尽揭短,不高举战无不胜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咱是一手举毛泽东思想红旗一手举特殊社 ...

大叶是党的好宣传干部,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红灯记台词;他们和爹爹都一样,都有一颗红亮的心--

大叶只会说真话,不说假话,不懂溜须拍马,倔驴一头,不会当马屁精!

可惜胆量小点,步伐慢半拍,领导就是不提拔不重用不待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昨天 04:35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5-25 14:05
大叶是党的好宣传干部,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红灯记台词;他们和爹爹都一样,都有一 ...

这两位正部“带头” 6天来7名官员主动投案
2019年05月25日 18:50:15
来源:政事儿
290人参与17评论
继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分别于5月9日、19日先后投案后,近期又有多名官员主动投案。

“政事儿”注意到,近6天来已有至少7名官员主动投案。

5月25日,据河南省纪委监委消息,河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原巡视员陈海勤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河南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



据公开简历,陈海勤生于1955年1月,一直在河南省工作,曾任河南省宝丰县县长、浚县县委书记等职。

2003年,陈海勤任洛阳市副市长,此后在副厅级岗位上任职十余年。2006年跻身洛阳市委常委,2009年,陈海勤调任河南省住建厅副厅长,2014年任河南省住建厅巡视员,至2015年1月退休。

同样是在25日,据吉林省吉林市纪委监委消息:吉林省吉林市广播电视台党委书记刘延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自动投案,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据公开简历,刘延平生于1962年3月,长期在家乡吉林省吉林市任职,历任磐石市(吉林市下辖县级市)委常委、秘书长、宣传部部长、蛟河市(吉林市下辖县级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等职。

2016年,刘延平出任吉林市广播电视台党委书记,至此番落马。

5月24日,据黑龙江省纪委监委消息,黑龙江海事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许彦春涉嫌严重职务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黑龙江省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此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交通运输部纪检监察组已对许彦春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纪律审查。



据公开简历,许彦春生于1969年5月,曾任黑龙江海事局法规规范处处长,2006年调任佳木斯海事局副局长,两年后调回黑龙江海事局,任危管防污处处长。

2011年,许彦春任黑河海事局局长,两年后调任佳木斯海事局局长。2016年,他出任黑龙江海事局副局长,至此番落马。

5月24日,据云南省纪委监委消息: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官方履历显示,许雷出生于1966年10月,他早期在云南建工集团总公司工作,2003年出任云南建工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2005年他任云南省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2009年7月,许雷开始担任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至今,长达10年时间。期间,他还担任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政事儿”注意到,许雷系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他与秦光荣同为湖南人,从1988年7月参加工作至今,一直在云南工作。

公开信息显示,秦光荣此前任职云南省委书记职务时,与时任云南城投集团董事长许雷在多次公开活动中有交集。

此外,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黄俭,河北省承德市承德县委常委、县政府常务副县长白晓利、湖南省常宁市委副书记唐奇林等人也于近日主动投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昨天 21:23 |显示全部楼层
大叶 发表于 2019-5-26 04:35
这两位正部“带头” 6天来7名官员主动投案
2019年05月25日 18:50:15
来源:政事儿

一石激起千层浪

敲山震虎,一石多鸟,歪打正着,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杀鸡给猴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17 小时前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5-26 21:23
一石激起千层浪

敲山震虎,一石多鸟,歪打正着,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杀鸡给猴看--

让思政课活起来强起来实起来
2019-05-27 03:39


近年来,河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在思政课教学中,将红色文化作为文化自信教育的原动力,引导广大师生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坚定信仰者、积极传播者、模范践行者。图为该校学生在校内自建的“红色文化展馆”参观。成和平摄/光明图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17 小时前 |显示全部楼层
40位老干部揭秘,因腐败被判死刑的国家领导人等大案
2019年05月26日 18:30:30
来源:新京报即时新闻
234人参与18评论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在这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会议上,党中央作出决定,正式恢复党的纪律检查机关,选举产生了由100名委员组成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40年过去,中国纪检监察体制发生重大变革。新京报记者从中国方正出版社(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主管主办的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唯一专业出版机构)获悉,为记录40年来中国纪检监察事业的变化,去年经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领导同志批准,中国方正出版社采访了40位中央纪委机关离退休老同志。

