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50|回复: 26

编辑的眼光:某出版社退回高行健《灵山》书稿的信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6 13:30: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叶 于 2019-2-10 19:09 编辑

狂刀丨某出版社退回高行健《灵山》书稿的信

高行健同志:

  您好!大作《灵山》已拜读。这是一部颇费心力的作品,虽然从文字上看,您还十分年轻稚嫩。您对文学的执着投入,让我们这些从事文学图书出版的同志感到欣慰。

        但是,作品的毛病不少,大致说来,有这样几项:

        一、小说的主题模糊,内容陈旧,表达手法也较为滞后,均停留在八十年代初期。

  二、书中议论太多。写小说就应该写故事、写人物,过多的议论会妨碍读者的正常阅读。我个人认为,这些议论也比较陈词滥调。进一步说,如果把议论当作作品的主要框架,就更站不住脚了。当然,如果哲学议论能够写得象米兰·昆德拉那样具有深度并编织在全书的有机结构中,还是能吸引读者的。这样说对您不一定不公平,您也许没有读过这位捷克作家的作品。

  三、作品的语言较为粗糙,病句较多,米饭里掺沙子,读来令人头疼。建议以后多读中外世界名著,以提高自己的文字修养。

  四、大作中的性描写比较多,这与当前国内的文艺政策不符。既然说到这里,也顺便说一句,大作中的性描写段落看去太似粗暴的、农民式的性幻想,这与您在作品中力图营造的知识分子气息大相悖离,建议您在修改时加以考虑。

  作品中还有一些细节问题,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总之,我们认为大作尚未达到出版水平,现随信挂号寄回,请您查收。

此致

        敬礼!

                       

编辑:

                       xx编辑部(公章)

       1990年2月5日




距这封退稿信十年之后,2000年高行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成为历史上获此殊荣的第一位华人作家。

诺奖评委们给他的获奖理由是:“其作品的普遍价值、刻骨铭心的洞察力和语言的丰富机智为中文小说艺术和戏剧开辟了新的道路。


代表作有:被堪称为“无与伦比的罕见的文学杰作”的《灵山》和被称为中国第一部小剧场话剧的《绝对信号》。”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6 13:54:53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合格的编辑,就是一个博览群书的杂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6 13:58:28 |显示全部楼层
       还要有犀利敏锐的眼光。不过,现在的编辑迫于无奈,眼光里全是钱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6 14:41:08 |显示全部楼层
高行健(1940- ),法籍华裔剧作家、小说家、翻译家、画家、导演、评论家。

高行健祖籍江苏泰州,1940年生于江西赣州。1962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专业,1987年移居法国,1997年取得法国国籍。2000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并因此成为首位获得该奖的华人作家。直至2010年,他的作品已经被译为36种文字。代表作有小说《灵山》、《一个人的圣经》,戏剧《绝对信号》、《车站》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6 14:42: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叶 于 2019-2-7 05:49 编辑
大叶 发表于 2019-2-6 14:41
高行健(1940- ),法籍华裔剧作家、小说家、翻译家、画家、导演、评论家。

高行健祖籍江苏泰州,1940年生 ...


