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12|回复: 13

香菇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7-22 05:15: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兵团老头 于 2019-7-22 20:06 编辑

                  香 菇

    还是六月初,几个原种子站甜菜班的战友在兴城我家聚会,兴城是个小地方,没有什么可转悠的,大家就把聚会的重点放在了说话聊天上,等到口干舌燥聊了半天才发现,这些人到一块翻来覆去还是兵团那些事,等把兵团的陈谷子烂芝麻又翻了一遍,发觉没有什么新鲜的就想回家了。

    因为还有人看孙子、有人得伺候老的、有人还在上班,别看大家都七十上下了,真的没人得闲!

    按照惯例聚会散伙之前总要吃顿散伙饭,而且这顿饭要吃的好点,一来表示这次聚会很好很热闹,二来表示对于下次聚会的期盼,谁不盼着吃好的哪!

    吃啥呢?吃海鲜太贵,啃排骨没牙,吃素菜吧这几天天天吃素了,虽然老了大家毕竟不是兔子,不知道谁提议:“吃饺子!”

    嗨!大家都恍然大悟,对啊,吃饺子啊,“好受不如倒着,好吃不如饺子----”这是老辈儿的至理名言啊,怎么把饺子忘了哪,在兵团的时候不是就盼着吃饺子吗?

    中国人特别是中国北方人,吃饺子是个老传统,逢年过节吃饺子,婚丧嫁娶吃饺子,来人叫“团圆饺子”送人叫“滚蛋饺子”,有了饺子别的菜就无足轻重“饺子就酒越吃越有---”饺子就是好饭,而且包饺子大家可以一起动手,不仅吃的热闹,包的时候人人动手也热热闹闹!

    思想统一就好办了,但是包什么馅的哪?这回陈爱华一锤定音:“千面万面不如白面,千菜万菜不如白菜!”对啊,白面白菜肥猪肉,这不是咱们在兵团的时候最大的期盼吗?

    青岛张英用她的青岛普通话做了补充:“陷里放点香菇,俺现在就去集上买去---”

    这就该轮我发言了:“张英好主意,陷里放香菇十分正确,但是放鲜香菇就错了!”

    很多年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叫《三中毒》,里面就是说的我在山西施工的时候采食野蘑菇,因为爱吃不接受教训,连续三次中毒,但是我确实爱吃蘑菇,而且自认为很懂蘑菇,要不怎么会连续三次中毒哪:

    “香菇本来是南方特产,现在随着人工养殖技术的提高,北方人吃香菇也是家常便饭,张英说陷里放香菇非常正确,但是她说放鲜香菇这就错了,香菇这玩意鲜的不香,非得干了才香,这和美女正好相反,嫩的鲜的外表好看,水汽大味道差,晒干烘干抽吧了的才出香味!鲜香菇放进包子饺子馅里,只会滑腻不好吃,干香菇遇热就释放香气,不仅增加营养增加鲜味,而且干香菇可以吸收蔬菜里的水分,做的时候把干香菇简单过水洗洗,千万不要泡透,用刀切碎,切的大米粒一般最佳,冬天大棚里的韭菜又鲜又嫩,但是做馅容易出水,我这干香菇妙方专治此病,比粉丝强多了,西葫芦虾皮馅啊、鸡蛋黄瓜馅啊、白菜猪肉馅啊,统统适用----”

    我还要滔滔不绝张英急忙打断我的话:“说的怪好你家也没有干香菇啊!”

    “那没有事,这玩意哪儿也不缺,我们廊坊大小超市都有,袋装一百克二百克三百克随便选,也不贵,你跟我去趟超市,手到擒来,陈爱华你们先和面切白菜,我两个几分钟就把香菇买回来!”

    我在兴城住的小区北门有个小超市,南门、东门也各有一个,北门离我家最近,进了北门超市我就问老板娘:

    “干香菇在哪儿哪?就是小包装的!”

    “没有干香菇,散装袋装的都没有,就有咱们这嘎达的榛蘑!”

    “我做饺子馅用!”

    “小鸡炖蘑菇就是咱们这儿的榛蘑最好,做馅也行!”

     驴唇不对马嘴,我急忙拉着张英出来:

    “这个老板娘是个二百五,连干香菇都没有开什么超市?”