近日,《传承——我亲历的中央纪委故事》一书已由中国方正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责任编辑王楚楚说,这40位同志,他们年龄不同、经历不同、工作岗位不同,有的放弃了更好的待遇、更优渥的条件,选择了纪检监察事业作为自己的终身目标;有的大学毕业进入这一纪委机关,在这里度过了自己整个工作生涯;有的从地方调来,拖家带口来到北京。



“半年的时间里,从酷暑到冷秋再到寒冬,40多次采访,没有一位老同志迟到,没有一个人提出过接送要求。”王楚楚称,采访结束,当提出派车送老同志回去时,他们常常会拿出一张薄薄的公交卡拒绝。

这40位老同志,曾有多人办理过大案要案。新京报记者梳理出了这些老同志办理的刘少奇冤案平反,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厦门远华案,成克杰案等案细节。

巡视发现武长顺、白恩培、沈培平、仇和等人线索:

“巡视干部,首先要做到正人先正己,要有一身正气”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这40位离退休老同志中,有几位在十八大后参与了中央巡视工作。

中央巡视组原正局级巡视专员任爱军于2006年进入中央第五巡视组工作。在十八大后的巡视中,曾发现多名省部级官员的问题线索。

任爱军称,十八大之后,中央第五巡视组第一站是重庆。“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党组原副书记谭栖伟严重违纪的线索,就是我们在这次巡视中通过谈话了解到的,从蛛丝马迹顺藤摸瓜,及时掌握了证据材料。后来,我所在的巡视组还巡视了云南、天津、全国政协等地方和单位。白恩培、沈培平、仇和、孙怀山等人的问题都是在巡视中发现的,在天津巡视时还发现了武长顺的问题。巡视组发现问题线索,既要把工作做细做实,还不能打草惊蛇,工作压力是很大的。”

2016年2月至4月,中央第九轮巡视首次对辽宁、安徽、山东、湖南等4省进行“回头看”,采取“一托二”的形式。任爱军称,“无论是找人谈话,还是查找资料,都格外用心。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谈话中发现了一份原始材料中的问题,最终从中发现了安徽省原副省长杨振超严重违纪问题线索。我们迅速与纪检监察室对接,巡视刚一结束,杨振超就被立案审查。安徽省原副省长陈树隆,省司法厅原副厅长程瀚,省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党委书记周仁强等人的严重违纪问题线索,也都是在这次巡视中发现的。”

任爱军还回忆,巡视时,想向巡视组反映问题的人有时候担心被打击报复,不愿意轻易露面,也不愿意到巡视组驻地来。“我们就会在电话中征求他们的意见,请他们选地方。有一次,一个举报人约在一家酒店见面,提出用对暗号的方式接头,就是他坐在酒店大堂沙发上拿一份报纸看,我们去的同志手上也拿一份卷起来的报纸。我们就按他的要求去赴约。到了酒店,发现有个人坐在沙发上拿着报纸,但对方一看到我们就马上站起来走了。紧接着,对方又打来电话,说这个地方摄像头很多,要找个没有摄像头的地方再谈。随后,我们又换了一个地方见面,最终从这个举报人身上了解到很多有用的线索。”

出生于1953年12月的中央巡视组原正局级巡视专员彭文耀1981年进入中纪委工作,先后在研究室、外事局,2009年进入中央巡视组,2016年退休。

彭文耀认为,作为一名巡视干部,首先要做到正人先正己,要有一身正气。有了正气,那就有了底气,肯定是心里踏踏实实的,敢于秉公执纪,敢于碰硬,敢于坚持原则。真正的腐败分子对巡视是害怕的,一听见中央巡视组进驻了之后,腿也软心也慌,就是心理素质再好,也能看出点苗头来。

成克杰案:

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因腐败被判处死刑的国家领导人

成克杰系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因腐败被判处死刑的国家领导人。中央纪委案件审理室原正局员刘振宝曾参与成克杰案审理工作。

据刘振宝回忆,1999年12月,中央纪委领导指示,要求审理室加快成克杰案件审理,在次年春节前报中央。“我们提前介入并马上转入正式审理,调査组的同志不断把案卷送到我们办公室。当时我们有间大一点的办公室,6个人一屋,晚上走不了,也没有床,大家只能在沙发上短暂地坐着或者半躺着休息,加班加点地干。针对很多特殊情况,提了很多方案,下功夫研究,最后拿出比较准确的审理意见,在中纪委常委会上一致通过,并上报中央。”

刘振宝认为,从审理工作角度看,成克杰案的审理报告也是一次很大的创新,改变了以往审理文书的一些写法,结构更合理,语言更精练,描述更准确,成为此后一段时间审理报告的一个模板。



