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03|回复: 37

叫声指导员太沉重 ----回顾13团九连“一打三反运动”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19-2-18 18:27:56 |显示全部楼层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2-18 21:24:4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隐泉 于 2019-2-19 08:18 编辑

终于有当年“一打三反”运动的亲历者发声了,好感动!谢谢同连战友!
天空没有留下痕迹,鸟儿却已经飞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2-18 22:17: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隐泉 于 2019-4-25 09:00 编辑

你的上传方式影响阅读呢,打开比较麻烦,帮你复了下。

                 叫声指导员太沉重
                ---回顾 13 团九连“一打三反运动”



上山下乡运动五十年过去了,历史仿佛进入新时期,可是历史似乎又没有走远。那段不堪回首日子其实在自己退休之前已经完全淡忘了,能记得住名字的人寥寥无几。直到加入了战友群,有些人和有些事才逐渐明晰起来。

最近我在内蒙古兵团战友网上看到了战友发上来的一些当年拍的照片。说
实话好多战友都不认识,当年也不怎么认识,何况几十年了。辨别谁是谁,我也懒得动那脑子了,除少数几个网上活跃者,其他想不起来了,也记不住。

但是,有一幅照片、一个人影,还是让人迅速认出。这就是当年的指导员 L ,如果没认错人的话应该就是他。

看到他,自然想起当年 13 团九连“一打三反运动“。他在那场运动中名噪一时,震惊二师乃至全兵团。如果他还活着应该在八十上下吧,说来也不算太老,祝愿他能长寿。

然而,我更希望 L 指在有生之年,也能对他在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里,自己的所作所为,有所反思,有所悔悟。

是 L 指亲手制造了迫害九连知青的种种冤假错案。不但全连受到运动洗礼,大约三十人被办学习班,十人以上遭关押刑讯,最后导致一人被迫卧轨自杀的悲剧。

当然,文革当中这场运动肇始是由无限敬仰的决策者亲自部署指挥的,无比正确的统帅亲自批准执行的。有句话说上面的经都是好经,都是让下面的歪嘴和尚给念歪了,这个大概就是吧?一场全国性的运动,九连是避免不了。但 L 指在这场运动中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呢?是和风柔雨,还是掀风推浪?“一打三反运动”九连的大力的推手,运动的直接负责人,也难辞其咎吧?

文革中非正常死亡有两个高潮期:

第一个高潮是文革的初期,大批当权派、各界名人和“黑五类”等被打倒,很多人被迫害致死或者选择自杀;

第二个高潮则是文革中期所开展的“一打三反运动”,大批人被判死刑,另有大批人被迫自杀。

我觉得这第二个高潮就如同文革斗争大方向的再寻再觅。由高层斗移师到基层斗,由斗一批旧中国过来的年龄大人,转移到斗一批新中国成长起来的年纪轻人。由此看来,文革把人斗了个遍。

文革时我们小学尚未毕业,谈不上参加了文革。 16 岁刚走向社会,来到兵团,就赶上了“一打三反运动”,这个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第二个高潮期。

记得一开始的指导员不是 L,是那个有那么几天,早晚两顿稀粥煮土豆的日子里,数九寒天挖通河大渠,又没钎又没镐,站在要挖的渠边督战,大怒大吼:“半天挖不出个屁股大点的坑”的另一个指导员。


至于 L 指是什么时候接替的那位指导员的已经想不起来了。仿佛 L 指就是伴随着这场运动而来,为这场运动而来的。L 指一来就反复训话,召开动员会, 号召大家揭发批判,深挖反革命分子,深入开展这场运动。一时间风生水起,L 指把以阶级斗争为纲发挥到极致。

至今记得 L 指的原话就是,要求大家,“面对面,背靠背”的揭发,力竭声嘶的说:“不要缺点变成错误,错误变成犯罪”,要提高对运动的认识和阶级觉悟,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由此开启了互害模式。

其结果就是捕风捉影,怀疑一切。大批判大字报,抓人关人。不仅搞逼供信,听说暗地里还有打人刑讯的动作。

运动搞得有声有色,雪球越滚大,还抓出个反革命集团来。这个反革命小集团,也有说是帝修反的别动队,据说里面还有司令和参谋长。

有的可能就是个生产技术事故,本应追究领导责任的,也被上升为反革命破坏生产事件。 有的还因此还交给了地方司法处理,遭到了刑事判决。
还有的可能由于错说了话,或看了所谓不该看的书,或表现玩劣等等,也都受到关押审查。

总之,因各种各样所谓问题,被关押了十人以上,几十人以办班的名义遭到施压审查,并且被互相暗中监视,以恐惧相加,弄得人心惶惶。最终造成一个慧在附近的京包线上卧轨自杀的惨剧。

