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西水乌拉

哎呦喂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9-3-10 00:18: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5 21:20 编辑

哎呦喂。陈东圣,陈神仙您可是国医圣手名扬四海的大国神医呵,世代祖传,到您这已是登峰造极出神入化了。您可是飞机上挂暖瓶,高水平的国医呵,您不会也要传我几招医术吧?什么?什么?你说我是可造之才,看我为人正直善良,念我兵团时,在你半夜苦读,饥肠辘辘时送过你几个烤馒头的份上,你就传我几招实用常用的医术。谢谢大师了,我知道人最痛苦的是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可我还知道人更痛苦的是你会,可你只会那么一点点。拿不出手呀,会让人难堪的呀,会让人打脸的呀。人家问我,你这狗屁几招是跟谁学的,我可不敢提大师您的圣名啊。丢不起那人呀。什么?你要让我成为半个神医,也行也行半个就半个吧。半个也打遍兵团无敌手了,知足者常乐吗。哎呦喂。我这脑壳怎么又嗡嗡作响呢,这都是什么什么呀,怎么这么多方子,诊法,手法,针法,刀法……这脑壳装不下了呀,头疼,头疼死了。哎呦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3-10 11:25:26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呦喂!这是五十年天马行空的穿越剧啊!
天空没有留下痕迹,鸟儿却已经飞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3-11 07:48:28 |显示全部楼层
您好,请问你是?不认识?找我?有事?有事。啥事。教教我怎么打篮球?不用吧,我打的挺嗨,挺好呀。什么?我打的象个娘们。谁这么陷害忠良,让我知道是谁我和他没完。什么?大家都这样说。苍天呀大地呀,哥们姐妹们啊,咱可不能这么坑人啊。这让我这堂堂七尺男儿无颜再见江东父老了呀。嗯,你真能传我篮球神技?你是?战友,省队主力,国青队教练。可你怎么会想起我呢。什么?天堂里有我的传说。啊哈哈,好嗨哟,不要迷恋哥,哥是一个传说。哎呦喂。全身疼,疼死了。战力狂增。看球场上谁能横刀跃马,一扫群雄,舍我其谁,舍我其谁。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3-11 08:28: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3-11 12:56 编辑

哎呦喂,长发飘飘,须眉皆白,一身长衫。您是那个朝代穿越来的神仙?恕小的不敬,无法起身行礼了。什么?你说我根骨清奇,心净如水,定力如山,尤其是活了一辈子好事虽然做的不够,难得是一生没做什么坏事。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过讲过讲,我这脸怎么红的和猴腚似的。你说你看我重生一次大不易,传我一些法力,让我去做一个毛主席的好战士,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好呵好呵,那就多谢了。如果有了您的这些法力,我定当替天行道,一心向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哎呦喂。头疼,头疼死了,这都是什么什么呀。我怎么觉得我会与天他长存,与日月同辉无所不能,无所不会,无所不及,无所不行了呢。我已成仙了呵。我可怎么活,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乏其体肤……。难啊!经后的苦难在等着他。哎呦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3-11 08:47:01 |显示全部楼层
张福庆已经昏迷不醒十天了。十天有些他不知道的事已经发生了,十天有些只有他知道的事也发生了。一场人生好戏开场了。我们亲爱的丧门星,"老丧"张福庆将重返兵团大舞台,再一次回到过往,回到从前,回到乌拉山下,回到乌梁素海之畔,开始他的重生之旅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3-11 10:19:07 |显示全部楼层
人老了。老的无可救药,无可奈何。老的没了心劲,没了精气神。我原是一个很敬业,很有点认真精神的人。虽然文笔不怎么样,但写东西总要先写在纸上,再改上几遍,然后才贴的。可写这东东,实在无心提笔,也不走心,条件也不允许,只好抱个手机乱写乱发了。脑子里只有个大概其,连主要人物情节架构段落提纲关键内容都没想好。信马由缰的写着玩。对不起这坛子凡事都讲认真的老各位了。忍一忍吧,不看就罢了。就当是一个傻子信手涂鸦了。难的是这手机写东西一慢就没,它不让你思考不让你大改,紧写紧发,也只好把这个破漏百出的草稿发出来了。实在不好意思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3-11 10:31: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3-11 10:34 编辑

我站在高高的乌拉山上,任寒冷穿透我胸膛。山北的乌梁素海,山南的180电厂,那是我青春飞扬的地方。兵团,我们的第二故乡,我难以忘怀的正北方。我的心永远牵挂着你的草绿草黄,兵团啊青春故乡,梦中又一次把你深情想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3-11 10:45:24 |显示全部楼层
西水乌拉 发表于 2019-3-11 10:19
人老了。老的无可救药,无可奈何。老的没了心劲,没了精气神。我原是一个很敬业,很有点认真精神的人。虽然 ...

这是年轻写手的写作风格哦!只是如今论坛萧条,应和的人少了。
如果发出的东西你自己有不满意的地方,也很方便在这里编辑修改的……
天空没有留下痕迹,鸟儿却已经飞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3-11 11:13:34 |显示全部楼层
西水乌拉 发表于 2019-3-11 10:19
人老了。老的无可救药,无可奈何。老的没了心劲,没了精气神。我原是一个很敬业,很有点认真精神的人。虽然 ...

写作这个事,原本就是“随心所想”。近年来各种流派和风格比比皆是,不仅有赵丽华的梨花体、还有于秀华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所以“哎吆喂”也不失为一种写作风格呀!
写吧,还是有读者的,我只是冒了个泡,潜在水里憋着没冒泡的大有人在。
活出真性情,我的生活最高境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3-11 11:13:44 |显示全部楼层
西水乌拉 发表于 2019-3-11 10:19
人老了。老的无可救药,无可奈何。老的没了心劲,没了精气神。我原是一个很敬业,很有点认真精神的人。虽然 ...

写作这个事,原本就是“随心所想”。近年来各种流派和风格比比皆是,不仅有赵丽华的梨花体、还有于秀华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所以“哎吆喂”也不失为一种写作风格呀!
写吧,还是有读者的,我只是冒了个泡,潜在水里憋着没冒泡的大有人在。
活出真性情,我的生活最高境界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10-17 04:17 , Processed in 0.114640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