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古朱

杭城旧时街头小吃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19-7-30 20:51: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朱 于 2019-7-30 20:57 编辑

      酒酿有些地方叫醪糟,醪与捞同音,因此也可以见到写成捞糟的,杭州人习惯叫做甜酒酿。这是一种很古老的食品,也属于旧时街头小吃中的一种吧,一直延续至今。

      早先,甜酒酿是沿街叫卖的,卖甜酒酿的小贩挑一对箩筐,箩筐上放一只竹匾。箩筐里装着甜酒酿,一种用特制的甜酒酿钵头酿制的甜酒酿。竹匾上面也是甜酒酿,盖一块裁成四方的小玻璃做幌子,可以看得见玻璃下钵头里的甜酒酿,走一路喊一路:“小钵头甜酒酿……”

      弹棉花的店铺夏天是淡季,没有人大热天来弹棉花,一到夏天店铺主要靠做蚊虫香腌咸鸭蛋做甜酒酿来度日子,属于副业也可归属于主业。

      红卫兵革命小将认为甜酒酿纯粹是一种浪费粮食的做为,破四旧后,做甜酒酿的棉花店卖甜酒酿的小贩都不见了。

      做甜酒酿不难,许多家庭都会自己做来品尝,我外婆连做甜酒酿的酒药都自制。这个手艺现已失传,我只记得要用南瓜花,外婆会依据想吃甜味重点还是酒味重点来调节酒药的配方。

      我重新回到江南时,卖甜酒酿的小贩又出现了,不过不是挑担的而是骑个自行车。传统的甜酒酿钵头也不用了,代之以比它更轻更容易携带的搪瓷钵头。我们那个宿舍区有几个铁粉,他隔个星期会来叫卖一次,那时还要用粮票,一斤粮票可以买4钵。

      以后熟了,也简单聊几句,他家在塘栖,离我们四五十里地,来一趟也不容易。

      等我离开小镇回杭州前,那个小贩升级了,不知哪儿弄来一辆旧摩托,酒酿还是那个味。

      现在超市里也有卖酒酿的,但是超市里买来的是工厂化生产的产品,为了便于储存和运输,要经过灭活工序处理。所以吃起来似乎香味会欠缺一点,不过瘾。同样道理,超市菜场买的那些包装好的霉苋菜梗臭豆腐也都经过灭活处理的,同样会感到少了原有的味道。

      今年过年,在骆家庄菜场发现有现做的甜酒酿,买的人很多,挤过去买来一尝,不错!很巧几天后在电视上看到对这家摊头的介绍,说他是个大学毕业生,就业不理想,回来帮妈妈打造甜酒酿摊,他妈妈的传统手艺加上他的科学管理做出了名堂。

      小区马路对面新开了个菜市场,刚开张,铺面大都还空着,为了吸引顾客在搞促销。有个卖小钵头甜酒酿的摊头,一模一样的甜酒酿钵头长久不见,上面也盖着一小方玻璃,玻璃上薄薄的一层结露,与记忆中的一样!价格有点小贵。这正宗的甜酒酿钵头久违了,忍不住还是买了一罐,想吃完了钵头可以收藏。等我付完钱,摊主用一次性打包盒将甜酒酿倒进里面:“钵头是不卖的,卖一个少一个”。我突然觉得自己成了贪猫食盆买猫、贪驴搭背买驴故事里的主角,自觉好笑。

      父亲单位夏天发冷饮券,父亲不吃冷饮,他似乎除了酒什么都不感兴趣,全给了我们享用。

      那时候酒的供应很紧张,父亲经常面临断顿,听说上仓桥有个冷饮店可以用冷饮券换甜酒酿,我们就去换来,汤给父亲过酒瘾,渣渣我们兄妹几个分着吃。

      父亲过世后母亲一人过着空巢的日子,她心有灵犀似的估摸着我要来看她时,遇到卖甜酒酿的就会买两钵头甜酒酿放在菜厨里等我,这做法一直到我下岗她失智,我回杭州来陪护她时才结束。有时候日子没算准,甜酒酿在菜厨里放置多日过了头,我也只能在她面前装出很好吃的样子来。