       我在1982年听过这位老师的课,是讲短篇小说创作的课,是在北京西四中学的大礼堂,还在西四书店买过他的一本书,好像是《现代小说技巧初探》吧,题目不太确切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6 14:45:15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文渊阁手抄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126155/answer/6506042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机缘巧合在地球某旮旯图书馆唯一排中文书架中非常兴奋的偶然发现并看完了联经版高行健全集,让我一度产生了已掌握某种不为人知真理文学评论发言权的虚幻感。。。所以一直很想找人聊聊高行健。。。但又担心幼稚病发作的越界行为故压抑至今。。。文本本身就不谈了,我相信学界自有公论,轮不到外人安利野狐禅。。。说说高行健这人还是蛮有意思的,他戏剧出身法语专业,简直完美符合了一个八十年代中国知识氛围下的先锋形象,但又不是那种靠博出位来赚取名声的明星人物,弄过翻译编过杂志戏剧,不可能仅依靠政治原因上就强行非把他的文化学理成分剥离。。。所以这和国内大肆鼓吹诺贝尔的政治倾向来贬低高的知识分子身份严重不符。。。油管上有不少他的访谈,貌似真不懂英文,法文近似母语,有一新加坡的演讲提问都是英语翻法语或者反之,当然实在不懂为什么不是中英翻译,但这是主办方的意志与他本人无关。高本人非常喜欢强调和中国早已再无瓜葛,也没有归国意愿,还爱弄弄画展先锋戏剧展示下世界属性,但个人感觉他内心深处并非能够完全割裂中国文化意识,只是与那些喜大谈爱国情怀的美籍绿卡人士相反,隐晦的把一种更深层的情感强行按压了而已,印象深刻的是有个高在法日常出门被记者在雪天访谈的视频,当被问道是否永生不回中国的时候,他是犹豫了一下坚决说不回了但又带着难以掩饰的哀伤的。。。。针对问题,只谈点个人经验,看他几本小说戏剧集之前,我也以为他的诺奖政治成分太高,但后来觉得就算仅以《灵山》和《一个人的圣经》两本小说而言,我一外行还是能感觉出那种文体先锋性和现代迷失感的,甚至觉得都很有点村上的感觉。不是说村上受到了高的影响,而是说明高的书在八十年代就已经某种程度上(也许因为政治事件)而提前预感到了这种世界属性的后现代孤独特质,要说村上这么多年能一直诺奖呼声不断,高早于村上的这种预言性文本能获得诺委会青睐也显得顺理成章。当然,这和瑞典欧洲那帮汉学家的老婆们也有某种关系吧,马悦然的老婆据传是西川人对西南那边风土人情很熟,再加上据传他读的还是手稿。。。这些逸闻锵锵三人行的许子东最爱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6 15:52:22 |显示全部楼层
zhuan
王常安
工作了,更加孤独了,而要去学会欣赏这种孤独。
28 人赞同了该回答
灵山,超级棒。感觉可以秒杀之前看过的所有书。
因为讨论的是人的灵魂问题,所以这本书是一遍遍的看,还是看不够,现在也还有时候看一会。
最喜欢的就是那句:我要等上你的灵魂之山,俯视你的整个灵魂。
别的书没看,一个人的圣经看了一小点就没看进去,也是因为电子版排版实在太差了。。。
PS,哪里可以买到灵山这本书,大家指点则个。

更新一下,在淘宝买了一本复印版的,看起来还是可以接受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6 19:10:09 |显示全部楼层
【名著选读】 高行健《灵山》
2018-10-04 20:12 老公/小说/人物


《灵山》是法国华裔作家高行健(Gao Xingjian)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从1982年夏开始创作至1989年9月完稿,历经7年。

主人公——“我”误诊为肺癌,偶然在火车上听说有一个能治疗癌症的灵山,于是“我”便启程寻找。《灵山》根据作者在中国南部和西南部偏远地区漫游中留下的印象而作。作品中,主人公看似在寻找灵山,实则描述了一个人内心追求的心路历程。

《灵山》全书共81章、40万字。[1] 高行健凭著该小说获得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

你坐的是长途公共汽车,那破旧的车子,城市里淘汰下来的,在保养的极差的山区公路上,路面到处坑坑洼洼,从早起颠簸了十二个小时,来到这座南方山区的小县城。

你背着旅行袋,手里拎个挎包,站在满是冰棍纸和甘蔗屑子的停车场上环顾。

从车上下来的,或是从停车场走过来的人,男的是打着大包小包,女的抱着孩子。那空手什么包袱和篮子也不带的一帮子年轻人从口袋里掏出葵花籽,一个接一个扔进嘴里,又立即用嘴皮子把壳儿吐出来,吃得干净利落,还哔剥作响,那分忧闲,那种洒脱,自然是本地作风。这里是人家的故乡,活得没法不自在,祖祖辈辈根就扎在这块土地上,用不着你远道再来寻找。而早先从此地出走的,那时候当然还没有这汽车站,甚至未必有汽车,水路得坐乌篷船,旱路可雇独轮车,实在没钱则靠两张脚底板。如今,只要还有口气在,那怕从太平洋的彼岸,又都纷纷回来了、坐的不是小卧车,就是带空调的大轿车。有发财了的,有出了名的,也有什么都不是,只因为老了,就又都往这里赶,到头来,谁又不怀念这片故土?压根儿也没有动过念头死也不离开这片土地的,更理所当然,甩着手臂,来去都大声说笑,全无遮拦,语词还又那么软款,亲昵得动人心肠。熟人相见,也不学城里人那套虚礼,点个头,握个手。他们不是张口直呼其名,便从背后在对方的肩上猛击一掌,也还作兴往怀里一搂,不光是女人家同女人家,而女人家倒反不这样。冲洗汽车的水泥槽边上,就有一对年纪轻轻的女人,她们只手拉着手,叽叽喳喳个不停。这里的女人说话就更加细软,叫你听了止不住还瞟上一眼,那背朝你的扎着一块蓝印花布头巾,这头巾和头巾的扎法也世代相传,如今看来,分外别致。你不觉走了过去,那头巾在下巴颏上一系,对角尖尖翘起,面孔果真标致。五官也都小巧,恰如那一抹身腰。你挨近她们身边走过,始终绞在一起的那两双手都一样红,一样糙,指节也都一样粗壮。她们该是走亲友或回娘家的新鲜媳妇,可这里人媳妇专指的是儿子的老婆,要照北方老垮那样通称已婚的年轻妇女,立刻会招来一顿臭骂。做了老婆的女人又把丈夫叫做老公,你的老公,我老公,这里人有这里人的语调,虽然都是炎黄子孙,同文同种。

