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06|回复: 38

小说《盲流韩三犟》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6 11:00:14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               盲流韩三犟(修改稿)

                            梅伟

一、韩三犟总跟他爹尿不到一个壶里,他爹说东他说西,他爹说吃干的他说得吃稀,反正这爷俩儿就是对着干,从没有俩人有过说到一起的时候。

村里人都说是三犟的不是,三犟却说是他爹的不是。村里人问:那你说你爹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哪里都不对。就说夜黑晌吃饭不让吃干的,就让喝稀饭,人在地里干一天活受得了吗?驴干一天活夜黑晌还得给二斤黑豆吃吃呢。

村里人说:那咱村谁家不是这样,家家都是夜黑晌喝稀的嘛。

三犟马上瞪大了眼:喝稀的喝稀的,还没吹灯肚里那点儿稀的就尿没了,一晚上就听肚里呱呱叫了。

村里人叹口气说:谁让咱村穷啊,不喝稀的你家的粮食能吃到秋粮下来?你爹总是你爹,你是他小,他说的就对的嘛,你不听他的听谁的,你才几岁岁呀。

几岁岁呀?三犟瞪起两只小眼儿说,我都十六了呀,我也能下地了呀,我一天不是也能挣五六个工分了吗?怎么我就非听我爹的呀。

村里人就笑,说:你是他小,他是你爹,你不听他的听谁的?

我就不听他的。

村里人笑得更厉害了,说:那你不是他揍的?

你才不是他揍的哪。三犟生气了,扔下一句愣话撅达撅达地走了。

村里人满脸的笑就凝聚在脸上,看着远去的三犟没有一点脾气。

村里人心里有气,就对三犟的爹说了这事儿,三犟爹就对人家赔不是,还把人家叫进家里喝水,让人家抽旱烟。村里人临出三犟的家门还说:你那个犟小跟谁都犟,谁的话也听不进去,那还行啦,真要好好管一管啦,不然以后连饭也吃不上了。

晚上,三犟爹就对三犟说:你谁的话都不听,你到底听谁的?

我想听谁的就听谁的。

人家说啦,你要再这样下去,总要到吃不上饭的时候。

吃不上饭?三犟笑了,明天我就走,离开这个穷家,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我就不信,这么大个世界,就没我一口饭吃?我走了别想我,看我吃得上饭吃不上饭。说完,三犟扭头睡觉去了。

三犟爹心里一颤,这货,闹不好明天真要闹出事情来呢。

第二天早上,三犟爹没等天亮就起了炕,走到三犟的屋里一看,不禁大惊失色,三犟这小子果真不见了影子。三犟爹拍着大腿叫了起来:啊、啊、啊,这个犟种,真个是走了,真个是走了!

三犟娘闻声也跑进来,看看没了三犟便号啕大哭起来,边哭边数唠:儿呀,儿呀,你小小的年纪,身上一分钱没有,一两粮票没带,你怎么吃饭呀。啊,啊,你还不饿死在外面啊。

三犟爹叫了两句,看看没什么办法,只得停止了喊叫,急急地跑到大队支书家里报告去了。

韩支书还在搂着老婆睡觉,听到急促的拍门声不知出了甚事情,起得身来开了门,见是三犟爹便问:咋啦,大早上的就这么大呼小叫的,死人啦?

三犟丢啦,三犟丢啦!

三犟丢啦?

丢啦丢啦,这个犟种,不能说啦,说一说就走啦。三犟爹把昨晚的拌嘴经过说了一遍,懊丧地蹲在了地上。

不能吧,就这么几句话,三犟他能离开家?他能去哪,一个小孩子嘛,离开家还不饿死在外头?