      小老外很小的时候,我们经常在浙工大食堂用餐,有一次点了个蜜汁红枣,冰镇的,上面点缀着一小撮甜酒酿。我骗小老外说这是奇怪的饭饭让他尝尝,他吃了几次后便没了兴趣。不过知道了老老外喜欢吃甜酒酿,以后每次到超市总要提醒妈妈给外公买盒甜酒酿。

      这个特供待遇随着他上小学不知不觉就取消了。有时候看他上超市回来忍不住问一声,买了甜酒酿了没有,得到的只是白眼。

      不知为什么。


曾在黄河边牧过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9-7-30 21:01:58 |显示全部楼层
古朱 发表于 2019-7-30 20:51
酒酿有些地方叫醪糟,醪与捞同音,因此也可以见到写成捞糟的,杭州人习惯叫做甜酒酿。这是一种很古老 ...

文中所说的小老外指我的外孙,老老外当然是我这个老外公了。这提醒我,下一个专题就是小老外轶事了。希望大家能喜欢
曾在黄河边牧过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7-30 21:04:46 |显示全部楼层
你外婆真厉害,还会自制甜酒酿药,不过那时杭州的酒酿药好像很有名的,白色的粉块,我也常常给奶奶买。
现在做甜酒酿不用那么复杂了,直接网上买安琪甜酒曲,按照提示做就可以了。也尝试做过几次,做好放冰箱里,味道也是极好的。被你说得就馋了,明天去超市买糯米
天空没有留下痕迹,鸟儿却已经飞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9-8-25 22:11: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朱 于 2019-8-25 22:54 编辑

吃瓜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被套上了一顶吃瓜群众的桂冠。

      外甥女儿很小的时候告诉我,他爸爸最爱吃瓜了。不管是黄瓜丝瓜南瓜冬瓜苦瓜葫芦瓜都喜欢吃,每天都要有,哪天要是没有了他会到酱园里去买条酱瓜来。

      按规范,光吃菜肴里的瓜类是排不上吃瓜群众的,查询度娘“吃瓜群众”中的“瓜”,指的是西瓜。

      小时候家里很穷,经常有断顿的威胁。虽然窗下便是“日本佬昭武手里在杭州已经很有名了”的老许西瓜摊,可记忆中,家里从没买过一个囫囵的西瓜。

      老许有一把约莫一寸宽一尺长的西瓜刀,跟随他用了好多年了,估计也是日本佬昭武手里就开始用了吧。他用此刀把西瓜均匀的切成小块,陈列在一个玻璃制成的宝笼里,妈妈有时会去买几牙来给我们解馋,兄妹几个分着吃。

      现在看到的回忆文章,一说到老底子杭州的夏天,就会提到把西瓜浸在井里,吃冰镇西瓜。

      是有,但并不普遍。隔壁王奶奶家有口井,谁家要是去浸西瓜了,就像成了新闻。

      再说,有了钱也不一定能买到西瓜,有一段时间杭州流行西瓜票,可能大家都想不起来了吧。

      女儿两三岁时,我从煤矿回家来探亲,与两个妹妹陪女儿去虎跑新修的动物园玩。结束游玩在动物园门口的小店里有人在排队买西瓜,女儿想吃,妹妹排队到跟前被告知要凭西瓜票。那时候我妹妹对这侄女就像对待皇帝一样,小孩想吃没得吃,两个妹妹开始自责继而互相埋怨开了:家里有西瓜票,忘随身带来了。

      我知道有位宁夏回来的大姐分在这个小店,与她不是很熟,为了平息这场争吵,我老老脸皮去向小店里的售货员打听。

      这位大姐可能在店里人缘很好,我一问马上有人答话了,告诉我今天她休息,“找她有事么……”

      我老实相告,家里有西瓜票,忘带了,小孩想吃西瓜不能买……。

      一个年纪稍大点的,看上去像是负责人模样的大妈在边上听我们对话,听到这里头一偏,指示与我答话的售货员:“卖给他”。

      要不是有这回遭遇,我也不会知道,世上竟还有西瓜票这回事。那时候要在杭州当吃瓜群众首先要有西瓜票,而要取得西瓜票首先要有杭州的城市户口,要取得杭州户口仅比登天稍微多一点希望。你看看,那时候当个吃瓜群众也会那么的不容易。

