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西水乌拉

哎呦喂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9-8-28 13:35: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8-29 10:00 编辑

“你们长的多么高大,多么雄伟,多么帅气,多么拉风呀,你们怎么能自轻,自卑,自贱的想咬自己呢。你们这脑袋里装的是脑浆子,还是豆腐渣呀?你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告诉你们,我们二师医院的军医,是很有战场外伤救护经验的,麻醉,缝合,止血,输液,补血,快的很。别说你断截舌头,你就断条腿你们也死求不了。麻烦的是,你就是咬不断,他也能给你切下来,可他接是接不上去的。咱们想想后果,死是死求不了了。想继续咬,也够不着了,是吧?剩半截舌头,一说话,呜呜噜噜,这对好多人来说,是很搞笑的呀,你们会给好多人带来欢乐的呀。可对于你们来说,就太可怜,太悲催了。啧啧,不能想,一米九的大汉,一说话就跟含着个玩意似的,真他麻那样,你们一定会撒泡尿淹死自己的,是吧?
实际上,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兵团战士张福庆同志面前,你们无论如何多么想死,你们也是死求不了的。虽然,尽管你们没皮没脸没人性,真是该死,比蒋该死,还该死。但我不能让你们死呀,你们死求了,会给我这个毛主席的好战士带来好多麻烦的呀。要不,实在不信你们就试试,你们现在四肢也动不了,只能咬咬舌头了,咬个舌头,出点血,就跟某些人类来了那个什么似的。呸,呸呸,不能这么形容,恶心低俗。你们出点血,也顶多出点旦求事的血,我这几根银针,就能给你们止疼止血的。所以,因为,如此,你们就不得好死了,是吧。
我怎么还想说你们几句呢,实际上我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心地太善良了。你说,你们长这么个大个子有啥用,伸胳膊蹬腿的,吓唬小孩玩呀。恐龙大不大,恐龙不早早死光光了。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你们怎么就能不听毛主席的话,不把主席的话儿记心上呢。你们太骄傲自满了,你们太自以为是了,你们太目空无人了。你以为天是老大你是老二呀?
你们还真是二,你们居然能听一只猪指挥,你们不问青红皂白,你们不分是非好歹,你们无法无天,草菅人命。你们居然下死手去杀害一个,对党无限热爱,对毛主席无限忠诚的兵团战士。
想杀害毛主席革命战士的人,毛主席不会放过你们,老天不会饶恕你们,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定要全报。举头三尺,就有毛主席在盯着你们这些罪犯,你们,你,你,你一定不得好死。
和你们这些人渣,废物说这么多,我还真不如回去教我那几头猪唱歌。就你们这个怂样,你们真给大内禁卫军丢脸,你说8765怎么会有你们这些废物。别不服气,就你们这点脓水,这点德行也只有废物这个词才能配得上。
我还没出手,你们就这个怂样了,也没法切磋交流了,握个手,拜拜晚安了您了。”

说着,老丧极轻,极轻的和他们握了握手,每人也就二秒钟吧。两个人把牙都要咬碎了,头上豆大的汗珠滾滚而落,硬是一声没哼。
两人心里清楚,自己的几条手筋肯定错位了,手骨到是没断没碎,但几根大骨肯定裂缝了。还能怎么着呢,稍一加力,就是一团肉泥。人家不仁,老丧却无法做到不义。老丧这也真是,宽容他妈给宽容开门,宽容到家了。
老丧又看向了小白脸,“那个大师他孙子,以你那猪一样的理解能力,我就是给你解释你也听不懂。那两张方子,北京和二师医院各一半,都在李主任手中,还有一味引药,三味主药是我自配的,没往方子上写。不过无所谓了。你把方子拿全,去让方也大师看看,听听他怎么说吧。
你说我是个骗子是吧?你说我是骗钱骗物骗官位,还是骗你妈呀。说话走走心。猪也不是一头好猪,蠢猪。
还可以告诉你,想报复尽管来,带上一百人,全都带上五六冲,你看你能打着爷的一根毫毛吗。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撼山易,撼毛主席的兵团战士难。爷爷在乌拉山下等着你,不见不散哟。
跟你们这些人渣说话真费劲,我还是回去准备,准备,明天打早还得种菜呢。对了,给你主子代个话,十九岁的骗子肯点有,十九岁的神医未必没有。”
老丧象风一样,瞬间消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8-29 12:12:09 |显示全部楼层
五月下旬祖国正北方,乌拉特高原上的夜晚,是最为清新,最为美好的。天空如同被刷洗过一般,没有一丝丝云影,穹庐似得天幕散漫着墨蓝色样迷人的幻彩,无声的静静的笼罩着北方大地。几颗早到,虽然稀疏却十分明亮的星星在天边闪烁着钻石般的光彩。东边乌拉山上,一轮圆月正缓缓升上中天,大地一片银辉,就连高高的乌拉山顶,据说是杨家将杨六郎留下的那根神箭,都似乎隐约可见。天地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明月轮。这一切都不由得让人为之深深地沉醉。

