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农化作业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7-22 17:43:35 |显示全部楼层
马场从8月份就开始打牧草,用于冬季给牲畜补草用。

有一年,牧草打了不少,可都快上冻了才拉回来一小半儿。连里有些着急,再不抓紧怕是要变成柴禾了。经研究决定,抽调一台东方红75,并让机务排做一个大爬犁。农田排组织二十个男同志,分成两班白天黑夜地往回拉。

爬犁很快就做好了。它是用圆木做的,上面铺着木板,底下还固定了厚铁块。由于爬犁很低,又很大,这拉上一趟要赶上好几马车拉的了。

装草之前,先要铺上两条粗大的尼龙绳做底绳,这一是为了勒紧草垛,防止往回拉时草堆下来。二是为的是卸草方便。到了草圈,把外面的尼龙绳绕过草顶,绑在拖拉机的牵引架上。拖拉机一拉,爬犁的上草先是被拉得立了起来,接着就是底朝上地拽了下来。

一天夜班,大家说说笑笑地来到了草场,拖拉机前后大灯都打开了,十个人抡起木叉干了起来。不到两个小时,爬犁上就装有一房高的草垛。

回到草圈,顺利地卸完了草,时间已经是夜间11点多了。大家来到食堂,热腾腾的饭菜都准备好了,可这时大家发现小陈不见了。相互问问,都说没见着。怪事,装草时还有呢,莫非卸草时给扣底下了?

小陈个子不高,岁数也不大,说起话来细声细语。经常还没说话脸先红了,像个姑娘。他的丢失让大家担心,也顾不上吃饭,都往草圈赶去。

到了草圈一喊,果然草里有人应声。大家也不敢用木叉,只能用手拼命地拽草,最后终于把小陈给拉了出来。

“你怎么被扣底下了?”大伙都问。
“睡着了。”小陈不好意思地笑了。
“怎么不喊呢?”
“喊了,你们没听着。”小陈有些委曲。

大伙忍不住地笑了。说辛亏这是第一趟,要是后一趟,完事都回去睡觉了,你还不被压死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7-22 19:54:38 |显示全部楼层
干机务的弄上两手油是个常态,可怎么洗干净手呢?
可能有人会说,用汽油呗!可当时拖拉机都是烧柴油的,给点汽油是很珍贵的,不大可能每天用来洗手。非要说蹭上那么一点点儿的话,也就是往打火机里倒上一些儿。


不过,他们自有诀窍。下工时,抓把土,倒上点水,就用这泥浆来回地蹭,最后再用肥皂清水洗一遍。别说,这还真的很管事,只是手会变得很粗糙,但没有一丁点的油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7-23 06:50:40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年前我们下乡,如今退休了。回想那段时光如同是个梦,写出的东西也似梦得。

我还能有下乡六十周年的纪念吗?不晓得,不清楚,……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4 09:56:24 |显示全部楼层
秋收了,粮食进了场院,第一就是翻晒。把粮食摊在场院上,隔上一段时间就用木锨翻弄一下,当然这都是女同志干的事情。

粮食晒干了,一匹牲口拉着推板攒成了堆,这时男同志就该上场了。

俗话说,顶风扬场,顺风撒尿,所以扬场得有风,太大太小都不合适。找好来风的角度,铲起一锨粮食扬了出去。这扬场也是有点技巧,扬出去一陀不行,得在空中形成一个扇面,力道也得均匀,粮食落下来会形成一个像沙漠中的月牙儿堆。其实这也好掌握,就是粮食在脱离木锨的瞬间,锨头向回勾一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4 13:30:22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下乡面临的第一个难题,就是闯过劳动关!

我们那时都是些十六七的孩子,从小生活在城里,真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记得刚到时,每天从水井往回挑水就是个极大的考验。近百米的路,要歇上几歇,就是挑了回来也撒了不少;女的先是几个人搭伴轮流挑,后来干脆两个人用扁担穿在筒梁上,晃晃悠悠地抬着一桶水回来。

直到一年后,大伙才觉着担水不是个问题了,可女的还是不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5 07:48:24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家家都养猪,但对数量有严格的控制,一家只能养一头,实行所谓的“两头不见面”。

既然只能养一头,那这头猪就是家中的宝贝,许多的期望也都寄挂在它的身上。然而,东北时兴散养,就是白天放出去,晚上回来喂上一顿,节省了不少饲料。可这种散养方式也有弊病,就是猪会得囊虫病(豆猪肉)。严重的放血时,就有豆随着喷了出来,有的主家甚至会伤心落泪。

