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西水乌拉

哎呦喂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9-4-5 19:52:53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一本正经,道貌岸然的指导员同志又找文秀同志做思想政治工作了。可刚刚谈了不到五分钟,嗯?指导员同志感到不对劲了。“文秀同志,你自己先看会报纸,学习学习,我去办点事,马上就回来。”指导员急忙往厕所去了。一脸舒坦的指导员果然很快就回来了。“文秀同志,我已经多次警告过你了,你的小资产阶级思想是十分严重的,你不但认识不到自己错误的严重性,你还抗拒改造,这样下去,我会组织全连的批斗会来批判你。你必须向党靠拢,说清楚了,就是向我靠拢。”话未落音,一个巨响的大屁从指导员尊贵的臀部呯得嘣了出来,你说响就响吧,还他娘的奇臭无比。把个文秀恶心的呀差一点就吐出来了。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文秀同志躲到了墙角,两只手死死捂紧口鼻,憋到快死的时候才透一点气,可就这一点点气又差点被熏的昏了过去。就在指导员同志一楞神的功夫,该同志第二第三,接二连三的巨响大屁,呯嗙不断的响了起来。活命要紧,宁可挨批斗,也不能让屁熏死,文秀同志拉开门逃命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5 21:06:52 |显示全部楼层
指导员的谈话武功被这一串响屁给废了。从此以后,只要他一找女战士单独谈话,他就会想起这次噩梦一样的屁事,想起屁事他就紧张,一紧张他肚子就咕噜咕噜的叫响,一咕噜咕噜他就不由的开始放响屁。响屁可不是放礼炮,在响屁中是无法谈话的呀。指导员同志得了抑郁症了,后来不得不因病复员了。文秀同志是个说话算话的好同志。她虽然不太相信这是老丧的功劳,但总觉得这个老丧太阴险狡诈了,太可怕太可爱了。“老丧,我向毛主席保证,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除此而外再不会有人知道。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把那个人整成那样的。你也太有才了。我怎么越看你,越顺眼了呢?要不是答应过你,我非把你拿下不可。”“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祸从口出,祸从口出知道不?我老丧可没那本事,想让人拉稀就拉稀,想让人放屁就放屁,那是神仙才能做到的事,我不行,我不能贪天功为己功。”“你是说,你烧了高香,拜了佛,请了神仙帮你做的。你都能通神了呀?你神了呀!”谁说漂亮的女人没脑子,文秀这智商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哎呦喂,姑奶奶,越说越没边了。你是不想让我活了呀。你记住,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事都和我没关系。文秀同志是有高智商的明白人,对吧?咱们的话到此为止好不好?”“好。看你老丧是条汉子,答应你了,决不和任何人提这件事。”“文秀,你长的娇媚,可人不轻浮。老丧敬你,以后有用到丧哥的地方,你说话,我一定会尽力帮你的。”又一个铁哥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6 09:45: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6 10:50 编辑

不知不觉中,天气渐渐的暖和起来了。草虽然还未发芽,可刮在脸上的风已不在是那样冰冷刺疼,反而有了一些暖意,柔柔的抚上脸庞,让人心里不由得浮上一些莫名的欢喜。老丧静静地一个人坐在猪圈旁边,心慢漫地走远。此生成仙当不负,可本性与世与事与人无争的老丧又想着随遇而安。真的想低调呀,可这实力实在是不允许啊。能看到未来四十多年的老丧,知道这一生成为亿万富翁已是易如反掌。可看尽了世态炎凉的老丧更明白钱只要够用就行的好处。先打点基础吧,等再探亲时,收些字画,破盘子烂碗好了。关键是上一世自己看了一辈子闲书,凭着兴趣读了太多的小说,知识面严重偏窄。现在虽然有了刘大叫兽的让渡,但还是不足以支撑自己未来,好在自己开悟了,学习能力,领悟能力,记忆能力都达到了神级。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学什么会什么,看什么懂什么,脑储存空间可以和未来的计算机相比,神仙吗,这有什么稀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6 11:26: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6 11:31 编辑

先读书吧。尽可能的读的广一些杂一些。好在林梦雪,刘智慧,陈东圣,孙治文还有其他人手里书都不少,先找来统统过一遍。然后再扩大范围找书读书,让老家把过去高中的各科科本寄来,扎扎实实的学通学会。好多东西看似无用,可它垒到一定的厚度,高度那种潜移默化的作用,不经意间就会显现出来的。后来不是有个名人也曾这样讲过吗,读书多了,容颜自然会改变。许多时候,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了过眼云烟,不复记忆。其实他们仍是潜在的,在气质里,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里。人生有趣在读书,那就让读书伴随此生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死读书怎么了,我就死读书了。啦呀啦,啦呀啦呀啦,有钱难买高兴。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6 13:00: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6 13:03 编辑