支书让三犟爹再等等看,没准儿到吃饭的时候就回来了。三犟爹也没别的办法,只得离开支书家,一路四边张望着,盼着能看到三犟的身影。

三犟没等天亮就起了身,喝了几口水,就顺着村里的小路走到了大路上。他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便信马由缰地走着。路边的玉米地绿油油的,玉米棒子已经长出了长长的淡紫色胡须,有的棒子咧开了嘴,露出了里面一排一排的黄粒粒。山风轻轻地吹过来,吹得玉米棵子刷刷响。

太阳离开山顶的时候,三犟就感觉到肚里呱呱叫得厉害,想吃东西的感觉就异常强烈起来。他向四周张望,大山里面除了一片一片的玉米地,没有甚其他的东西。哪有可吃的呢?这时,三犟想起了娘,想起了娘每天夜黑晌为全家熬的那锅稀饭,嘴里不由自主地有了口水。

太阳又升高了一截子,把近处远处的山岭照得错落有致,明明暗暗的。特别是阳光下的远山,更是让三犟感到神秘,他总想知道远山脚下到底有些什么,那里的村子和自己的穷山村有什么不一样?是不是也是每天夜黑晌都喝稀饭?在胡思乱想中,三犟有了一点点幻想,远山脚下的村子肯定夜黑晌不喝稀饭,肯定吃干饭。

离开家已经有几个钟点了,离那座远山也近了许多,也看到了那座远山脚下小山村里冒起的几缕炊烟,该是吃晌午饭的时候了。看到慢慢向天空飘散的炊烟,三犟的肚子更加强烈地感觉到饥饿,身体也感觉发软,几乎没有了再向前走的力气。在这个想法产生之后的一瞬间,他竟有了想转身回家的感觉,他又一次想到了娘熬的稀饭,虽然不愿意喝,但那毕竟可以撑圆自己的肚子。

这个想法的出现让三犟吃了一惊,而且感觉很不好意思,虽然独自身在旷无人迹的大山之中,他还是觉得羞愧。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出尔反尔,说话不算话,这可不是自己的脾气。

三犟恨不得大声骂自己几句,也恨不得打自己几下,可是这时不争气的肚子偏偏又叫了起来。

难道自己真要被自己的肚子送回家吗?

想到这里,三犟的犟劲儿又猛然从心里冒了出来:他娘的,我就不信,天地这么大,就没有一个让我吃饱肚子的地方儿?我就不信,吃饭就得依靠爹娘?就得天天喝那夜黑晌的稀饭?

三犟看着山路旁边玉米地里的嫩玉米,几次想去掰个玉米吃,可每次都想起爹说过的话,生产队的东西是一个玉米粒也不能往家里拿的。既然一个玉米粒都不能拿,那么想吃个嫩玉米就更不行了。

可是肚子却是个不争气的肚子,在顶头太阳的照晒下,一阵紧似一阵地叫唤着。更要命的还不是肚子的叫唤,而是身体的软弱无力,直接影响到三犟要寻找能够吃饱肚子的那个美妙地方的行动。

已经看得见那个冒着炊烟的小山村了,三犟仔细观察小山村的样子,觉得和自家的村子没甚两样儿,也是一样的土坯房,一样的小山村,一点特殊的样子都没有。

他猛然觉得失去了心中那一点点的希望,他觉得这个小山村夜黑晌一定也是稀饭。

三犟一下子躺在了玉米地的斜坡上,觉得一点力气都没了,只想吃东西,哪怕吃草也行。他想睡觉,他闭上了眼睛。但是肚子饿得厉害,甚至有些疼痛,那种肚子饿的疼痛让他睡不着,心里只想到吃、吃、吃,只要能咬得动的东西都想往嘴里塞。

微风吹动着玉米棵子,刷拉拉的声音使三犟睁开了眼睛,一个硕大的玉米棒子微微晃动,似乎在向三犟点头儿。玉米棒子已经咧开了嘴儿,露出了两三排整齐的黄黄的玉米粒儿,玉米粒儿上的一绺玉米须,像是一个正在微笑的和蔼老头儿的胡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7 07:16:51 |显示全部楼层
犟的可爱--


哈哈,不会是大叶幼时的缩影?;
P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7 11:11:10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8-27 07:16
犟的可爱--

不是,胡编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7 17:34:30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8-27 07:16
犟的可爱--