    及至到了南门超市一打听,这里也没有干香菇,袋装散装都没有,还说他们当地不爱吃就爱吃榛蘑松蘑口蘑什么的,这一来我有点慌神,出了南门不去东门了,就上街打车,张英说去哪儿,我说你别管,我就不信今天买不上干香菇!

    我们打车到了兴城最大的商业中心---银象宁远城---名字就很厉害吧,地下大超市叫“浙加都”,看名字就知道是浙江人开的,浙江那是香菇的老家啊,1995年我在宁波施工一年,我吃香菇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他们这儿要是没有香菇那根本不可能!

    但是在干菜货架转了一圈真的没有看见干香菇,倒是黄花菜黑木耳干笋什么的应有尽有!转了两圈没有看见我只好问服务员,这个服务员好像有点懵圈,仔细看看货架指着一个塑料袋说:“这儿有!”

    我迫不及待的拿起来,塑料袋里黑乎乎的几个圆疙瘩肯定是香菇无疑,就是颜色特别深,只能凑合了,张英还提醒我看看说明吧,我还说香菇我难道还不认识吗?

    急急忙忙打车回来了,进屋我就打开塑料袋把香菇一股脑倒在案板,拿起菜刀就切,好硬啊,嘎巴嘎巴就像切砖头,闻着味道怪怪的,好像有点甜味,我放在嘴里一尝还真的是甜的,我这七十来岁的人,面对几个香菇还真的懵圈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陈爱华过来看看放嘴里尝尝,她说这就是香菇,现在有一种做法,把蔬菜做成水果那样,可以拿着吃,这就是那样的,是烤熟的----

    热闹了半天我们的饺子馅里到底没有放进香菇,干香菇鲜香菇都没有放,我翻来覆去的想不通,香菇这么简单地事怎么这样,难道这就是说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TMD---(2019/7/14)



附:

    (1):欣赏了《香菇》大作,联想到插队时生产队栽培的原生态香菇。说是栽培,其实根本没有菌种,只有斧头与柴刀。先用斧头把树砍倒,再用柴刀在树干和树枝上砍出密集的刀痕。天长日久森林中的香菇孢子,就在被刀砍过的树干树枝上生长起来。第一年产量较少,第二年、第三年产量较高,第四年只有零星生长的。这种香菇栽培法完全靠天吃饭,必须在浓荫蔽日的深山老林中进行。实际上我们村庄山不够高、林不够密,山上多是马尾松,根本不会长香菇。生产队到邻县偏远的大队租一片山林栽培香菇作为副业。采摘下来的新鲜香菇,就在山上用木炭慢慢焙干,香气浓郁。现在这种流传至少几百年的方法早已没有了,香菇在塑料大棚里用菌种栽培,然后用烘干机烘干。味道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当年生产队不用农药不用化肥,用山泉水浇灌的稻米、油菜籽、蔬菜等真正绿色农产品,现在也难以见到了(麻纱老农)


     (2):三中毒

     我爱吃蘑菇,特别是野生的,蘑菇是最大的菌类,可是和显微镜下的细菌产生不了任何联想,多数长的白白胖胖透着憨厚。

    小时候看过一副画:一只小白兔举着一个大蘑菇挡雨,叫我至今难忘,另外蘑菇的味道也很奇妙,虽说是素食又有肉味,现在人们提倡吃饭要一荤一素一菇,说这样有利健康。蘑菇性喜阴可是多长在阳面,特别是雨后太阳一出很快的长大,真是采天地精华,集阴阳两道,成仙于瞬间,留思念无穷!野生蘑菇很多有毒,我要说的就是我吃毒蘑菇的亲身经历。

    晋西北有个叫岢岚的小县,当地人自称“可怜县”,作诗曰:“山下有河河无水,无水河边风顶山”隐射自己的县名。毛主席离开陕北过黄河后的第一站就是岢岚,现在还保留着当年毛主席的住处,县里有个三井镇,据史料记载八路军和日寇的第一仗就是在这里打的,此战缴获日寇一挺歪把子机关枪,称为三井大捷,现在大名鼎鼎的太原卫星发射中心就建在这里。

