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西水乌拉

哎呦喂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9-4-7 17:19:19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环不行,太扎眼。就四十九环吧,这样,胖大,前四十环,我就不从一个弹孔往过穿了,免的他们分不清给报成脱靶。我前四枪,每发十环,分别打在十环圆内上下左右四个点上,第五枪我打九环,打在十环正上方的九环正中的位置。”“吹,使劲吹,我算是知道牛是怎么死的了。”轮到老丧打靶了,轮到胖大看傻了。第一枪报靶杆显示十环,第二枪报靶杆显示又是十环,第三第四枪还是十环,第五枪果然是九环。这已是今天的最好成绩了,胖大向组织射击的连长喊开了,“连长,别是报错靶了吧,把靶子拿过来让大家看看行吗?”连长也想看看真假,于是吩咐把靶子拿回来让大家都看一看。不一会功夫,靶子让报靶员扛回来了,大家围了上来,胖大挤在最前边,上眼一看惊呆了,五个弹孔和老丧说的分毫不差,不由的就要张嘴喊出来,说时迟,那时快,老丧伸手捂住胖大的嘴,一把把她拉出了圈外。其它人光顾着看靶,到并没太在意他们。老臭可是发怒了,冲天一怒为红颜呀。他照着老丧的屁股狠狠地一脚踢了上去。“老丧,我忍你很久了,朋友妻不可欺,不知道呀!我知道你们是哥们,再是哥们也不能对我媳妇又抱又捂嘴吧!还它娘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我,我…”轮到胖大搂着老臭耳语了。“胖大,胖大可不能说啊。”大家伙看着这一幕,搞不清是啥状况了,还以为真出什么状况了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7 19:13: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7 19:14 编辑

射击完毕,开始进行手榴弹实弹投掷了。投掷点选在了一个齐胸深的洪水冲沟中的拐弯处,有情况可以往拐弯那边躲一下。动作要领注意事项都反复讲过了,去年也曾搞过一次实弹投掷,今年人的紧张心理少了很多,大多数人都很随意的玩一样的投着听响了。男的基本都在三四十米以上,女的差点,也都能投个三十米左右。该文秀投弹了,她大大咧咧领了弹向投掷点走去。离投掷点四五十米的地方,是人们等待和休息的地点,大家三三两两的聊着天。和大家坐在一起的老丧正为刚才的猛浪感到后悔,太嘚瑟了,太晃荡了,稳点不好吗,真人不露相的呀。可谁知道他马上又要露一大相了。老丧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幅逼真的景象,一颗手榴弹向着人们休息的地方飞来,落地爆炸,弹片横飞,七八个人受伤倒地,血从一些人的脸上身上流了出来。时间停止了,声音没有了,老丧站起身向投掷点走去。这时,文秀同志套好拉环,握紧弹柄,猛的向后甩臂,手榴弹脱手而出,向着人们休息的地方,向着走过来的老丧急速飞了过来,眼见一场重大流血甚至是会死人的事故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7 19:49:12 |显示全部楼层
不可避免了。我们英雄的老丧,为了保护战友,迊着危险,迊着死亡,义无反顾,大无畏的冲了上去。只见他快跑两步,腾空而起,在空中一把抓住了飞来的手榴弹,同时挥手大力扔了出去,落地又紧跟着一步窜进了洪水沟中,把还呆楞的文秀和旁边保护指导的一排长一同按倒,手榴弹在四十多米远的地方,还未落地便凌空爆炸了,这种凌空炸威力增加了不少,几个弹片嗖嗖的飞过了水沟上空,还好,落点离人们休息的地方还有些距离。全连战友目瞪口呆,就连参加过援越战斗,见识过真实的炮火连天的郭铁汉连长也不由得赞叹这小子的胆魄,机敏和神级反应能力了。望着一幅从容不迫,嘛事没有,微笑着拉着有点狼狈,有点犯晕的文秀走过来的老丧,全连全体起立,不知是谁先鼓起掌来,接着全连掌声,欢呼声响成一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7 20:10:25 |显示全部楼层
