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西水乌拉

哎呦喂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9-3-30 09:22:1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4 17:12 编辑

哎呦,张福庆你这是在那里找到的呀?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太美了,太让人喜欢了。这简直是大美天工,惟妙惟肖。你看,你看小桥流水人家哎,你看,你看吗,烟雨濛濛哎。哎呦,哎呦,阿拉老喜欢的来。一块乌拉山石让一向稳重有加的林梦雪激动不已,语无伦次了。“那你喜欢我吗?”老丧弱弱的问了一句。“喜欢,老喜欢的来,喜欢的不得了来。”林梦雪以为是在说石头,猛然反应过来这回说的不是石头是人,不由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脸上一抹娇羞,两抹娇红。沉默,无语凝眸。好久好久的沉默,好漫长好漫长的等待,林梦雪慢慢站起身来。“喜欢,我爱你,張福庆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我林梦雪将用一生来爱你!”两个人的手紧紧地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3-31 21:11:48 |显示全部楼层
“林梦雪,也请你记住,你惹不离,我必不弃。就让我做这北地的胡杨,与你生死相守三千年。”林梦雪已是点点泪花。“福庆,你知道吗?我真的感谢命运,在我最无助无奈无望无措的时候,上天让我遇到了你。与你十天的长谈,让我深深感到人生的意义和美好,细读你长长的十封来信,更撑起了我热爱生活的精神支柱。没有遇到你以前,我对自己时下的状况感到巨大的焦灼,焦虑,孤独寂寞。对于自己的将来,我更是感到一片茫然,困惑。我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我觉得我被一种虽然看不到,但可以感受得到的寒冷和黑暗裹携了。我因此而恐惧,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现实生活,如何把握自己,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说句实话,我一点也不夸张,我不知道该怎么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3-31 23:01:3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7 12:39 编辑

“梦雪,我理解你,完全理解你。对你的心理也有着同样的感受。你听我慢慢说一说我的一些想法,看法,认识,希望能给你一些帮助。我认为左右我们人生的应该有两种力量,一种是外在的,客观的,也就是我们身处的社会环境,这几乎是我们无法掌控,无法改变,无法回避的力量。而另一种就是我们的思想和意志,也就是我们自己灵魂和精神的力量。那么,可以改变,可以掌控的就是我们自己的思想和精神了。如何让自己的思想丰满,丰富,丰盈,丰饶,丰茂起来,如何让自己的精神强大,坚韧,超脱,超越起来?在当下这种贫乏,荒漠化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在心中修篱种菊了。我们个人的现况最迫切需要的就是阅读了。先沉下心来,静下心来开始阅读。阅读可以找到的一切中外经典名著,那些百年一遇甚至千年一遇的伟大艺术和思想就保存在浩浩的书页中,这是我们今天活着的幸运。让我们在阅读中感叹,感悦,感动,感敬,感服吧。让我们在阅读中和那些伟大的灵魂相逢。让我们在阅读中真正理解和认识人生,能够以坦然,淡然,平静,洒脱的心态看待人生。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你说你孤独,那我该祝贺你。多年以后,你一定会认可感谢自己的孤独。你记住并要好好想想这句话~要么庸俗,要么孤独。好好的享受这份孤独吧,孤独是精神的自在,自由,自如。心惹天高云淡,人生才会晴空万里。相信我,持坚守白,总有一天,我们一定会过上,今天甚至都无法想象的美好生活,眼前阳光万里,路边鲜花盛开。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孩子也会有的。所有的美好都在等待着我们。让我们相信和期待未来。最后让我们重温一首词吧。‘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4 17:50: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4 17:58 编辑

“兵团爷爷奶奶,你们捉甚个呀?”“卜榔队?该干啥干啥去,快点消失。”“是,是,消失,马上消失。爷爷奶奶你们上街上,注意点。我们和铁锤队今天在前旗电影院门前要打架了。”“别啰嗦了,打你们架去。”几个小混混跑远了。“福庆,要么咱们今天别去街里了。”“梦雪,你记住,只要有我在你身边,没有任何事情,任何人可以让你害怕。只要有我,你就有一百二十分的安全。”刚刚打了胜仗的铁锤队气焰嚣张的坐在前旗电影院门前的台阶上,看谁不顺眼,都上前踢一脚。见到张福庆,林梦雪走了过来,几个人全都站了起来,望着林梦雪全都眼睛发直,气都喘不过来了。铁锤队老大发话了,“男的给爷打跑,女的给爷拉走。一齐上。”八个小混混哇的一声怪叫冲着张福庆一起冲了过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4 18:44: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4 18:46 编辑