    1993年我们在这里施工,正是秋天的时候周围山上有很多野生的蘑菇,老百姓采下来卖。品种很多:草菇,鸡腿,松蘑,还有一种马屁股,没柄没伞圆圆的特别大,我买过一个两斤多,切起来像切茄子一样,不过味道不怎么样。

    当地的蘑菇最有名的叫银盘蘑,银盘又分白银盘和红银盘,长的个大而且厚实,红银盘颜色有点发红,当地视为最上品,这种蘑菇味道奇香不仅鲜吃好吃,而且干晒出货,不像草菇一晒就状如干柴没有东西了。

很多人买了干的银盘蘑菇作为礼品送人,五寨更制作了精美的礼品盒打上银盘字样每斤要卖到二百多元。

    有一天雨后我和陈明闲着没有事就翻过七号山瞎转悠,也想到八号附近采点干枝梅。进了一片扬树林发现地上一片一片的长满小蘑菇,大喜过望就和陈明采起来,来时没有带工具我就脱下上衣当包装。这种蘑菇很小有点像滑子菇的模样,但伞头要大一些,颜色略微有点发黄,闻闻非常香:

    “能吃吗,别有毒!”陈明提醒我,

    “有什么毒,咱们不是吃了不少了吗?”

    “那都是买的啊!”

    “买的还不是人家采的,自己采还省钱了哪!”

     兴冲冲回到连队到炊事班要求帮着加工一下,司务长还好心的给了一个红烧猪肉罐头,但是要求炊事班的战士不许吃,部队每年都下文件禁止吃野生蘑菇。做好以后连汤带菜小半盆,我又弄来一瓶酒,吃的真高兴,当时我记得是五个人,吴俊成、陈明、建刚和我,还有一个忘了,建刚胆子小开始不吃,后来见我们吃的香也忍不住吃起来!

    岢岚的深秋很凉,吃完一会儿我就钻被窝了,躺下看书,他们约了几个战士打牌。

    时间不长我就觉得全身发热,起来把秋衣秋裤脱了,一会儿还是热,我还跟老吴说今天怎么这么热,老吴说是啊我也觉的热,说着就觉得汗流不断跳起来用毛巾擦汗,擦了还出,灯底下我看着自己肚子上的汗毛眼一个一个的小水珠涌出,这同时嘴里的口水特别多,咽了又流咽不迭。

    我说老吴有点不对,老吴说是啊是有点不对,是不是蘑菇有问题啊,我说:“老吴你过来!”

    “干吗?”

    “打我!”

    “打哪儿?”

    “搧嘴巴子!”老吴真的抡掌搧来,我一躲打了个空,我回手打过去,他也躲的很快。我俩笑了:没事,反映挺快!

    外面太凉只好又钻进被窝,可是汗越出越多,擦不迭!毛巾不行用枕巾,枕巾湿透了用床单,褥子湿了就翻过来。汗是一方面,口水流的不能闭嘴,就像夏天农村的狗,伸着舌头哈哈哈口水滴滴嗒嗒掉个不停。

    我知道是蘑菇中毒了也想到了去医院,可是摸摸全身哪儿哪儿都不难受,头脑清晰,肚子不疼,不恶心呕吐,不难受看什么病哪!不就是出汗流口水吗,你流我就喝!我们把热水凉水全喝光了。褥子湿了翻过来,又湿了把被子半铺半盖,又湿了再翻过来半铺半盖……也不知道几点我才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觉得浑身轻松,就是被窝湿乎乎的,快起来晒吧!我们几个人的被子褥子,枕头,内衣全湿的能拧出水来,把连队的晾衣绳全占满了。

    司务长听说了马上过来看:“老头,很危险啊,这是中的神经毒,没有感觉,汗出多了虚脱就死了!”

    “去你妈的乌鸦嘴,我们这不没有事吗?”

    “啧啧啧······”司务长啧着嘴走了,我也有点后怕,告诉老吴后山杨树林的蘑菇不能吃啊!

    第二年秋天别人都走了就我和李朝儒留守,没有事干我们两个经常采蘑菇,有一天我采的不少了,而且都是没有毒的好蘑菇,要回去时看到一棵大扬树下油黄黄的长着一丛蘑菇,我看着有点眼熟:

     “朝儒啊,这种蘑菇和我去年吃的毒蘑菇差不多!”