可是三犟更注意的还是那几排嫩黄的玉米粒,他知道,那东西能填饱自己的肚子。
饥饿的肚子又叫唤起来,这呱呱的声音让三犟有了想法儿,就掰几个玉米吃吧。当他向玉米伸出手的时候,他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声音:贼!
贼?!这个念头使三犟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我家几辈子都受穷,可是没有出一个贼人,到我这儿可不能出个贼人啊,那样就会辱没了先人啊!他把手放回原处,继续忍耐饥饿的煎熬。
肚子里的饥饿感越来越强烈了,但三犟忍了一次又一次。
当太阳到了天空正中的时候,三犟的肚子已经开始连续地呱呱叫了,就是说三犟已经到了不能忍受的饥饿程度。他的手在向玉米伸出去几次之后,饥饿终于促使他有了行动。这会儿的三犟一跃而起,伸手就把那个硕大的嫩嫩的大玉米棒子掰到了手里,又几下子撕开玉米皮,急急地低下头去,张开嘴大啃起来。
太香甜啦,太好吃啦,太美啦!
终于吃饱了,三犟不知道吃了几个玉米棒子,摸摸自己已经鼓起来的肚子,沉浸在从来没有过的幸福之中。

三犟娘已经哭泣了好几天,滴水不进。三犟爹看着三犟娘,默默无言地吧嗒着烟袋,眼里也满是泪水。他很是后悔,他知道儿子是个犟货,是个招惹不得的东西,却无意中招惹了那个东西。现在,三犟爹跑遍了四周的村子,到处打听三犟的下落,可是没有一个人看见,都说不知三犟到什么地方去了。三犟爹不愿回家,他不愿面对三犟娘的眼泪,他一看见三犟娘的眼泪心里就发酸、就疼。
街坊们也陆续来过,但他们除了说些宽慰的话之外,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有两个三犟的好伙伴儿,还去了更远的村子打听,也没有什么结果。
又是几天,三犟仍然没有消息,村子里的人们也不来了,三犟家的院子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三犟爹由怜到怨、由怨到恨,竟然站在三犟娘的面前大骂三犟:这个犟货,这个犟驴,我这个当爹的就说不得他了?找不着好啊,就让他死在外面,还省了一份口粮。
三犟娘一听又哭了起来:他爹啊,你再去打听打听,你好歹也养了他十几年啦。他是死是活,咱们好歹也得见个尸首啊。
三犟爹恨恨地敲了敲烟袋,起身走出家门,眼里不由自主地流出了泪水。