老丧一声长叹,红颜阿红颜…老丧知道一定要把这些小混混们收拾服帖了,不然林梦雪是连街都上不了的。老丧又一次出手了,他一闪身跳出圈外,猛然回身拉过来一个混混,如同给他拍身上的尘土一样,在他胳膊上腿上啪,啪啪啪拍了几下,一脚踢一边去了。混混躺在地上哭爹叫娘,泣不成声了。其它几个混混楞了一下,又冲了上来,老丧如法炮制,闪身又把一个混混象抓小鸡一样,提到了一边,同样几秒钟,啪啪啪又一个鬼哭狼嚎去了。就这样一个一个又一个,混混们全躺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起不来了。老大一看,自己的八大金刚成了这个怂样,知道碰上硬茬了,惹了不该惹的爷了,情况不妙,大事不好,赶快逃跑。转身没跑几步,后脖子就如同被钳子夹住了一样,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抓了回来。还没等回过身,一个钢板一样的大巴掌就乎在了脸上,原地转了三圈,半边脸肿成了个猪头。还没站稳,哪半边啪的又挨了一巴掌,反方向开始旋转开来,脸到是平衡了,两边肿成一样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4 19:53: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4 19:55 编辑

同样待遇,也是啪啪啪几下,一脚踢到了人堆里。“爷爷,爷爷饶命啊,疼死了!我们再也不敢惹爷爷了。爷爷,我们服了,这辈子都服了。哎呀,疼呀,疼死了”卜榔队也回来了,看着铁锤队的惨不忍睹的样子又高兴又害怕。原来兵团爷爷对我们还算客气了,把这招给我们用上,哪还不的疼球的死过个。“你们知道这是谁?这是爷们兵团爷爷,爷们兵团爷爷武功天下第一。你们惹兵团爷爷那是耗子舔猫屁眼,找死。”“爷爷,我们不知道爷爷和了厉害,再也不敢了。”“行了,告诉你们,你们没断骨头没断筋,给你们点教训,疼还是要疼几天的,回家慢慢养着去,十天半个月自己会好的。不过,如果再敢对你爷爷奶奶动一点歪心思,我非得打的你们这辈子走不了路。信不信?”“信,信,我们绝不敢再惹兵团爷爷爷奶奶了。”“还告诉你们,包括卜榔队,以后你奶奶上街,你们离开十米远保护。不管是谁,就是兵团的旗里当官的谁敢惹你们兵团奶奶,你们一律给我打回去,打怕他,打跑他。你们保护你们兵团奶奶打一次,我教你们一招武功,跟我学三招功夫,你们就是打到临河,打到包头也没有对手。可是,如果你们兵团奶奶被别人欺负了,你们没保护好,我就象今天这样找也要找出来,打你们一顿。以后,每个星期天,不管你奶奶上不上街,都给我全体出动,全程保护。听明白了没有?”“听明白了。”“能不能做到?”“能!一定能!做不到爷爷你敲断我们腿。”“好了。你们等一会让卜榔队扶着你们回家养着去吧,十天之内别干活,十天之后就没事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4 20:50: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4 21:17 编辑