    “那就别要了!”

    “不过不一样,那种蘑菇长在山后,这边应该没有,另外那种不开伞,这边的伞大,不一样。”

    “我反正不认识!”

    “采上吧,没有事!”我们用小电饭锅把蘑菇炖着吃了,味道鲜美啊!一边吃我一边把去年吃蘑菇中毒的情况给他学了一遍。吃完饭朝儒骑自行车到四号打电话,我在家休息,过了一会儿我怎么觉的口水多哪,而且老觉得热想出汗,坏了中毒了。我并不害怕只是觉得讨厌,因为这次吃的不多,就从屋里出来想散散步,远远的看见李朝儒骑车飞驰而来:

    “这么快就打完了!”

    “没有!”

    “那回来干吗?”

    “我觉得不对劲,出汗流哈喇子,是不是中毒了啊?”

    “那你到了四号还不到卫生所看看!”

    “你吃的多,我怕你自己在家出事!”这老朋友关键时刻还惦着我。

    转眼十多年过去2005年的秋天我带人给他们维修设备,有一天我又采了很多蘑菇,几天来我采的蘑菇都是我自己吃,他们不动,这天采的多他们见我天天吃也没有事都过来尝尝。其实这天的蘑菇中有一种拿不准,是在电工班门前采的,蘑菇长的很好看黄黄的似曾相识也是长在扬树下,我问战士这蘑菇有毒吗,战士说不知道,其实我知道部队不让吃,我犹豫再三还是把蘑菇采回去了,心里想门口的蘑菇不会有毒吧,谁知道事闹大了。

    华林和力伟饭后到了岢岚县城计划理个发,一会儿打来电话说在岢岚中医院输液哪,说力伟的眼睛连电线杆子都看不见了。过了一会儿刘卫东、刘占元来了,又把姜春雷接到部队医院输液去了,眼看成了个大事件。

    可是我吃蘑菇最多连汗都没有出口水也没有,过了一会华林和力伟输完液咋咋乎乎回来了,后面跟着两个大校。我说你们是不是自己吓的,我怎么没有事?力伟怒道:你多次中毒,成老毒物了,你当然没有事!

     人家说不能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回,如果在一个地方摔倒两回必是个大笨蛋了,而我在同一个地方被同一种蘑菇毒倒三回,应该够笨蛋的立方了。

    今年春天我到太原,技术部赵威请我吃饭:

    “老头我请你吃河豚如何,敢不敢吃!”

    “太原有河豚?”

    “有啊,有扬州饭馆!”

    “太好了!”

     陪我的是孙老、刘占元、阎小强,都是大校级别的大疙蛋。三条河豚装在一个盘子里摆在我面前,这种有名的毒物没有想到在太原和我见了面。

    河豚很漂亮,圆头圆脑的,白肚皮黑背大眼睛,皮肤有点像细砂纸一样,每个有一拃多长。

    赵威说中毒不中毒就在十分钟之内,十分钟没事就没事,这样说时大家的筷子都举的很慢,戳戳点点夹功不强。只有我自己当仁不让,我知道他们在看我十分钟后的表现,很快十分钟到了,他们把筷子举起来,我把筷子放下了,看看盘子只剩下鱼头和鱼刺,鱼肉和鱼皮全让我干光了。

    当然也有遗憾我只记的河豚肉细细的滑滑的没有品的很仔细,但我还是很高兴,哈哈,拼死吃河豚----快哉!(2007/7/5)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7-22 06:51:0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克山 于 2019-7-22 07:09 编辑

大自然里的动植物都有其生存之道。特别是长相很美、能用“惊艳”表达的,往往有毒或剧毒!它们凭颜值一是提醒或威慑可能的天敌:“别招惹我,否则后果很严重”,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二是利用对方想占便宜,乘机繁衍和壮大它自己的家族。
超市里售卖的各种蘑菇,基本都是相貌平平、朴实无华嘛。而野外那些招人特别漂亮的蘑菇大多都能麻翻放倒拿下贪吃者!
楼主三中毒而木有事,证明老头已经修成一副拒腐蚀、毒不捯的钢铁战士。用他作词那首歌稍改一下,他可以这样唱道:我是三不中毒的兵团战士!我是勇敢尝试的爱吃闯将!