沉浸在幸福之中的三犟并没有想到爹娘如何着急,他也不知道爹娘为他流了多少的眼泪,更不知道娘吃没吃饭。他在第一次吃饱了肚子之后,竟然躺在玉米地的草丛中睡着了。太阳的温暖使三犟睡得很美、很甜,如果不是几只小虫爬到他脸上,他还会再睡上两个钟点。三犟感觉到脸上的蠕动,蠕动使他感觉到十分痒痒,他醒了。
醒了的三犟睁开了眼睛,发现太阳走到了西边的天空,美丽的晚霞映得天空挺明亮,这反而使他一下子想到了晚上,想到了晚上自己应该住到哪里。到底是十几岁的孩子,在这一刻,他多多少少有点害怕,心也有些抽抽戳戳的感觉。三犟站起身来,拍打拍打身上的草棍儿和土,向四周了望。除去不远处的小山村,在这片荒原上看不到其他的可以过夜的地方儿了,这使他下了决心,去那个小山村。
三犟的突然到来,使小山村竟热闹了起来,很多小孩子都跑出来看他,这使三犟着实有些不好意思,他怕人家说他是个要饭的。生产队队长也知道了三犟的到来,他是从几个小孩子的嘴里知道的,说不知从哪里来了个要饭的小孩,正在街上站着哩。队长马上跑出去,就看到了三犟,就问他:你这个后生子来这村里找谁?
三犟说:我谁也不找。
那你要去哪儿?
我也不知道。
队长心里疑惑,难道这么小的孩子真的没有父母管了,真的出来要饭了?他看着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心想这小孩子夜晚要是没地方住,别再让狼吃了,就让三犟先去自己家吧。
坐在队长家的炕头儿以后,三犟觉得就像到了家一样,队长家里也是光秃秃的,炕上也是铺了一张破炕席,两床破被子,地上一口破水缸。特别是天黑以后吃的饭,和爹给他吃的一样,也是稀饭。不过三犟觉得队长比爹好,队长没有说他什么,只是问了问他叫什么,从哪来到哪去,为什么离开家,其他的一概不打听。这让三犟心里坦然了,觉得这个队长没有爹那么嘴碎。
夜晚的觉睡得很实,三犟早上起来竟以为是在自己家里,他连声喊娘:娘,娘。但是在睁开眼睛以后,他看到了队长的孩子正端着一盆水放到地上,脸盆里面放着一块灰布。孩子看三犟睁眼了,就说:爹让你洗脸。
这时队长也进了屋子,摸了摸三犟的头,说:后生子,起来吧。起来吃饭,吃了饭我送你回家。
我不回家。三犟坚决地说。
你不回家,你爹娘不着急呀?
我说不回家就不回家。说完起身要走。
队长忙说:别急别急,先喝稀饭。
三犟说:喝了稀饭我也不回家,你让我走。
队长看了一眼三犟,觉得这个孩子肯定是个犟种,叹了一口气说:你喝稀饭吧,喝饱了再走。
三犟使劲看了几眼队长,便低下头喝稀饭。他喝了两碗稀饭,肚子还不饱,可是他实在不好意思再喝了,就放下了碗,然后直直地看着队长,说:大叔,我想走了。
队长说:既然你实在不愿意回家,那你就走吧,留在我这村也是吃不饱饭。他朝院子里喊了一声儿,队长的婆娘就进了屋子,手里托着几个菜窝头,放到了三犟的手边儿。队长说:家里也没啥好东西,只有几个菜窝头,你留在路上吃吧。
三犟哭了,他觉得队长真像爹,只是没爹那么碎嘴子。
队长送三犟出门儿的时候又说:记着,找着吃饱肚子的地方给我捎个信儿,我们村也吃不饱肚子啊。
三犟是流着泪离开的村子,他站在村边的土路上,最后朝队长挥挥手,扭头向着西边走去。在三犟的眼睛里,身后的小山村渐渐地消失了,只留下飘在半天上的缕缕炊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8 06:58:26 |显示全部楼层
大叶 发表于 2019-8-27 17:34
可是三犟更注意的还是那几排嫩黄的玉米粒,他知道,那东西能填饱自己的肚子。
饥饿的肚子又叫唤起来,这 ...