呆呆傻傻的文秀痴痴的望着老丧那俊朗,阳光的脸庞,眼里是一万颗金星,闪烁爆燃了。老丧那幅临危不惧,镇定自若,腾空飞起,空中接弹挥臂投掷的从容潇洒,大度自信深深定格在文秀的脑海中,太酷了,太帅了,太霸气了。不行,这样的男人十万里挑一呀,我文秀不能说话算话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10 19:40:02 |显示全部楼层
别看孙治文踢老丧屁股,那也是一时之怒罢了。胖大没说完,心里就全明白了。他到没有太当回事,神枪手吗,在我光荣英勇的人民解放军队伍中多的是,阻击手三五百米打铜钱的都有,老丧只可能动作要领掌握好了,打的比较好而已。这种卧姿一百米有依托打胸环靶,听说有人曾打出过满分五十环的好成绩。可接下来老丧接弹救人,置生死度外的勇气,实实在在的震撼了老臭。一篇报道的题目马上浮现在脑中(毛主席思想哺育的兵团英雄战士)拦惊马,喂肥猪,勤劳动,苦训练,舍生死。一篇大文章,一篇可以出彩,引起轰动的好文章,要好好写,要写的感人肺腑,催人泪下,我的神来之笔呀。老臭都有点激动的控制不住自己了。还在回连的路上,他就情不能抑的开始构思了。他不知道的是,专门和连长走在一起的老丧已经开始灭火了。“连长,今天这事要保密呀,不能外传呀,要让团里李无连他们那些人知道,给咱连定个组织混乱,重大险情,人为责任事故,对咱们太不利了。”“好,对,回去我就开班排长会,安排这事。”“还有孙文书,可别让他写什么报道。”“行,回去我亲自和他打招呼。张福庆你很不错,好好干,我看好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10 21:22:22 |显示全部楼层
春播的大忙日子到了,大田排的战士们,为了节省时间,午饭改在了地头吃。往常都是炊事班四五个人挑着担子送饭菜。今年因为连里连续卖了七八头大肥猪,有钱了,有钱就的办有钱的事,买了头二岁的壮驴,买了辆新驴车,新驴新车往地里送饭了。出问题了,问题出在灰毛驴上,这驴脾气有点大,性格不太好,眼里揉不下沙子,说白了,就是太要面子,太爱自尊了。平常两个女战士赶着驴车送饭,边走边聊天,不紧不慢,来来回回挺正常。这天上士王大力,心血来潮赶起驴车往地里送饭去了,驴不急人急,走半路驴站住不走了,也许是憋的有些久了,这驴尿的是哗哗啦啦声又响时间又长,一股驴尿骚直顶王上士脑门,尿完你该走了吧,它不走,它唱起歌来了,挺胸抬头高八度,哇噢噢噢哇噢噢,驴唱的兴高彩烈,惬意极了。王大力来气了,狠狠地几鞭子抽到驴屁股上,“嚎个球呀,快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11 19:46: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11 20:37 编辑

驴的愤怒如同火山一样爆发了。尿的爽歪歪,唱的兴高高时,突然受此大辱,嗷的一声怪叫,猛然四蹄狂蹬,飞奔起来,瞬时达到了本驴的最高时速,又屁股一坐,四蹄前蹬一个紧急刹车。王大力一个后仰,腰顶在了后车帮上,疼的王大力两眼生泪,咬牙切齿。跟着一个前冲飞了出去,摔了个头晕眼花,七荤八素。那驴拉着车又冲了过来,一蹄子踩到王上士腿上,然后,拉着车毫不留情的从王大力身上压了过去。可怜的上士王大力同志一身土,一身菜汤子,腰疼腿疼爬地上起不来了。虽然动不了,但王上士心中的愤怒如同火山一样爆发了。我非剥了你驴皮,吃了你驴肉不可,我和你不共戴天。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11 21:24:56 |显示全部楼层