二师医院北边连绵沙包的深处,三个难兄难弟,半靠着沙包,静静坐着。他们可没有一丁点欣赏高原美丽夜色的心情,他们也根本就没有发现,没有注意这夜景动人心魄的美好。
宝宝心里有多苦,宝宝心里都清楚。一个是没完没了,抽抽嗒嗒能烦死人的啜泣着,哭出一把眼泪,左手抹在左胸,哭出一把鼻涕,右手抹在右胸。这他麻这人有点二了,脑子里缺弦了。实际你也不想想,人家怎么你了,人家怎么都没怎么你,人家就是和你这个国医大师的关门弟子,交流了一下医术,仅此而已,你他麻就魂飞魄散找不到北了,真他娘的有出息。其实技不如人,咱就再学再练吗,怎么能这样呢。看官,你说是不?
另两个是一脸的死灰,一脸的丧气,一脸的沮丧,颓废,颓败,悲哀,悲伤,悲催,悲苦,无奈。那种泼天的傲骄,让人踢屁股就给踢没了。精气神没了,志气,士气没了。
实际上人家怎么你们了,人家怎么都没怎么你们。人家不就是踢了踢你们的屁屁,一帮一,一对红的谈了谈心,握了握手吗。你们就这个怂样,北样了,真他娘的有出息。就这点心里素质,就这点抗打击能力,也真是死求算了。
也不知道那位高高在上的主子大人,看到这三个宝贝怂货,心里会有什么感慨呢。不知道了,大人物的想法,是让人意想不到,琢磨不透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8-29 22:31: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8-29 22:33 编辑

还有一位也是非常不高兴的,一口恶气把老丧憋的快要发疯了。满腔的愤怒,愤恨,愤懑,愤慨,愤恼,愤闷,怎么也无法排解,实实把个老丧真得要压爆了。
老丧跃上乌拉山巅,穿行在群峰之上,见树踹树,遇石砸石,树成碎片,石成碎粉,搅得是百兽惊惶,天地不宁,神鬼共愤。是夜万籁俱寂的乌拉山中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山川变色。晴朗朗月空中一道闪电劈下,正中老丧,一个跟头栽翻在地,消停了,两眼一翻死了过去。
紧跟着一个巴掌打了过来,又被扇醒了。“你个操蛋完意,你拍马屁拍在马蹄子上,你来我这发什么疯,撒什么气。有点旦求事的本事,就管起人家的旦求事了,你还想改天换命呀。猴几几百能,你看看你哪根尾巴,是不是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我等你三万三千年,本以为你能成为这国中翘楚,为助你大成,赐你仙谷神泉,你本已是得大总持,一闻千悟的人了。可这点比屁还不如的屁事,竟然让你神识不清,神志失控。本来应该心静如水,波澜不兴的,你却砸我山石,断我树木,真真气死老夫也。要不是看你比看我孙子还亲,要不是看你处理山下那三个混蛋还算张驰有度,恰到好处,我真恨不得把你屁股打成八半。
你以为刚才那一道闪电是收拾你的吗?那是给你开神阙,通天窍的,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比天空,比海洋还要宽广的是人的胸怀。你感受一下你的识智,你的境界,你的格局。世间所有的蝇蝇苟苟都不过微粒沙尘,你的心中,已是世界。”说着,老者就要渐渐隐去。
“且慢,山神爷爷,我必竟还是食的人间烟火,格局再大,路还是要一步步走不是。问个屁事呗,我明天早上还要去给连里种菜……”不等老丧说完,话便被乌山山神打断了。
“哎呦喂,你可活活气死你爷爷了。你难道真还不明白,你是什么人。这种屁事你也真能问的出口。无论任何事情,你只要问,你脑中自然都会有答案的。”山神隐去。老丧心中答案秒出。浇山中水,撒山中土,以一当万既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3 09:46:06 |显示全部楼层
西水乌拉 发表于 2019-8-29 22:31
还有一位也是非常不高兴的,一口恶气把老丧憋的快要发疯了。满腔的愤怒,愤恨,愤懑,愤慨,愤恼,愤闷,怎 ...

写完了还是给自己放假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10-17 04:22 , Processed in 0.11019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