开始我还莫名其妙,以为办班是受领导重视,率先提高对运动的认识,认真贯彻落实上边的指示精神。

随着所谓反革命集团“司令”和各种原因不明人被关押,我才感到有点不对劲,运动的锋芒好像也在指向自己。我暗自思忖,我跟所谓“司令”在一个班,同住一个宿舍,住了有好几个月吧,可能是因为这个怀疑到了我。

这所谓 “司令”其实是备料班班长,应该是高中生,比我大。他在学校文
革中的情况我并不知道,也没听说什么。但是在备料班,我从来就没有发现他做过什么反革命活动的事,没看出来有什么不正常。我总不能捏造事实诬陷别人吧。

当时认为自己还是蛮“忠”的,也没做过坏事。就这样虽然一头雾水,但自始至终也没有编造事实诬陷过一个人。也许是我自作多情,胡猜乱想,所谓“司令”不管什么事,和我根本扯不上关系。

随着时间的推移,运动到了收尾阶段,果然有个捏造事实诬陷人浮出水面。我想说的主要是运动,青山在人未老,这个童鞋的事迹不想多说。
相反,换个角度我还要感谢他,如果他咬定青山不放松,后果也着实难料。

我连的不就是有最后交地方司法判刑了吗?那时可是按“公安六条”判罪啊。那时哪像现在,还讲个看:是否有既成事实,重证据,讲程序,走法律,无罪推定等等。那场运动就是个“和尚打伞”正在进行时,运动需要嘛,就得整出点成果来。按运动需要挂靠罪名,需要什么就能整出什么。

最近,我和另一位战友聊兵团往事时,他说他当时还被打成“五一六反革命分子”。九连还派人到学校去调查他,现在回想起来是有这回事。颇感惊讶是,揭发他和我的是同一个人,不过我们当时彼此都不知道。

我问他这是为什么呀,他说他就是想立功受奖呗。哎,有句话不是说,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但我想,握有大权小权,能够左右人的命运,蓄意给人带来灾难的应当另当别论吧。L 指大概也是想表现表现立功受奖吧,运动造成了人性的扭曲。

由此我记起两件有相似之处的事。
有个报道, 在那个狂热,是非混淆,黑白不清的年代,解放军某部班长刘学保,为了骗取荣誉和个人前途,精心策划了保护桥梁的壮举。他的事迹见报章,入课本,仕途荣誉节节高,还成为“代表”,受到老人家的接见。刘学保一手导演的这场惊世骗局,杀人犯成了大英雄,直到改革开放以后才被揭露出来,但被害人及家属都下场凄惨。

还有一件是自己亲身经历事,在学校学农劳动时,一个同学举报另一个同学偷看《杨家将》被抓出来。工宣队的一位工人师傅为了教育学生,在所有集合的同学面前,手持那本书当众烧书,许久忍痛不撒手,好坚强啊!手被烧得好几个月都在脖子上挂着,可能都残了。同学们感动乎?惊愕也?

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就是那时的主旋律,那时奉行是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我有时觉得天下本无事,运动一来就生事。右派、黑帮、坏分子、反革命全来了。大多都是因不同观点,因言获罪。

我们现在说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比那时事实上的以阶级斗争为中心,防止帝修反为第一要务,我们才能真切体会到现在的时代进步。

运动开始后,L 指就组织武装班,看押被关押的人,逼迫交代问题。每个人因何被关押,L 指都没公布过,他人也无从知晓。L 指可能要制造一种恐怖气氛,以使运动达到预期效果。记不清何时,L 指还从山上调来了武装排。每天在老九连人员的注视下,整齐列队,高喊口号,以示弹压震慑。如临大敌。

慧的卧轨自杀,是 1970 年 12 月 27 日,感谢有位战友还能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

慧是北京知青,好像是涉嫌生产技术事故。正好赶上了“一打三反运动”。因为“一打三反运动”的主题就是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因而按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方向调查对待处理,被关押审查数月之久。慧不堪忍受精神、身体和限制自由折磨,为表明心迹洗刷污名,纵身迎上列车卧轨自杀。听说还留下某某万岁遗言,以表明自己不是反革命。

那天晚上,北风呼啸,寒冷异常。我们听说后,还去了现场。她身首异处惨不忍睹。血淋淋的身体,被移到铁轨边的荒坡上。

慧自打来了兵团还没回过家吧,因为当时好像规定一年以后,三年之中,可探亲一次,但让庸人自扰的一号战备令给搅了,不准假。这次她让列车带着她血迹朝着北京的方向回家了。

当晚 11 时左右,L 指集合全连知青,宣布慧“破坏生产,畏罪自杀”。没有人说明事实真相,没人担责,没人检讨,团里也没见有人出面有说词。如此冷血,大概那个时候只讲阶级性,不讲人性。任意关押,漠视人权吧。