你自己也说不清楚你为什么到这里来,你只是偶然在火车上,闲谈中听人说起这么个叫灵山的地方。这人就坐在你对面,你的茶杯挨着他的茶杯,随着行车的震荡,两只茶杯的盖子也时不时碰得铮铮直响。要是一直响下去或是响一下便不再出声倒也罢了,巧就巧在这两个茶杯盖铮铮作响的时候,你和他正想把茶杯挪升,便都不响了。可大家刚移开视线,两只盖子竟又碰响起来。他和你都一齐伸手,却又都不响了。你们于是不约而同笑了笑。把茶杯都索性往后挪了一下,便攀谈上了。你问他哪里去?

"灵山。"

"什么?""灵山,灵魂的灵,山水的山。'

你也是走南闯北的人,到过的名山多了,竟未听说过这么个去处。你对面的这位朋友微眯眼睛,正在养神。你有一种人通常难免的好奇心,自然想知道你去过的那许多名胜之外还有什么遗漏。你也有一种好奇心,不能容忍还有什么去处你竟一无所闻。你于是向他打听这灵山在哪里。

"在尤水的源头,"他睁开了眼睛。

这尤水在何处你也不知道,又不好再问。你只点了点头,这点头也可以有两种解释:好的,谢谢,或是,噢,这地方,知道。这可以满足你的好胜心,却满足不了你的好奇。隔了一会,你才又问怎么个走法,从哪里能进山上。

"可以坐车先到乌伊那个小镇,再沿尤水坐小船逆水而上。"

"那里有什么?看山水?有寺庙?还是有什么古迹?"你问得似乎漫不经心。

"那里一切都是原生态的。"

"有原始森林?"

"当然,不只是原始森林。"

"还有野人?"你调笑道。

他笑了,并不带挪输,也不像自嘲,倒更刺激了你、你必须弄明白你对面的这位朋友是哪路人物。

"你是研究生态的?生物学家?古人类学家?考古学家?"

他一一摇头,只是说:"我对活人更有兴趣、"

"那么你是搞民俗调查?社会学家?民族学家?人种学家?要不是记者?冒险家?"

"都是业余的。"

你们都笑了。

"都是玩主!

你们笑得就更加开心。他于是点起一支烟,便打开了话匣子,讲起有关灵山的种种神奇。随后,又应你的要求,拆开空香烟盒子,画了个图,去灵山的路线。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6 19:13:11 |显示全部楼层
读高行健《灵山》 (2010-09-02 19:29:36)

附高行健简介:(高行健,法籍华人,著名的剧作家、小说家、画家、导演,2000年小说《灵山》荣获诺贝尔文学奖。1940年1月出生于江西省赣州,1962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法语系。历任中国国际书店翻译,安徽省宁国县港口中学教员,外文局《中国建设》法文组负责人,中国作家协会外联部工作人员,北京人艺编剧。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80年,他到法国巴黎定居。1982年被法国政府授予“艺术与文学骑士”勋章。其代表作有《灵山》、《绝对信号》、《彼岸》、《车站》等。他的作品,题材非常丰富,表现形式无一重复。在这些作品中,读者可以看到一些被日常世俗隱藏着的诸色诸相,或许我们见不到世界的彼岸,但依然瞥见黑水上渡者那关切的身影,尤其是《灵山》,更值得仔细阅读,让人深深思索。)  

          佛在心中莫浪求,灵山只在汝心头。
          人人有个灵山塔,只向灵山塔下修。

     他听人说灵山有原生态森林,决定也去一看。

    书中人在寻找灵山的路上,遇到的第一个女人就是一个对爱情和生活现状绝望、想自杀的女人。八十年代初期的普通中国人除了顺从命运扭曲麻木地苟活,再不就是自杀,除这两者而外别无选择。他们无法改变自己的职业,无法离开自己的居住地。无法改变自己的生活现状。

    在《灵山》中,作家用散漫的、温婉的、哀伤的、略带抒情的笔触表现了中国知识分子心灵和人性最深层的绝望。世界上有多少读者能够理解这样生活情境中的人,想象这样一种生活中,人无法改变命运的绝望。