那驴停下脚步,回头轻蔑的看着地上的王大力,嗷呜呜,仰天一笑,走了,替王上士报信去了。待到大田里的战士们看到驴车时,先是一阵高兴,可再看,赶车的人没有,车上饭菜也没有,觉得就有事了。三个战士赶紧赶着驴车顺着来路,找了回去。看到狼狈不堪,龇牙咧嘴的王大力,几个人小心亦亦把他抬到车上,向连部赶去。可刚把王大力一放稳,那驴就急奔起来,任你嘚驾哦吁挥鞭子,全不管用。一路狂奔,把王大力巅得差一点点就疼昏过去了。后大套老乡有句话“毛驴是个鬼,”由此可以充分证明,这鬼还不好惹呦。回连又换了马车,拉到团卫生所,又是拍片,又是胸透检查了一番,还好骨头没事,只是腰腿部肌肉严重跌打损伤,脸上胳膊上腿上擦破皮就不算啥事了,医生给处理了一下外伤,就让回连养着去,估计一个星期或者十来天就没事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11 22:15: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11 22:17 编辑

这一场人驴之争,以驴暂胜告一段落。可领先的驴并不高兴,伤自尊了,犯驴脾气了。拉啥都行,就是不拉炊事班的饭和菜,一抬过来,没等往车上放就尥蹶子,蹦高高,转磨磨,这驴真有个性,有选择性的罢工了。怎么办?事到如今好为难。天下事难不倒共产党员。有困难找毛主席的好战士张福庆呀。老丧同志左兜装了一兜炒黄豆,右兜装了几块糖,牵着驴向草滩深处走去,做驴的思想工作去了。等到晚霞满天的时候,驴和老丧并排走回来了,走几步那驴就用头蹭蹭老丧的肩膀,这俩家伙成了铁哥们了。从这以后,这驴就象老丧的一条狗一样了,没事时老丧走哪跟到哪。别人用驴还是嘚驾哦吁稍,老丧是左右转走停倒,那驴一次都没领会错。王大力伤好后把驴拴起来想好好用鞭子抽驴一顿,结果老丧不说话,硬爬在驴身上,替驴挨了几鞭子,气的王大力把鞭子一扔,也一句话不说走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13 12:33:30 |显示全部楼层
灰毛驴和老丧真成了老铁了,每天早晨老丧只要一出宿舍门,那驴也不知怎么就能挣脱拴它的笼头,一路欢快的,呜哇叫着向老丧跑来。见面哥俩先是互相顶一下脑门,然后再头挨头脖子挨脖子互相蹭蹭,老丧再拍拍摸摸驴脖子,喂几把黑豆,玉米啥的。那驴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用一双满是爱意的驴眼,深情的看着老丧,老丧忙起活来,它便一步不离的跟着看着,直到有人用车,老丧拍拍它,跟它耳语叮咛几句,它便老老实实,不吵不闹跟着用车人套车干活去了。这天夜里,这驴一头顶开了老丧的宿舍门,呜哇哇的叫起来,把睡梦中的人们吓的全是一激灵,都坐起身来。老丧知道出事了,驴来叫他了,出门一看,果然是熬猪食的房子着火了,炉筒子把房顶的柳芭烤着了,这房子挨着伙房,再着大了,有火烧连营的危险。老丧赶紧喊人起来救火,急人的是一口井,提水太慢,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起来,着急中的老丧感到有人拉自己的衣服,一回头,是驴?看着驴急切的样子,老丧跟着驴向营房外跑去,没几步跑到一个大沙包前,驴一边呜哇叫着,一边用蹄子使劲刨着沙土。老丧猛然明白过来,回去喊人用桶脸盆装沙子灭火。几十个人不等把桶里盆里的沙子全盖上去,火就被扑灭了。第二天,全连通报表扬张福庆同志的聪明机智,想出了用沙子灭火的有效办法,老丧只能苦笑,没办法解释的呀,只能贪驴功为己功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20-7-4 03:25 , Processed in 0.108461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