刚离开混混们的视线,江南淑女林梦雪毫不客气的一把揪住了老丧的耳朵。“哎呦,奶奶,姑奶奶您轻点好不好,疼,真疼。”老丧连声求情。“说,实话实说,不许撒谎。你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武功,你对他们用了什么功法?他们为什么疼成那样,你还说他们没事?说!”“好,好,说,实话实说。您先松开手行吗?”老丧心里话,我要告诉你,这是神鬼们的让渡,还不得吓得你睡不着觉呀。“我从五岁上就跟一位武功高强的老人习武了,一直到文革的第三年,老人不知去了那里,我找不到也打听不到他的消息。再后来,我来了兵团也从未断了练武。只不过,受师父之令,从未外露过。别人谁也不知道我会武功,这也是为了保护你,才迫不得已而为之,小试身手,献丑了。”老丧真有些佩服自己了。“你把他们怎么打的会疼成那样?”“没什么,分筋错骨法而已。只不过用了最轻之法,重的会骨错位,筋紊乱,没有三五个月好不了,好了也干不成重活。他们只是骨错缝,筋出槽了,没事,疼几天就好了。”“能治吗?”“简单,再拍几下就好了。”“好了就不疼了?”“好了就不疼了。”“走,回去。”“干啥?”“给他们拍好去。”“你可真是他们的好奶奶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4 22:49:58 |显示全部楼层
“回来啦,怎么样?和你林妹妹聊得高兴吧?”“哎呦,胖大,你不知道我有多幸福啊,活在这个年代我太幸运了。”“酸,酸掉大牙了。幸运你个头啊,就跟你重活了一回似的。哎,别老想着你林妹妹了,你狐狸妹妹可找你好几次了。”“文秀?她找我干啥?”“谁知道呀,问她也不说。你不让老臭找人家,人家就找你拜。”老丧一想起文秀姑娘那千娇百媚,风情万种,人见人爱,神见神怜的样子,尤其是那一张万人迷的粉面玉颜和那一双水灵灵的桃花眸子顾盼生姿,眉目传情,不由的心头一紧。哦卖糕的,惹不起呀。“老丧,你怎么了?紧张啥?你怕玉面狐狸呀?”“切。我怎么会怕她。我是想她找我会有什么事。”“能有啥事,想找你当男朋友拜,谁让你又拦惊马,又会喂猪,又长的这么醒目,都成了连里的名人了,有人追人家吧,你还给搅黄了,人家不找你找谁。”老丧又一个头两个大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5 00:04:2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5 00:09 编辑

“老丧,张福庆你出来。”“得,说曹操,曹操就到。打上门来了,看你怎么办?文秀,你进来和老丧聊吧,我有事,先走了。”胖大走了,文秀来了。“有事啊?文秀。”“你不叫我玉面狐狸啦?叫就叫,我不在乎。我玉面不假,但狐狸绝不是。长的漂亮又不是我的错,喜欢我的人多,难道我就成了勾人的狐狸了。什么逻辑。老丧,听说你住院时找了个全二师医院最漂亮的小护士,那是个什么狐狸呀?我不管你找成没找成,反正你得找我,给我当男朋友。找我的人是多,可我看不上,我看上孙治文了,你还给搅得找了你铁哥们胖大。你把我的事搅和了,我就找你。这回我赖也赖上你了,别人我还不找了,我就找你。你也别嘚瑟,别把自己当吕布,‘我也没拿自己当貂蝉’你呀,你充其量象块枕木。我是没办法才来找你,新来的指导员天天找我谈话。”“谈啥?”“谈啥,你懂得。我只有找个男朋友当挡箭牌了,当然,你也不错,当我男朋友也勉强凑合,凑合用一下拜。”“文秀,别凑合,这事可不能凑合。我这块枕木可真不适合你。新来的指导员也他娘的犯病了,这事包我身上,三天,给我三天时间,我保证他再也不找你谈话,不但不找你谈话,也不会再找任何女战士谈话。文秀,你太优秀了,一般男的难入你的法眼,你考虑考虑陈东圣,陈卫生员,秀外惠中,人才难得呀,将来一定会有大出息,大造化的。你找了他,我绝不是忽悠你,你一定会享齐天洪福的。”“说的比唱的都好听,就跟我能当了娘娘似的。陈东圣吗,也真的可以考虑考虑,不过,你先要把指导员的事情搞定了。你能让指导员不来找我麻烦,我就放你一马。如果陈卫生员我考虑好的话,你是不是也可以和他谈一谈呀?你可是最擅长谈这类话的呦,老臭不就是你给谈变心的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5 18:59:35 |显示全部楼层
他奶奶的,老丧气不打一处来,我叫你犯骚,老子一定收拾的你一辈子都骚不成。想起这个新来的指导员也和那个无脸一样无脸,老丧对这些不要脸的东西恨不得马上给他个看天不蓝的大耳帖子。不用想,整治这些个小人的办法,老丧有三千九百九十九个。因事,因人,因地,因时,因宜拿一个出来玩玩好了。老丧晚饭前去连部走了一圈。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20-7-4 02:58 , Processed in 0.108087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