    他对书中的女人说,灵山就在河的那边……

    历史,在高行健的笔端从容化解开来,在通往灵山的路上,交错穿插,偶然与必然相间,有无法抹去的已成的现实,也有若即若离的臆想世界,它们咿咿呀呀,纷至沓来。传统的教条如同在炎日下的冰雪,迅速消融。在阳光的午后,阅读灵山,也是一条对自我灵魂的朝圣之旅。

    在小说《灵山》中,有一段这样的对话:
    他孑然一身,游盈了许久,终于迎面遇到一位拄著拐杖穿著长道袍的长者,于是上前请教:
  "老人家,请问灵山在哪里?"
  "你从哪里来?"老者反问。
  他说他从乌依镇来。
  "乌依镇?"老者琢磨了一会,"河那边。"
  他说他正是从河那边来的,是不是走错了路?老者耸眉道:
  "路并不错,错的是行路的人。"
  (高行健《灵山》第六十七节)  
      
     老者告诉他灵山就在他来的河那边。

     在《灵山》中,这些故事交错纵横,一个个章节,一段段叙述,它们不在意怎样承接隶属,也不在意源自哪里,又流汇何处,当然总也可以作更进一步的寻本探源。故事本身也像这种漫游,之间不层层递进,也不引导出任何冲突或企图走向深层。它们存在的目的也像是无目的,它们近乎盲目地编织一起,连惯或不连惯,都不经意地成为周遭真实中的组成部分。

     不仅如此,高行健更进一步在《灵山》中体现了他的哲学上的冥思的用力,与对整体人生的领悟,高行健《一个人的圣经》第六十一节有一段话发人深省:人生来注定要受苦,或世界就是一片荒漠,都过于夸张了,而灾难也并不都落到你身上,感谢生活,这种感叹如同感谢我主,问题是你主是谁?命运,偶然性?你恐怕应该感谢的是对这自我的这种意识,对于自身存在的这种醒悟,才能从困境和苦恼中自拔。

  他毫不回避中国的种种社会现实及政治,不是一般的抗议和揭露,他那种透彻的怀疑主义导致的思考和对中国传统的伦理教化的反思,浸透了自嘲,所具有的颠覆性远更为深刻。

     谈到灵山的创造背景,可以从在高行健的演讲《禅与人生》中得到一些启发,他说中国的百年动荡,使得他对革命与暴力深感厌倦,从而对一切以革命的名义鸣锣开道的意识形态心存警惕。他认为,宗教是超越了世相纷扰的一种文化沉淀,值得尊重的不是一个什么庞大的政权,而是宗教。革命的恐怖在于它连宗教都不放过。他说到当年游历过不少荒山野寺,在一家极为破败的道观,居然能见到白鹤翩翩起舞,而观中老道告诉他,当时全国的道士已不足一千,这令他讶嗟不已,濒临灭绝的国宝大熊猫还有两千多只,而中国原创的宗教道教竟式微如斯!他回北京后为收集创作素材走访“国家宗教事务管理局”,还专门向该局的高层领导进言。大家都应记得,文革后不少领域都实行开放改革,但宗教活动是很迟才解冻的,所幸后来佛教道教和其它民间宗教总算得到某种程度的恢复了。高行健又说他曾在天台山的大佛寺过夜,半夜里钟鼓齐鸣,他蓦然惊醒,便披衣观看僧人的早祷,那种庄严肃穆给他以巨大的心灵撞击,后来他写《灵山》,那“藏诸名山,束之高阁”的创作,是相当孤寂的心路历程,而当年禅宗的境界确实给了他背向红尘烦嚣、面对青灯黄卷的精神支撑力.

分享: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7 06:03: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叶 于 2019-2-7 06:06 编辑



高行健最为人熟知的长篇小说,描写的是对生命本体的追求与体验,追求中有一种对人类本真本然的精神的回归。人到中年,刚刚要进入人生,马上又面临著死亡,人的生存之谜哲学无法解释,人的劣根性良知无法医治,人的经验书本无法传授,只好自己去经历、去发现。文字特色与写作视角是原创的、独特的,他有西方作家所没有的思想资源,呈现了古代文化多合一的交融,既有士的隐逸文化、道家的自然文化,也有禅宗的感悟文化、失传的民间文化,唯独没有传统正派的义正言辞的“治国平天下”儒家一套。他从庄子老子等先辈那里汲取了慧根养分,又将庄子的逍遥精神巧妙解读为”现代作家的高度精神自由“,从而构建了其独特的文学世界。其实,我们阅读高行健,读的不仅仅是他所传达的内容,更值得深入钻研的,是他的文学精神。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20-2-17 06:31 , Processed in 0.120034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