成克杰受审现场

另外,刘振宝称,成克杰案在处理程序上也是一个开创。2000年4月20日中央纪委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成克杰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的查处情况。中央纪委决定并经中共中央批准,开除成克杰党籍;建议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罢免成克杰全国人大代表职务,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撤销其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职务。4月21日,广西壮族自治区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举行第十七次会议,罢免成克杰的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4月25日,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举行全体会议,决定撤销成克杰的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职务。

2000年,成克杰因受贿罪被判死刑,当年9月执行。

韩桂芝案:

“循着线索深挖,摸清了当地政治生态”

刘振宝还谈到,韩桂芝案的处理也是个特殊程序。

韩桂芝曾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2004年5月29日,韩桂芝被黑龙江省委免去党内一切职务。6月10日,黑龙江省政协九届七次常委会议通过免去韩桂芝政协主席职务的决议。

刘振宝称,“这时她就是一个没有职务的党员,没有任何职务就应该由同级党委作出处分决定,但是同级党委又没进行调查。后来我们起草处分决定,经中央批准,由黑龙江省委作出‘双开’处分。”

“这种程序上的特殊处理,就是根据党章的要求,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实事求是地采取的一种比较合理、妥当的方式,政治效果、纪法效果和社会效果都不错。”刘振宝说。

2005年,韩桂芝因受贿罪被判死缓。

香港中联办纪检监察室原主任刁锐在回忆中称,时任中纪委副书记刘丽英带领办理了韩桂芝案。“韩桂芝案并是不说处理了韩桂芝工作就结束了,刘丽英同志组织队伍循着线索深入挖下去,根据涉案人员不同的情况作了严肃处理。通过这起案件举一反三,同时也摸清了黑龙江干部队伍的底数,摸清了当地政治生态。与之相同的还有辽宁慕马案、河北李真案,这些都是中纪委案件检查工作中非常典型的案例。”

厦门远华案:

“严惩了一批隐藏在海关内部的犯罪分子”

上世纪末期,厦门远华案备受关注,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查处的第一起重大经济犯罪案。香港中联办纪检监察室原主任刁锐也参与了该案查办。

据刁锐回忆,1999年4月,海关总署纪检组、监察局收到一封长达74页的检举信,揭发厦门远华走私犯罪集团利用各种手段走私数百亿元货物。4月20日,根据中央领导批示,中纪委监察部成立“4·20专案组”,会同海关总署、公安部、最高检、最高法等单位调集专门力量展开全面调查。“这个案件查的时间很长,我在这个调查组待了一年半的时间。后来,本案共审查涉案人员600多人,有近300人被追究刑事责任。其中,因职务犯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近150人。1999年逃亡加拿大的主犯赖昌星,后于2011年7月被遣返回国。2012年5月18日,赖昌星终于认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刁锐称,厦门远华案查处,严惩了一批隐藏在海关内部的犯罪分子,促进海关完善法规制度。案件办理中,领导同志身先士卒、以上率下、亲力亲为。

“调查厦门远华案,何勇(时任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是领导小组组长,每天日程很满,不可能长时间留在厦门处理相关事务。于是,他每个月都会利用一个周末专程到厦门连续工作几天,听取各专案小组汇报情况并安排布置工作。有时案件遇到重要节点,他会及时赶到一线,会同公安、海关等部门同志分析、研究案情,提出具体指导意见。”刁锐说。

胡长清案:

“他档案里函授的北大毕业证和北大法学学士证全是假的”

胡长清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个被判处死刑的副省级高官,刁锐也参与了该案办理。

刁锐说,“我们在调查胡长清案对,调查后期,除发现经济问题外还发现他与党离心离德、办了两本假护照。我们就此找他谈话核实,谈话中他承认托人用假护照办了去新加坡的签证。但我们找到的两本假护照,都没有去新加坡的签证,其中一本有马来西亚的签证。”

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找到“第三本护照”,刁锐又找胡长清谈话,让他交出有新加坡签证的那本护照。胡长清看了看两本护照,指着有马来西亚签证那本说“就是这本”。“我感到很奇怪,对他说,你是北大毕业的,怎么连新加坡、马来西亚的英文签证也分不清?他很尴尬,含含糊糊,跟我们打哈哈。我觉得不对劲,把他的档案原件调来,结果发现,他档案里函授的北大毕业证和北大法学学士证全是假的。”