鉴于张福庆同志卓有成效,非凡脱俗的养猪能力和成绩,司务长刘智慧向连部提出了成立养猪班,并由张福庆同志任班长的建议。郭连长看到牺牲掉老丧养的大白,二白后有效地鼓舞了全连战士的士气,极大的调动了同志们的积极性,马上毫不迟疑的批准了这一建议。并在全连选了三名勤劳朴实的优秀战士进了饲养班。又举全连之物力,财力,人力按照老丧的设计盖起了冬能保暖,夏能通风的新式猪圈。养猪规模也大有提高,达到二十八头。当时那可是凭票供应猪肉的年代,不少连队纷纷前来取经学习。老丧深知人怕出名猪怕壮,大白二白就是这么死的。于是向连里提出了不宣传,不报道,不表扬的要求。郭连长的回答是,你只要把猪养好,提啥都答应。老丧成了大熊猫了,重点保护对象。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6 18:24:09 |显示全部楼层
任何来学习的全由刘司务长和上士王大力分别接待,猪圈饲料随便看,经验只有一条,多喂再多喂,吃的多才能长的胖吗,是吧。是个球,没有一家能把猪这么快养肥养壮的。老丧知道再给猪们加过多的粮食已经不可能了,连里没有富余粮食来喂猪。自己只能另想办法了。每头猪崽抓回来,阉割之后,老丧都要抱着拍着脑门给予深切的关怀和安慰,也奇怪凡是经过老丧抚拍安慰过的猪猪,无不是能吃能睡,快速长胖。二个月多点,一头头小猪便都长到了二百斤以上。在别的连好话说尽,甚至出动连级干部的情况下,本着阶级友爱,革命队伍要互相帮助互相支持的精神,连长才答应卖给了其它连队几头猪。连里有钱有肉,郭连长的大黑脸前所未有的灿烂无比了。人们所不知道的是,那些猪之所以那么能吃,而且还吃嘛嘛香,就和后来有些人得了肥胖病一样,喝凉水也长肉,是因为老丧在抚拍它们脑门时,已对它们的特殊部位进行了手术,如脑垂体,就象人得了巨人症一样一样的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6 19:08: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7 11:36 编辑

无论有多大本事,也要藏锋守拙,既要放眼未来,也要脚踏实地,着眼现实。先从这些小事做起吧,为能改善连里的状况,改善战友们的伙食,来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吧,老丧同志谦虚的很。好在自己现在不是一个人,一切功劳成绩都可以归功于党,归功于连领导,归功于全体同志。这都是用伟大的思想武装头脑的结果。老丧只是默默的和大家一起干着一样的活,谁也不知道他在这其中发挥了什么作用。后来,不是那个火的不得了的沈魏大师也这样讲吗,真有才华的人是不随便说话的,满瓶子水是晃不出声来的呀。老丧有一次望着连里喂马的干草垛,自言自语的说了句,也可以喂羊喂牛的吗。第二天,就有积极分子给连长建议养牛养羊。没几日,饲养班扩大到九人,牛阿羊阿都养了起来。在老丧同志的强烈要求下,积极分子同志任了班长,老丧实在推不脱,任了副班长。让全连同志都高兴的是,这牛和羊也和猪猪一样,长的又快又壮,连队的养殖事业取得了巨大成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7 10:39: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7 11:28 编辑

春天来了,北国的春天姗姗来迟。春从乌梁素海冰封的海面上走来,先是不经意间,那些靠近岸边的冰面融解开来,里面大块的冰面也酥散了,几日便都消失了,一海的璧波在春风中荡漾开来。春从海边的杨柳枝头走来,北国的柳树是最争春的,在料峭的春风里,柳叶的嫩芽争先恐后的昌了出来。杨树的枝条也多了些绿意,一个个嫩蕾挂满了枝头。大雁,鸿雁,野鸭子,天鹅还有燕子就要北归还了。当地上的草芽铺满的时候,它们便都先先后后的回来了。这个春天是如此美好,重生的老丧内心充满喜悦。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7 11:27: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7 16:30 编辑

随着万物复苏人们也好像复苏了一样。篮球场上大呼小叫,奔跑争抢的人多了起来,那些南方来的女战士早早脱掉了厚重的棉冬装,换上了五颜六色的毛衣。心灵手巧爱美的她们毛衣织的花样百出,一件比一件漂亮,就连肥肥大大的外套也被她们改造过了,裤子改的瘦瘦直直,上衣紧身收腰,那一付窈窕多姿的好身材便显现出来,最亮丽的还数那五彩缤纷的纱巾,围巾了。满园春色关不住呀,美是关不住的呀。这让后世见过无数奇装异服,长的短的,薄的露的,花的透的的老丧也不禁叹服。老丧暗想,等探亲时,一定买几块布料,好好给自己的梦雪设计几套衣服。让梦雪美的三天睡不着觉。让她美的无论如何也忘不了自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4-7 13:39: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水乌拉 于 2019-4-7 17:24 编辑

趁着天气回暖,春播还没开始的空闲,连里组织了武装集训,五六式半自动步枪,一百米卧姿有依托打胸环靶射击训练,还有手榴弹投掷训练。全连练了一个星期,这天进行实弹射击和实弹投掷了。靶场因地制宜设在了乌拉山下,靶挡就是乌拉山了,打飞了也飞不过山去,再加上没什么人,这靶场选的安全的很。山头和两侧又插上了警示用的红旗,一声声清脆的枪声借着大山的回音响彻阿拉奔草原。第一练习,每人只打五发子弹。射击进行的非常顺利,绝大多数战士都能打个及格或者良好,不少人还打出了优秀的好成绩。这成绩每回都公布在连里的黑板报上,争胜好强的年轻人们,打的还是非常非常认真的。快轮到老丧打靶了,他看看旁边坐着的胖大说“胖大,你说我今天打多少环吧?”“你能打多少环,前两次你不都是三四十环吗,还能打多少?”“胖大,这次咱俩打个赌吧,你让我打多少环,我就打多少环。”“喂喂,吹牛扶着点下巴好不好,你还想打多少环就打多少环?就你?行,我和你赌了,你说,赌什么?”“一瓶桃罐头,一瓶苹果罐头。”“可以。四十八,四十九,五十你选一个吧。”胖大心里头那个乐呀,两个水果罐头到手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20-7-4 04:41 , Processed in 0.115715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