      据说西瓜是张骞通西域时带来的,我们却溯着西瓜传播路线来到了宁夏插队落户。到宁夏当吃瓜群众就容易多了。

      青年队在黄河滩,滩田易灌不易排,自古以来没人敢在那里种西瓜。场部派来的瓜农老赵,老家徐州的老兵油子是个典型的犟侉子,找了块高岗点的地,种成功了,而且大丰收。

      收工回来路过,到瓜田捧一只瓜,记账,年底分红时才扣款。本队社员每斤0.01元,外队社员两分一斤,记得那年我扣了2.42元钱。

      不能简单的说我一年吃了242斤西瓜,还有其它的瓜果。而且,在瓜田吃瓜是不收钱不记账的,看瓜窝棚里有瓜皮抠出记号的瓜,这是留种的,瓜尽你吃,就是要把籽留下。

      西瓜田是不能连种的,连种要引起瓜瘟。一块地种过一茬西瓜后起码要隔五六年才能种,因此每年西瓜地都要换地方。有一年搬到了青年点的后面,那年正是文割大乱,我们晚上偷瓜,我曾有过记述,不再重复。

      现在的我满口假牙,咀嚼不成问题,但啃的功能没能恢复。想当吃瓜群众,要将西瓜切成一小粒一小粒的喂进嘴里才行。很麻烦,平时不多吃,还是脱离不了吃瓜群众的行列。

      谁发明的这个讨厌的吃瓜群众!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曾在黄河边牧过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9-8-28 15:33:4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朱 于 2019-8-28 15:36 编辑

      小辰光听到满大街卖西瓜的都在喊着卖海宁西瓜,误以为西瓜就是海宁产的,圆圆的墨绿的外皮。后来吃到宁波的三白瓜,瓜皮瓜瓤瓜籽全是近乎白色的,很甜很好吃。这种三白瓜,到了矿山还吃过几回。

      小孩子是不会去问津西瓜摊的,最多只会去买几牙尝尝。小孩子有了零钱最乐意的还是那些挑着担到处叫卖的瓜贩,特别是从游泳池出来,一路上会遇到好几个这样的瓜贩。

      挑担卖的瓜基本上就是黄金瓜、雪梨瓜和稍瓜三种。

      稍瓜有些店写的是沙瓜,据说是因为产于萧山砂地上故名。不过小贩吆喝起来还是“稍瓜黄金瓜”,准确的不知应该怎么写。这种瓜不知什么原因没能挺过漫长的十年艰辛探索,早早地就被淘汰。淘汰后有一种菜瓜顶了这个位置,但菜瓜吃口没稍瓜好,不久也乏人问津了。

      稍瓜最便宜,黄金瓜雪梨瓜可以卖到五六分钱,稍瓜只能卖三分钱,销路很好。稍瓜基本没有甜味,但脆,水分多,解渴。不用去皮,食用方便,我们游泳回来买的大都是稍瓜。

      黄金瓜外皮金黄色很漂亮,不大,犹有大人拳头般大小,外形像美式手榴弹。雪梨瓜皮白,有棱,略带点淡绿,没有黄金瓜甜。雪梨瓜又被叫做饭钵头瓜,熟透了很粉很面,能充饥。

      黄金瓜极甜味极好,刨去皮对剖开甩去瓜瓤和籽便可开吃。瓜瓤也叫瓜肚肠,比瓜肉还甜,我们这些从不讲究温良恭谦让的人吃起黄金瓜来,瓜肉瓜瓤一起哈呼。

      有一次,我与李旭嘎子从宁夏回杭州,到了苏州弃车登船,在轮船码头吃了碗鳝丝面,出外就见到了有卖黄金瓜的。宁夏没有黄金瓜,黄金瓜久违了!李旭在一旁阻止我,说刚吃完饭就吃瓜容易闹肚子,可我还是毫不犹豫的买了,照吃不误。

      宁夏的小瓜主打的一款叫香瓜,大小形状与黄金瓜相仿,略大点,皮是土绿色的有楞。去掉瓜皮,瓜肉像翡翠一样晶莹剔透,味极甜还带有一股令人愉悦的香味,好瓜!

      有一年我为队上看场,瓜田就在场边,种瓜的是个四川老汉,我白天闲了就在瓜田帮着给甜瓜打茬。甜瓜快要开园了,老汉与我说队里还没给他搭窝棚,晚上让我留心照看点。

      瓜农很看重开园,那是他们挑选的黄道吉日,没有开园是不能摘瓜的。

      下午去帮着打茬,发现有几个香瓜明显已熟,在阳光下隐隐透着诱人的清香,令人垂涎欲滴!我找了几个靠近地边的瓜,插上苇柴做标记,晚上摸到标记摘了瓜爬到麦柴垛上,望着星空啃着香瓜,美极了!