2000年3月初,胡长清因受贿罪、行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二审维持原判,被判处死刑,当月就被执行。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托乎提·沙比尔案:

“监察部成立以后查处的第一个省部级干部”

1986年11月,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请批准设立监察部;同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国务院提请,决定设立监察部。经过半年多筹备,监察部于1987年6月成立。

出生于1925年的顾方正参与了监察部的组建。据他回忆,当时,尉健行任监察部部长,刚组建的监察部有三大重任:查清涉外经济合同;查“官倒”,保障经济建设沿着社会主义方向发展;查办重大案件。

“当时特别强调要重点查处涉及高级领导干部的案件。”顾方正称,当时查处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托乎提・沙比尔,因受贿和支持投机倒把、非法倒卖活动被撤销职务、开除党籍,是监察部成立以后查处的第一个省部级干部,当时也属于一个大案。

顾方正回忆,沙比尔是被一个主要做哈密瓜生意的女商人拉下水。当时乌鲁木齐火车运输能力有限,谁能把哈密瓜运出去,谁就立刻挣大钱,沙比尔于是就给女商人批条子让她能把哈密瓜运出去。沙比尔直接接受贿赂的钱很少,关键是利用手中权力支持这个女商人牟取暴利。

顾方正称,沙比尔也有过思想斗争,想找党委书记交代问题,但最终没有开口,一直到案发。 “沙比尔对相关问题开始并不承认,但我们掌握了确凿证据,向他严肃指明后他就如实说了。因为他态度比较好,最终给予从宽处理,免予刑事起诉。”

谈及国家监察体制改革,顾方正认为这是一个非凡创举,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实行监察全覆盖,是由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17 小时前 |显示全部楼层
危险的网文,危险的情欲
2019年05月26日 16:57:09

一场引起全国轰动的接吻。(电影《水晶鞋和玫瑰花》剧照)

有件事可能已经很少有人知道,1979年,《大众电影》在封底刊出了一张电影《水晶鞋和玫瑰花》的剧照,照片中,男女主角拥吻在一起,很快,照片引发轩然大波,很多人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道德堕落。

数万封信件涌向编辑部,杂志不得不用四期去讨论有关“接吻”的话题。

如今看来,这陈年旧事已经沦为了一个令人心酸的笑话。但是,这一切真的远去了么?



这几天,网文圈哀鸿遍野,有人被抓,有人被查,更多的作者人心惶惶,对于网文的整肃其实早已出现端倪。

更早的时候,网文作者烨风迟和深海先生因为一场混杂着抄袭、告密的复杂事件而导致后者入狱,一时让人们惊诧无比,而这一次对于网文的整顿只是更加系统,更加深入罢了。

多家平台大面积删文,平台表态求生,作者噤若寒蝉。

有人总结了真假参半的创作要义,以供网文作者们参照续命,比如,脖子以下不要详细描写,不许描写引发性倾向和性幻想的内容。



接到群众举报,5月23日,北京市“扫黄打非”办公室联合各级单位对晋江文学城网站进行检查。晋江文学城于当天发布整改声明。

暴力从来不是红线,不是一种必须被剔除的内容。

相较而言,性始终要更加严格以待。

无论是曾经的宣传影像还是日后以商业之名还魂的《战狼》,都展现了一种残忍的,但被认可为正义的暴力,而对于性则完全是另一种态度。



性是最自我的,私密的,个人化的行为,无法由此展现出一种集体主义情愫,它始终处于暧昧、幽闭的空间之内,成为无法被统治、计划和调动的内容。

它以肉身极乐为媒介达成某种意义上的启蒙,每一场纵乐都是最小单位剂量的自由,就像《1984》中所言,“拥抱是一场战役,一次胜利的高潮。”



追求个体的极致快乐与集体主义至上原则天然水火不容。(电影《戏梦巴黎》剧照)

性以其私密性,完成了对权力的蔑视和奚落。更何况,在一种崇尚清教道德主义的氛围中,情欲又是多么具有颠覆意义。

中国网文中的很大部分,其实都是性的某种变形。霸道总裁,甜宠,或者耽美,以看似不同的人物与情节,应对不同的爱欲取向,却指向共同的方向。



中国的所谓网络文学诞生之初,无论民间抑或官方都对其不屑一顾,觉得这种被砍掉门槛,无需经过专业判断的内容不值一提,至少从艺术价值上如此。

网络文学最初并没有异质于传统文学的样子,只是摒除了编辑的审核,官方的审查,可以更自由地运用语言和题材,一些奇形异状的作品得以借由网络的相对自由抵达更多的读者。

但很快,网文进入了迅速地自我迭代,繁衍和进化,分化成不同的样貌。如今的“网文”已经和当年的“网络文学”不可同日而语。

网文绝不只是“发布在网络上的文学作品”的简称,而是变成了一种具有明确外延和内涵的代指,那些所谓的爽文、总裁文、虐恋、高甜、耽美等等内容的小说变成了独特的中国式类型文学。