二、可能是在三犟离开家第二十四五天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座比自己家的小山村大得多的村子,有几座楼房,有几条街道,人也比村子里的人多多了,还能不时看到几辆奔驰而过的汽车。有人告诉他,这是海渤湾。
三犟一大早就踟躇在海渤湾的街头,看着街上稀稀拉拉走过的行人,不知道自己今天能不能吃饱肚子。每当肚子呱呱叫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家中的稀饭,有时也想到山中的玉米,他觉得那玉米是他吃过的最好的东西。站在街上,三犟胡思乱想中还几次想到了偷,他想去饭馆偷几个馒头,要不就偷几个烧饼,最好能偷点剩菜,觉得剩菜一定非常好吃。这个想法让他有种心悸的感觉,但每次饿了的时候这种想法就会不由自主地出现在脑袋里。三犟对偷的想法非常害怕,怕自己一不留神就做了贼人;他又一次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不是贼,根本就不可能去当贼的,他家几辈子就是再穷也是良民百姓,从没有出过一个做贼的。
可是,三犟想到了山中的玉米。
山中的玉米不时使三犟害怕,因为山中的玉米老是与偷的想法一块冒出来,有几次竟促使他走进饭馆,站在那里贪婪地看着散发着麦香的馒头。
比饥饿更要命的是海渤湾的气温明显比自家小山村低,这里的早晚已经让人感到寒凉,而且一天比一天冷。寒冷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他已经到海渤湾七八天了,还没有找到一个踏踏实实吃饭的地方,这和他从家里跑出来时的想法差了十万八千里,心里似乎有了丝丝缕缕的忧虑。但是,三犟是个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东西,就是到了吃不着饭的时候,他也不想回家。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三犟走投无路、真真没有办法的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壮汉走到他面前,问他是甚地方的人,来海渤湾干甚,现在住在甚地方。三犟看着壮汉心里有些害怕,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回了人家的问话。那壮汉说:你愿不愿意跟我去干活?保证你有饱饭吃。
一听说有饱饭吃,三犟一下子蹦了起来,大声地喊道:我去我去,有饱饭吃我干甚都去!大叔,我甚都会干,你说干甚吧?
壮汉使劲儿拍了拍三犟的肩膀,又用力压了一下,说:行啦,你跟我到窑场吧,到了窑场多卖力气,吃个饱饭还有问题?
到窑场干甚?三犟睁大眼睛问。
摔砖坯、装窑。干得了吗?
大叔,你瞧我这胳膊,多粗。
壮汉捏了捏三犟的胳膊,笑了,说:你看看我的胳膊。
三犟一看,大叔的胳膊比自己的腿还粗,但他的嘴仍然不软:大叔,你比我大二三十岁,等我到了你那岁数,我的胳膊肯定比你的粗。
壮汉咧开大嘴哈哈地笑了:对对对,你那时是比我的粗。走吧,拿上你的东西,咱到窑场去。
我甚也没有。三犟低下头说。
壮汉叹了口气说:唉,苦孩子。走吧,跟我到窑场吃个饱饭吧。

窑场坐落在一片荒原上,一望无际的荒原上只有两座砖窑矗立在那里,冒着淡淡的青烟。窑场上码放着一排排的砖坯,有一些人正在窑场里干活。壮汉领着三犟进窑场的时候,人们都跟壮汉打招呼,三犟这才知道壮汉是窑场的老板,姓王,人们叫他王场长。
王场长把三犟交给一个身材瘦小四十多岁脸色黢黑黢黑的人,说:老赵头,这孩子交给你了,先带他去伙房吃饭,再给他找个睡觉的地方儿。对了,还得给他找套铺盖,干活吃饭的时候都叫着点儿。
那人抬头溜了一眼三犟,面无表情地答道:行。
三犟看着那个人有些害怕,心想这是个甚人哩,就对王场长说:大叔,我想跟你在一块儿。
跟我在一块儿,你给我提尿壶啊?
王场长的话一出口,脸色黢黑看不出甚表情的老赵头却嘿嘿地笑了,脸上也有了极不正经的表情,说:给你提尿壶咋啦?你就当养个儿子嘛,你又没揍出个儿子。
当养个儿子?王场长摸了摸脑袋,行,那就当捡了个儿子吧,谁叫我没儿子呢。
老赵头冲三犟嘻皮笑脸地说:还不快去好好伺候你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9 02:37:07 |显示全部楼层
大叶 发表于 2019-8-28 06:58
二、可能是在三犟离开家第二十四五天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座比自己家的小山村大得多的村子,有几座楼房,有 ...

三、三犟真的天天给王场长提起了尿壶,谁也拦不住。
三犟就住在王场长旁边的土房子里,和王场长住的土房子隔着一堵墙。
三犟的肚子吃饱了,但没有忘记王场长说的话,每天天一亮,估摸着王场长醒了的时候,就推开王场长的房门,进去先把尿壶提出去,洗涮干净了再放到炕边的角落里。王场长不让三犟提尿壶,但三犟不干,非提不可,怎么劝都不听,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王场长最后妥协了,也知道了三犟的犟劲儿,说:你真是个三犟啊。我以后有钱了,买几条牛和你做伴儿,看看你和牛谁犟得过谁。
三犟说:干爹,我比牛犟。
王场长笑了,说:你是比牛犟,你是我见过的最犟最犟的小后生了。他很喜欢三犟,他看三犟的时候,总是流露出一丝怜爱的目光。

