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8|回复: 19

内蒙兵团五十年祭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5 05:45: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兵团老头 于 2019-8-25 06:25 编辑

                   内蒙兵团五十年祭

    内蒙兵团成立五十年了,作为曾经的内蒙兵团战士不能不说点什么!

    五十年前的春天,也就是1969年春寒料峭的时候,我和很多同龄以及更多比我小的同学们来到了只在书本上听说的内蒙古巴彦淖尔盟、锡林郭勒盟、伊克昭盟----编进了只有梦中才能梦到的军队系列的团、连、排、班----总之一夜之间从学生变成兵团战士了。

    十年一觉兵团梦,醒来想想兵团的事,想想十年都干了些啥,怎么努力也想不起来了,影影乎乎有点过电影似的,镜头随着时间又越来越不那么完整-----

    内蒙兵团成立四十年的时候我写过一首诗叫《梦回兵团》,开头两句是:

    “总想把你忘记,

    而你却千百次的走进我的梦中---”

    现在觉得这两句写的真好,如果能够从头再来谁也不会那么小的年龄去兵团,谁也不会再想过兵团的苦日子,我一个女同学说她一想起兵团的日子就哆嗦,恨不得把兵团忘得一干二净!

    所以兵团战友争论很激烈的一个问题是青春有悔还是无悔,答案自在每个人的心中,无论悔与不悔,兵团的日子没有人再想回过头去过,但是兵团的日子又是那样的深深扎在每个兵团人心中。

    兵团四十年的时候很多人忍不住回去看看,而且说再看一眼以后不来了,哪儿想到过了十年,今年兵团五十年的时候,内蒙兵团战友聚会热潮空前,无论参加聚会的人数和聚会的规模都超过兵团四十年,几乎没有连队不聚会没有战友不惦念,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女同学也忍不住回了老连队,理由是:老了,以后来不了了!

    站在当年曾经战天斗地的地方,最令人震撼的是大自然的威力和世事沧桑----我曾经的二十三团四连落了片茫茫大地真干净,不是公路的里程碑佐证没有办法相信这里曾经有过内蒙古建设兵团。依然的黄沙滚滚淹没的一块砖头都没有留下,就像我们五十年前来的时候一模一样,不仅我的一个连队,二十三团十一个连队三千多年轻人在这个曾经叫巴拉亥的地方打拼了十年----

    面对一片空旷辽阔就像站在几千年前的古战场,寂静的那么可怕,人家正和你说这里曾经刀光剑影、几万人厮杀、伏尸千里、血流成河----无论人家说的怎么热闹,你心里总是怀疑:有过吗,真的有过吗?当年内蒙兵团应该是内蒙古最大的企业,十几万人横跨上千公里,不仅在农区牧区,当年的兵团化纤厂、180电厂,乌拉山化肥厂在全国都是技术领先的企业,如今都是听说和耳闻了---

    “我们亲手挖的水井早被黄沙覆盖,

    那条通往连部的小路也已蒿草青青----”

    面对一片废墟和空空如也很多人都有疑问:内蒙兵团真的有过吗---当然,内蒙古兵团真的是有过的,十几万在世的兵团战友可以作证!内蒙古兵团存在了六年,我1969年春天参加兵团到1979年秋天离开临河,整整十年---其中有一段时间不叫兵团叫农管局!

    去的时候我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回城的时候已经是四口之家的中年人,我和只去过兵团一两年的不一样,因为时间太长我对于兵团总是放不下,我也不可能放下,兵团给了我一个家还给了我很多终生的战友和朋友!

    我老伴也是1969年去兵团的,我的一双子女都是在兵团生的,如今我和老伴已经是古稀之年,如果有回忆一定是兵团往事,如果有聚会一定是当年的兵团战友召集,外出旅游,结伴的一定也是当年的兵团战友,我们一家子、我这一辈子已经不可能没有内蒙古兵团:“总想把你忘记,而你却千百次的走进我的梦中----”

    如今很多地方建知青博物馆建兵团博物馆,就是要记住这段往事回顾这段历史,这段往事这段历史不仅是兵团战友的人生也是共和国史的一部分,这些博物馆提醒我们不要忘记,其实我们也真的不会忘记,无论痛苦或者快乐,哪怕兵团六十年七十年只要我们活着!