罂粟花很美,但它撂倒了曾经GDP全球老大的大清国,还让华人长期背一顶“东亚病夫”帽子。如今,解放后一度绝迹的“黄、毒、赌”死灰复燃,屡禁不止。而烟酒依赖、药物依赖、输液依赖在神州很普遍严重。
做人的自制力忒重要!否则,难以抵制自然、社会的各种诱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7-22 07:01:54 |显示全部楼层
喝彩--生动活现,中毒也开心--


舌尖上的毒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7-22 19:05:24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7-22 20:15:41 |显示全部楼层
朝克山 发表于 2019-7-22 06:51
大自然里的动植物都有其生存之道。特别是长相很美、能用“惊艳”表达的,往往有毒或剧毒!它们凭颜值一是提 ...

朝版好,谢谢光临,那几次中毒以后我也确实问询过不少人,虽然有些专家有理论,但是他们自己没有中过毒,所以并不能说的很清楚,蘑菇中毒很复杂,到底什么样的蘑菇有毒也不好说,比如我吃了中毒的蘑菇,采了晒干,干蘑菇就没有毒,同样的蘑菇在这儿有毒换个地方可能就没有毒了----而且到现在蘑菇中了毒和河豚中毒一样是无解的-----我们有几个去医院人家就给他们输液,洗胃----没有特效的解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7-22 20:18:46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7-22 07:01
喝彩--生动活现,中毒也开心--

鲁克好,现在想想我自己也觉得可笑,怎么明知道中毒还不接受教训呢,可见不是一般的傻,但是还要跟老弟说那些蘑菇和河豚真的都很好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7-22 20:19:32 |显示全部楼层
黄河老汉 发表于 2019-7-22 19:05

老汉晚上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7-22 23:53:21 |显示全部楼层
兵团老头 发表于 2019-7-22 20:15
朝版好,谢谢光临,那几次中毒以后我也确实问询过不少人,虽然有些专家有理论,但是他们自己没有中过毒, ...

蘑菇中毒很复杂,到底什么样的蘑菇有毒也不好说,比如我吃了中毒的蘑菇,采了晒干,干蘑菇就没有毒,同样的蘑菇在这儿有毒换个地方可能就没有毒了----而且到现在蘑菇中了毒和河豚中毒一样是无解的----
这话联想到识别人,特别是干部,还真不好识别哎!林彪就是一例。现在被判刑的大贪腐分子,不也“很复杂,到底什么样的.....也不好说,毒蘑菇采了晒干,干蘑菇就没有毒,同样的蘑菇在这儿有毒换个地方可能就没有毒了”
干部体制不改革,好像“和河豚中毒一样是无解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7-23 09:48: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兵团老头 于 2019-7-23 09:51 编辑
朝克山 发表于 2019-7-22 23:53
“蘑菇中毒很复杂,到底什么样的蘑菇有毒也不好说,比如我吃了中毒的蘑菇,采了晒干,干蘑菇就没有毒,同 ...

哈哈哈哈朝版好,忧国忧民之人啊,蘑菇中毒能引发老兄如此一番感慨,佩服了,自然贪腐分子就是有毒的蘑菇这个比方是不错的,所谓“毒瘤”吗不过毒蘑菇不吃可以,毒瘤不除可不行啊!handshake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7-23 10:45:10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兄,我是就事论事啊!不涉其他。
毒蘑菇都是以谄媚之颜引诱人采摘,不熟悉的人应征求当地农民们的意见,如果大多数人认为有毒,咱千万别去采它。
毒瘤即癌肿瘤就得视情况啦:初期小瘤早发现就早切除并还得削去周遭可能被污染的组织。但对晚期癌瘤,切除也晚矣!弄不好毒瘤已经扩散很大范围了。就是切除,基本仍是人财两空。所以医生都不愿收治这样的病人,而用编瞎话糊弄:没啥事儿,回去好好养着,想吃啥就吃,好吗。”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10-17 03:31 , Processed in 0.1350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