窑场的活儿很累,天一亮,所有的人就得从炕上爬起来,拉屎,撒尿,然后端上大海碗,去伙房盛上一大碗小米稀饭,抓上几个糜子面发糕,再往碗里扒拉点儿大萝卜咸菜,就蹲在地上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在窑场里,每个人都要从天亮干到天黑,脱坯,装窑,整个窑场一片忙碌。虽然窑场的活儿很累,可是三犟觉得这里很好,比自家好多了,好得像上了天堂,虽然他不知道天堂甚样。这是因为他自从到了窑场以后就可以吃饱肚子了,再也不是每天夜黑晌喝稀饭了,再也不用为饿肚子发愁了,脸上便整日里堆满了笑。吃饱了肚子的三犟其实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也是个特别勤快的孩子。他在窑场里见什么活儿都伸把手,从不偷懒耍滑,大家就都很喜欢他。
现在的三犟是吃得饱睡得着,满足极了,惟一不喜欢的就是做梦,因为经常梦到家乡穷困的小山村,干了一天的累活以后凑在油灯下喝稀粥,那粥稀得看不见谷米。三犟的心里难受啊,咋老喝稀的,明天咋摔坯。忽然王场长来了,对着爹娘吼道:你们是亲爹娘吗?咋老让我干儿子喝稀的,后生正长身体呢。三犟就哭,抽抽噎噎地哭得好伤心。一哭三犟就醒了,擦擦脸上的泪水,又摸摸鼓鼓的肚皮,心想,咋又做这个乱七八糟的破毬梦了。
王场长让三犟干些杂活儿,可是三犟不干,非要去干摔坯的活儿。王场长说:那也好,干点累活儿也好,能让你长成像我这么粗的胳膊。
三犟就开始摔坯。在坯场上,他鼓着嘴、憋着气,使劲儿和泥,然后把泥摔进坯模里,再端到旁边的场地上扣在地上。老赵头看到三犟摔坯的笨拙样子笑了,说:三犟啊三犟,你看看你那个笨鸭子样儿,一天能摔二百块儿坯吗?
三犟一听老赵头说他笨鸭子就来了气:那你说,一天摔多少块儿坯才不是笨鸭子?
怎么也得三千块儿吧。老赵头使劲儿擤了一下鼻涕说。
三千块儿就三千块儿,我就不信我摔不了三千块坯!三犟脖子一梗,话就硬邦邦地甩了出来。
老赵头知道三犟的犟劲儿又上来了,就故意逗他说:你这个小后生要能一天摔三千块坯,我就能三百天不喝酒。
三犟一听这话马上回道:我要摔不到三千块坯,我就三百天不吃饭!
好,咱俩一言为定,谁做不到谁是灰毛驴。老赵头边说边哈哈地大笑起来,又故意从兜里掏出几张毛票说:打酒去喽,打酒去喽。
三犟就气鼓鼓地瞪着老赵头,心里却下了狠心,一定要摔到三千块坯,让你老赵头三百天喝不着酒,急死你个老赵头。
第二天鸡还没叫的时候,三犟就从炕上爬起来,一个人到了窑场上和泥摔坯。摔坯的活儿累啊,摔一天的砖坯浑身像散了架一样,躺在炕上动都不愿意动,甚至连吃饭这样最最幸福的事情三犟都不愿意干了。
王场长早上醒来的时候没见到三犟,因为没见到三犟进来提尿壶。他觉得很奇怪,这个后生子,今天睡懒觉啦?他穿衣起炕,自己把尿壶提了出去,顺便推开三犟住的土房子门看看,怎么没人?他喊:三犟,三犟。
老赵头从另外一间土房子的门里探出头来说:准是在窑场上摔坯呢。
你怎么知道?
他说他要每天摔三千块坯呢。
准是你小子鼓捣的吧?
老赵头嘿嘿地坏笑着,忙忙地把个瘦小的脑袋缩回了门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9 07:44:4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鲁克 于 2019-8-29 07:45 编辑
大叶 发表于 2019-8-29 02:37
三、三犟真的天天给王场长提起了尿壶,谁也拦不住。
三犟就住在王场长旁边的土房子里,和王场长住的土房 ...