                                       2019/8/24

兵团脱坯场上


老伴偷偷地给我买了一支钢笔


大舅哥小姨子也是我的兵团战友


回城的时候已经是四口之家


这里曾经是我的老连队,曾经有我们脱坯盖的营房和礼堂,如今又归于一片荒凉---

兵团战士老了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5 07:29:0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yy 于 2019-8-25 07:32 编辑


       合家早安!


       旧电脑罢工,更新换代后第一次登录兵网,有幸在此,稳坐沙发,从容品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8-25 07:53:49 |显示全部楼层
      不思量,自难忘。
    从我本意和情感上来说,我真的不愿回想那段岁月。因为不愿,所以很多当年的细节,别人都记得,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但是,就在古稀之年的今朝,偶尔也还会被噩梦惊醒。那噩梦是---人家都回城了,只留下我一人在那里......
活出真性情,我的生活最高境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5 09:37:39 |显示全部楼层
yyy 发表于 2019-8-25 07:29
合家早安!

老朋友上午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祝你在新的电脑上画出更绚丽的色彩!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5 09:42:06 |显示全部楼层
禾菱 发表于 2019-8-25 07:53
不思量,自难忘。
    从我本意和情感上来说,我真的不愿回想那段岁月。因为不愿,所以很多当年的细 ...

好事不怕晚,古人说天将降大任于你必先让你辛苦一番我看你虽然回来的晚但是比回来早的强的的多,祝你健康平安天天快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8-25 11:55:59 |显示全部楼层
整整五十年前的八月末,我们从保定火车站乘一专列赴内蒙古临河。说来,我们这拨人是被在设在“保定要务战校”(原保定女中)的3师21团招兵站招去的。听说楼主大嫂曾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但好像去23团与去21团的保定学生们分属两派呢。

楼主对兵团真得好好写写。说来您一单身小伙去,携妻带子女四人出!期间还捎带着为那首《我们是毛主席的兵团战士》作词!
我一直对“扎根边疆”不感冒,故攥着空拳去,孑然一身还,返城后从类似今天农民工的活干起。老了后对一生某段经历悔不悔其实没啥意思,过去的那篇翻过去了,悔有何用?不悔又咋。自己的路都是自个走出来的,时也运也啥时都离不开路还得自己选择并一步步走下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5 16:01:31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6 06:06:07 |显示全部楼层
朝克山 发表于 2019-8-25 11:55
整整五十年前的八月末,我们从保定火车站乘一专列赴内蒙古临河。说来,我们这拨人是被在设在“保定要务战校 ...

    朝版早上好,一直对于朝版高头大马的照片印象深刻,还看过朝版关于马的文章,所以印象中朝版在锡盟,但是其实朝版对巴盟好像更加熟悉。    应该是如你所说我老伴是保定女中的,她初中时是北京女八中----中学就没有男同学,保定在文革中派性严重,好像他们是三十八军派!二十三团就是三十八军组建的。
    是的,兵团渐去渐远剩下的只有回忆了,相信大家对于以后的路会越走越好,老了应该越活越明白!
    最近好像喝茶多爬山少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6 06:08:34 |显示全部楼层
黄河老汉 发表于 2019-8-25 16:01

老汉早上好,星斗来电话问我那张四连的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我说是建国拍的,我借用的,你还记得是什么时候拍的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8-26 06:49: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克山 于 2019-8-26 07:45 编辑
兵团老头 发表于 2019-8-26 06:06
朝版早上好,一直对于朝版高头大马的照片印象深刻,还看过朝版关于马的文章,所以印象中朝版在锡盟, ...

保定文革时期的两大派:“工总”(此派乃38军所支持)和“红楼”。去21团的应属“红楼”派,但除了少数人外,我发现大多数学生们其实都是“逍遥派”。我先后在临河(巴盟)、呼市和锡盟待过,锡盟待的年头远多于巴盟和呼市,五十年过去,我还是对巴盟的瓜(华莱士、西瓜)、葵花子和沙枣,呼市的烧卖,特别是锡盟的牛羊肉、奶制品深深的怀念,断不了那想吃的念想!
你最近还领孙子钓鱼吗?回家记住跟大嫂喊道:“老伴,赶紧老糖饼啊!大孙子鱼没钓着,但老念叨想吃奶奶烙的饼。
我现在依然天天活动着——长途健步走或爬山(山不在高,有山则登)。运动完后喝茶喝咖啡吃小点心那才享受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10-17 04:13 , Processed in 0.126489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