      第二天一早种瓜老汉把我叫醒,与我说昨晚有人偷瓜了,问我也没有听到动静,他说看脚印是往你的窝棚边走来的。然后把我领到瓜田,指给我看,这里摘了一个,那里又摘了一个……

      我觉得有点目瞪口呆,都传说那个种瓜老汉瓜是有数的,这回算是领教了。

      我是最大嫌疑,我暗暗庆幸我作案没留下案底,第一我是光脚作案,没穿鞋;第二销赃是在麦柴垛顶,查无实据。

      增岗公社宋墩大队有个侉子,是队里的记工员,平时给大家读报,人模人样的。有天队长来找他,说是瓜田昨晚遭贼了,他揉揉眼睛装模作样的问队长哪块田偷的多吗,队长弯腰捡起炕沿的皮鞋就走——那是杭州生产的皮鞋,鞋底花纹独特,瓜田留下的脚印就是这种花纹。逃不掉了,只得坦白从宽。我听他说过这件事,但我去偷瓜没穿鞋是因为近,懒得穿鞋。不是刻意的。

      从那以后,我再不敢染指那块瓜田了。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曾在黄河边牧过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8-29 12:16:55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古朱大哥的美文!一口气读下来,香香甜甜的,感觉日子都美了许多!
大凡能被写进文字里的食物,不是特别美味,就是特别美意,因此,作为饕餮一族的俺,就格外偏爱!尤其是在读的过程中尽享静好时光的感觉,已经不多得了。再次致谢!
二师十九团五连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8-29 16:39:51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吃到宁波的三白瓜,瓜皮瓜瓤瓜籽全是近乎白色的,很甜很好吃。”---古朱兄,这里的宁波是否是宁夏呀?三白瓜是西北特产,我们内蒙古也有,宁波也有吗?


    我们小时候被告知,黄金瓜的子不能吃,吃了会泻肚,以后一直会把瓜囊刮掉。其实瓜子部分的汁水非常甜,小时候经常会偷偷将瓜囊塞进嘴里,将汁水咽下然后吐出瓜子。


    杭州、嘉兴和上海的习俗基本雷同,对食物的称呼也雷同,所以读起来非常亲切。
活出真性情,我的生活最高境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9-8-30 21:36: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朱 于 2019-8-30 21:39 编辑
木一 发表于 2019-8-29 12:16
谢谢古朱大哥的美文!一口气读下来,香香甜甜的,感觉日子都美了许多!
大凡能被写进文字里的食物,不是特 ...

谢谢你的关注!
美味产生于饥饿,吃不成问题了美味也只有留在回忆中了,就像皇帝老儿吃过的鹦哥白玉汤,再也找不到了!
把记忆中的美味记下来,主要还是这属于安全题材!
内蒙人见面会问候“塞音拜诺”,宁夏人见面只会问“吃了么”,哪怕是在厕所外面见到。
酒后胡言,不要倒了你的好胃口。
再次感谢!
曾在黄河边牧过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9-8-30 21:51:46 |显示全部楼层
禾菱 发表于 2019-8-29 16:39
“后来吃到宁波的三白瓜,瓜皮瓜瓤瓜籽全是近乎白色的,很甜很好吃。”---古朱兄,这里的宁波是否是宁夏 ...

我最早吃到的三白瓜是在杭州,说是宁波余姚还不知哪儿的。
我写这篇时特意搜索了百度,三白瓜是以山西为产地的。矿山上吃三白瓜是矿供应科长家,他不知是甘肃还是内蒙弄来的。
黄金瓜的肚肠不能吃,我们小时候听到的也是吃了会拉肚子,我把这词儿忘了。谢谢提醒!
我写的东西不仅有杭州方言,时不时的还会夹杂几句宁夏话,没有我们的经历,很难弄明白。
比如,有南方人问我,勾子是什么东西。也有北方人问我,饭篮儿指的是什么。
我只是自娱自乐自以为是自我陶醉罢了!
请多多指教!
曾在黄河边牧过马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10-17 03:30 , Processed in 0.123926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