二次元帅哥和美女封面+玛丽苏标题+稍显老司机的摘要——典型的言情网文出版物。(言情小说《霸道总裁爱上我》封面)

中国是缺少类型文学土壤的。

在美国,包括罪案,悬疑,恐怖,情色,超自然等等内容在内的标准的类型小说异常发达,它们通常以简装书的形式发售,甚至会走入商超的简易货架,这些封面魅惑,标题耸动,读后即抛的故事,被人们当做再简单不过的廉价消闲娱乐。

它们的内容往往和中国网文有着同样的创作方式——完全架空于生活,超越于现实,充满奇情和怪案,那些神仙鬼怪,杀人越货的桥段,无非是逼仄压抑的现实生活中的一个解压阀,一架逃生梯,让普通人探出头喘一口气,再得以有力气和生活继续缠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17 小时前 |显示全部楼层
(续上)



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人都不会在读了那些凶杀之后就觉得纽约遍地凶杀,不会在看了美剧《格林》之后就觉得奥克兰充斥妖怪。

中国读者亦然,谁会看了修仙文就去辟谷,谁会看了耽美文就更改性向。如果某个读者真的被这些虚构文字搅扰心智,那么这样的心智恐怕也难以应付这个更加复杂的真实世界。



人前干练潇洒,人后可能要靠看爽文续命。

所以,从几次对于网文的整顿看下来,一方面,是由于中国对于性的恐惧和管制模式的惯性延续,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于管理者突然发现了一个角落,多年来自己并不在意,以为这不过是一群孩子不成器的玩闹,如今发现那里如此成规模,如此蓬勃,拥有如此庞大的受众。



中国一直在进行所谓的“文化输出”的努力,但客观地讲,收效不大,而网文其实是中国文化输出之中真正的成功项目之一。

众多文章被自发地译介到国外,被外国读者真正地阅读、讨论,而不是像某些著名作家那样,被有组织地翻译出版,输出国外,但读者寥寥。

从作品的技术本身去讲,那些网文大多数确实粗制滥造,但为什么无论国内外都有那么庞大的受众群,无非就是因为这种简单的娱乐品符合人类普遍的内心需要,欲望需要,情感需要。



某外国网友是著名玄幻小说《斗破苍穹》的忠实粉丝,颇有国内观众眼巴巴等《权游》熟肉更新的劲。

而如今,我们却视它们为洪水猛兽。

那不过是一篇篇故事,甜宠也好,虐恋也罢,本质上不就是一种纸面上的性幻想罢了,一个个再普通不过的年轻人,在小小的房间角落编织一个个自己幻想出的情节,这些宅男宅女能有什么危险?

那些故事不会瓦解什么,也不会腐化什么,它只存在于言论的世界里,对普通人甚至弱者提供一场微小的精神抚慰。



我们为什么要让一个写故事的人整天担心自己会不会因为描写了几个器官而被投入监狱呢?

就像电影一样,我们的文字作品也没有相应的分级制度,一些需求只能在灰色地带中偷偷蔓延,这一次的整顿让一些从业者也开始呼吁对于文字作品分级的可能性,但这依然遥不可及。

在这样环境下,我们只能重新理性地去诉说一些基本的常识,比如制造故事不是制造炸弹,写作并不危险,情欲也并不危险。

[责任编辑:王骏 PT048]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13 小时前 |显示全部楼层
大叶 发表于 2019-5-27 04:54
(续上)


这些评论只能看看,无法评论,

畅说欲言,各抒己见,是时代进步的开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3 小时前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5-27 08:06
这些评论只能看看,无法评论,

畅说欲言,各抒己见,是时代进步的开始--

现在,我宣布,所有评论以鲁克的为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 小时前 |显示全部楼层
大叶 发表于 2019-5-27 18:48
现在,我宣布,所有评论以鲁克的为主。

胡闹,这是你的楼,

兵网--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5-27 22:02 , Processed in 0.226345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