当时猪肉是九毛一斤。如果是豆猪肉,那不能卖,只能送到小食品厂炼油,六毛一斤。也有些主家胆大,自己连肉带油熬上一大缸,多放些盐,每天用来炒菜。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5 13:46: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鲁克 于 2019-8-5 21:39 编辑
等闲视之笑咪咪 发表于 2019-7-22 06:23
麦收刚结束,秋翻立刻开始。首先把麦秸给烧了,接着拖拉机就拖着犁下地,翻地的深度不能低于20公分。一块地 ...


写得精彩实在!我们都经历过--

我连也有一台东方红履带拖拉机--机长是天津女战士,驾驶技术很好,可惜71年患红斑狼疮不治之症第二年就牺牲了,不到20岁。还有一拖拉机手北京战友关系很好,他家住安定门外大街,探家时他总陪我们到处游玩,后来遇拆迁不知地址了,无法联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5 17:51:16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8-5 13:46
写得精彩实在!我们都经历过--

我连也有一台东方红履带拖拉机--机长是天津女战士,驾驶技术很好,可 ...

女同志开链轨很不简单,可惜得了红斑狼疮,唉——

那个年头能开上拖拉机是很牛的,地位也高,往高里说叫机务战线,一般地说叫机务队伍。不过最神气的还是开胶轮,比开链轨要好得多,也干净的多。记得当年有洛阳产的东方红40,长春产的东方红28,天津产的铁牛55。嘿嘿!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6 14:29: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等闲视之笑咪咪 于 2019-8-6 14:31 编辑

当年养的猪,在玉米即将成熟的时候最为高兴。由于是散养,所以猪爷爷、猪爸爸、猪孙子们会成群结队去地里打食。别看它们不高,可吃玉米也有绝招。它们跨在垄台上,顺着垄台向前,用前胸压倒玉米杆,这样就能吃到玉米了。它们一压就是一长溜儿,猪孙子们也都兴高采烈,哼哼唧唧地跑来跑去。

那一段时间,队上也曾要求圈养,可管不了啊!从小散养惯了,你不让它出圈,它跟你玩命啊。最后,队上只好派人看青。

可这看青的活也不好干,别看手中提着大棒子,可哪个猪也不敢打,那可是个人家的宝贝呀,只好沿着地边溜达,猪来了,吼上几声。也就是在那时,我认识到了猪一点都不笨,而且有着极好的耐心。

猪们在看青人前站成一列,瞪大眼睛看着他,也不叫,也不闹,似乎在等待机会。看青人喊一声,舞舞棒子,它们就退后几步,可绝不逃跑。看青人一松懈,它们就会试探着迈腿走近几步,……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突然间,猪们犹如听到发令枪,像百米冲刺一样撞了过来,看青人招架不住,无奈地看着它们钻进了青纱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6 14:42: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鲁克 于 2019-8-6 17:09 编辑
等闲视之笑咪咪 发表于 2019-8-6 14:29
当年养的猪,在玉米即将成熟的时候最为高兴。由于是散养,所以猪爷爷、猪爸爸、猪孙子们会成群结队去地里打 ...

跟笑眯眯发个旧帖--


秋天护秋看场院的事都有过


秋天看场院的死牛冤案

我连为保护秋收丰收的果实,安排女战士看护场院,大家拿起铁叉与蜂拥而进的老乡散放的牛群奋斗,尽管挖了两米多高宽的壕沟,饿急的牛群马群还是跳窜进来,几个看场院的女战士根本挡不住这群疯牛疯马,眼看一年的辛苦被疯牛马吃光,经常是十几个男战友手举铁叉围着场院追赶,叉的牛马肚皮中伤落荒而逃,有的带着铁叉逃走,几天后有几头牛死在草原上。

在那年代,耕牛是公社的财产属国家财产,老乡立马报案,牵扯到军民关系,杭锦旗公安局来了警车,团部军务股参谋也来了,几经审讯逼供,大家谁也不承认,一位天津郭姓战友傻乎乎的上当招供,当场被带上北京吉普,押进监狱,递光头判了五年徒刑,成了天大冤案!


他那远在天津的父母不知那些年是如何熬过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10-17 03:31 , Processed in 0.117526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