1970 年的“一打三反”其实重点在“一打”,打击反革命的破坏活,“三反”只是象征性的。

百度百科数字表明:“到 1970 年 11 月底,全国共挖出了‘叛徒’、‘特务’、‘反革命分子’184 万多名,批准逮捕各种分子 28.48 万多人,其中判处死刑的 9000 多人。 还有大批虽未判死刑却被逼得走上自杀之路的人。”这场运动制造了不少冤假错案,王佩英、遇罗克、张志新等殉道士先后无辜被害并因此成名。

九连运动虽残酷惨烈,却没有那么轰动。这里边除了有消弭真相,低调处理外可能还与没有被媒体披露;只缘身在此山中,运动使人麻木习惯了;此类事全国甚多,九连的事被淹没。

慧的死也标志九连“一打三反运动”的高潮走向一个拐点,九连的运动迅速降温。加之全国各地包括我师我团迫害知青、强奸侮辱女知青案件屡有发生,引起全国知青家长的强烈愤慨和高层的一般重视,运动也逐渐收敛了许多。


这场运动最终结束,还要归功于“九一三”事件,高层开始忙于开展另一场运动----批林批孔。“过七八年再来一次”,“八亿人口,不斗行吗?”。最高指示言犹在耳。

1972 年 6 月,三年了,终于第一次回家探亲。归队后,我去 L 指导那里销假。L 指导对我说:运动不做结论了,也不写入档案。那些黑材料销毁没有我就不知道了。当时也没多想这个。只是有些吃惊,不然还要装入档案啊!


我不想怀疑 L 指是在捕风捉影,但那么多人在同一时刻被关押审查,那么多人在同一时刻犯罪犯错,而且多同反革命破坏活动有关,能说是正常的吗,能够是真的吗?

整个运动,L 指最后好像并没有正式公布过什么罪证,因为他可能根本就没找出什么反革命的真凭实据,这些纯粹是为运动而运动。阶级斗争斗人,暴力革命要命,这些可能从理论到实践都是错的。在运动面前,阶级斗争当中,没有人总是安全的,为什么不能实行法律正义程序正义?

一场不但触及人们灵魂,还触及人的肉体;不但戕害人的精神,还让战友血溅荒原的那场运动就这样过去了。一场轰轰烈烈,如涕如诉,白白折腾了一场的运动就这样结束了。但它带给我们的伤害却长久地留存在战友们的心底。它带给我们的启示也是深刻的。

老百姓需要的不是什么高深的主义、思想、理论,而需要的是常识,是让老百姓过好日子,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如果说接受再教育,最应该的是生产出品那些主义思想理论的某些大人物和所谓专家。多点常识,少些忽悠。

对那段陈年往事,有人选择忘记,有人记忆犹新。

最近一位战友在群里说,要是有一天他回纸厂,一定要去慧殉难的地方祭奠。还是蛮让人吃惊和感慨的,更多的是感动。不管他能去不能去,说明他真正认识到了什么是反人类,也说明他是有良知的。他在有限范围内,力所能及转发启蒙开智之声,乐此不疲,持之以恒。我以为是值得欣赏的。

“一打三反运动”过去了,知青下乡也过去了五十年了。让人诧异是,
同样历经那场运动的知青,抑或没有经历过那场运动的人,生活态度思想认识迥然不同。什么样价值观才能引领世界,避免灾难,造福子孙后代呢?这尤其是我们经历过的那一代人值得深思的。

有的认为,活在当下,哪管未来。快乐至上,至死方休,才是正能量。不厌其烦告知人们的的确确颠扑不破的真理----健康。多活一天多赚一天社保。什么反右、大饥荒、文革,那都是过去时。要心无旁骛地实现吃好喝好玩好睡好的猪的理想,管它什么是非,正义。

有人企盼大救星回归,仰仗大救星赐福。甚至不知道人人都是纳税人,懂得“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道理。或希望文革再现,上山下乡再来。他们有他们的一套,听不进、也听不懂别的。不知这些人是想还挨整,还是想整人。用那位战友的话说,脑袋被驴踢了。


有人认为,不懂的反思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依法治国,惩治腐败。建设自由,民主,法治,平等的宪政国家。实现“把统治者关在笼子里的梦想”,不造神捧神,才能避免像文革,“一打三反运动”一样的悲剧重演,才能实现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才能走向现代文明。

往事如烟,挥之不去。历史很诡异,历史又很沉重。如今历史又该做怎样的选择呢?



天空没有留下痕迹,鸟儿却已经飞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18 23:03:1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鲁克 于 2019-2-19 15:07 编辑

我们20团也是该运动重灾区,惊动了兵团总部,下来一位副政委来各连蹲点,在我连住过几天调查实情,我那时干文书接触较多,挺好的一个小老头,朴实无华没架子。


我们连是武装连,团长下令“敌人向我们发出一颗白色信号弹,还我武装连”

于是一场史无前例,轰轰烈烈的整人运动开始了,手段极其恶劣,几个月来搞背靠背,人人相互揭发,俩人以上不能交头接耳,不能搞串联通风报信,不准给家里写信,无休止的批斗迫害,整了不少战士,可惨了,

我在库布其沙漠留下的无限深思--写过,不愿再写了,


让那摧残人性的年代一去永不复返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19 05:44: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叶 于 2019-4-17 13:37 编辑
鲁克 发表于 2019-2-18 23:03
我们20团也是该运动重灾区,惊动了兵团总部,下来一位副政委来各连蹲点,在我连住过几天调查实情,我那时干 ...

nnnnnnnnnnnnnnnnnnnnnnnnnnnnnnnnn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19 10:20: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鲁克 于 2019-2-20 09:32 编辑
大叶 发表于 2019-2-19 05:44
鲁克是排长,你没挨整或......吧,呵呵呵呵呵呵

大叶又瞎掰,

我们团是重灾区,我连指导员是《兵团战友报》宣传的爱兵模范"5连的母亲",因奸污或侮辱十多名女战士被开除党籍调至团政治处,后转业回河北家乡;连长是参加抗美援朝的也被无辜调走,一人犯事株连九族,我逃不了干系也成了运动对象受害者,新任连长上任三把火,把连部的通讯员,卫生员,会计全盘大换血,以莫须有的罪名赶出连队,发配到偏远的八,九,十连,另给我罗列几大罪状,参加非法小团体老乡战友国庆聚会,擅自把连部三用电唱机借给青岛木工战友听相声,京剧四旧唱片,认定我是第一任连长的人,怕我再搞拉帮派等等--从连部发配到6班当班长--半年之后才当二排副,后来的一排长。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2-19 13:44:05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2-19 10:20
大叶又瞎掰,

我们团是重灾区,指导员是《兵团战友报》宣传的爱兵模范"5连的母亲",因奸污女战士十多名 ...

鲁克,有“5连的母亲”称号的那个灰毛驴个泡给十多名女战士实施“母爱”,难道把党支部其他人都蒙在鼓里?你那会儿脱产在连部当通讯员,竟连点蛛丝马迹都不知道?你现在还敢自称是老牌克格勃?那厮犯下如此大罪也就落了个交还D票,调团部由组织处理。如果换成是邻村的地富子女干那事,没准儿他强奸一个女知青除了挨批揍游街示众后还得被枪毙!
你在5连有幸遇上了识马的连长,他看好你并一手提拔的你。但咱这土地历来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随着原连部被一锅端,你被清理是必须滴!你如果还被重用反而不合国情。但你毕竟把本事练出来了,回青岛后在国营大厂、市里还能继续担任很重要的领导职务,如今仍发挥余热和能耐让大江南北众多粉丝紧紧围绕在你周围,证明你还是有真才实干。我善意的提醒你一句:保持晚节,对小粉们千万别施以“母爱”,你只要当好“林大大”就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19 14:13: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鲁克 于 2019-4-23 14:48 编辑
朝克山 发表于 2019-2-19 13:44
鲁克,有“5连的母亲”称号的那个灰毛驴个泡给十多名女战士实施“母爱”,难道把党支部其他人都蒙在鼓里? ...

我那会太小,17,8岁,啥也不懂;经常看到深夜指导员的屋里老亮着灯,给女战士做思想政治工作,我和通讯员住在挺远的屋里不敢睡觉,通讯员总去炊事班端回一盆热面汤和一饭盒炒鸡蛋为五连的母亲备好夜宵。

我是文书,保管武器弹药库和档案,所以新来的连长没把我开到外连,下放6班。那会我正好探家,没赶上这场运动。没想到刚踏入社会竟遭到如此打击,思想压力很大,加上年幼无知,处于对解放军的崇拜和半军事化严格管理,满腔的仇恨无处发泄也不敢发泄,只有忍气吞声,委曲求全;

拿现在的脾气,那会儿他要是敢动我,把我惹急了,没准半夜拿起五六式轻机枪把他兔兔啦!--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9-2-19 17:25:57 |显示全部楼层
事情都是真实的,但发上来顾虑还是有的。当事人大多还在,每个人都有自己角色,看法各异,尽量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此文初衷是既然登陆这个网就想为网留下点文字。有兴趣的就看看吧,其实并不想被过度关注。
    正希望是:天空没有留下痕迹,鸟儿却已经飞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9-2-19 17:45:52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还是有关注的了,对以上战友表示欢迎和感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12-10 03:05 , Processed in 0.115829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