王场长老酒鬼,老赵头蔫损坏--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9 08:16:28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8-29 07:44
王场长老酒鬼,老赵头蔫损坏--

谢谢鲁克先生阅读我的破小说。谢谢啦,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9 18:08:33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8-29 07:44
王场长老酒鬼,老赵头蔫损坏--

三犟一鼓作气地干了两个月,终于闯过了摔坯这个艰苦的难关。现在三犟不再浑身酸疼了,干摔坯的活儿也应付自如了,一天也能摔三四千块坯了。三犟想,终于能和其他的人摔一样多的砖坯了,连吃饭都觉得硬气。他觉得心里踏实多了,他还觉得自己终于靠着自己的力气吃饭了,再也不是一个白吃干饭的人了。他甚至想到了爹说他总有吃不上饭的时候,现在事实证明爹的那套说法是错误的,三犟我谁也不靠,就靠自己也能吃上饭,并且能吃饱饭。想到这里,三犟的心里有了胜利的感觉,但一刹那之后,他的心里突然又是一阵疼痛:出来这么长时间了,爹娘怎么样了,是不是每天夜黑晌还喝稀饭呢?娘想我了吗?娘哭了吗?他们就没出来找找我吗?想到这儿,三犟鼻子一酸,眼泪顺着让太阳晒得黢黑的脸上流了下来,他想,爹娘是不是以为自己已经死在外面了。
三犟开始想善良的娘和碎嘴子的爹了。

就在三犟每天摔出三千块砖坯的时候 ,老赵头开始耍赖了,他不但没有三百天不喝酒,就是一天三顿的酒都没少过。三犟不干,说:我好歹也叫你个老赵叔,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你让我怎么尊重你啊。
老赵头嘿嘿地笑,赖皮赖脸地说:你就饶老赵叔一回行不行?
三犟脖子一梗:不行!人说话要算数。
求求你啦,我的好后生。
不行不行。三犟仍然不依不饶。
这时老赵头眼睛一亮,一指三犟的身后说:你干爹来了。
趁三犟回头儿的工夫,老赵头想来个金蝉脱壳,没想到却被王场长叫住了:老赵头,我正要找你呢。
老赵头问:甚事?
这么回事儿。现在兵团成立了,你没见大批的人马都开进来了吗?看那样子要在这里长期扎下去。现在他们都是号老百姓的房子住,我想他们不能长期这么住下去,他们肯定要盖营房,那时就需要大量的砖啊。
那咱就烧呗。
不是烧不烧的问题,是咱们烧多少的问题。就咱们现在这两座小砖窑,十天烧不了几万块砖,不够啊。我想再堆两座砖窑,总共四座窑,又怕你烧不过来,想让你带个徒弟。
好啊,你说带谁?
带带三犟吧,我看他行。王场长边说边拍三犟的肩膀。
行,行。老赵头很高兴。
王场长说:三犟,来给师傅磕头。
三犟说:我不给他磕头,他说话不算数。
王场长问:咋啦?
他说他三百天不喝酒,可他顿顿喝。
王场长笑了:你不让他喝酒咋行,就是他爹咽了气也拦不住他喝酒呀。快来吧,磕了头你就打酒去,你这个徒弟得请他喝酒,不然他就不好好教你烧窑。
老赵头赖皮赖脸地坏笑着说:怎么样徒弟?买酒去吧,师傅要喝酒了。
喝酒?我不给说话不算话的人买酒。
三犟说到做到,在做了老赵头的徒弟以后,还是赌着气不给老赵头买酒。老赵头也不生气,反倒在喝酒的时候总要让三犟尝尝:你喝喝,你喝喝。三犟不喝,老赵头就自顾自地喝,还说三犟不是个男人,不敢喝酒的男人做不得大事情。他那双黑黢黢的手抓住酒瓶子,嘴对嘴地喝了一口又一口,然后就躺在砖窑火口旁边的柴禾堆上,脸朝着天上的星星使劲儿地吼:正月里呀正月正,正月十五挂红灯,红灯呀挂在呀大门那个外……
老赵头是个很精明的人,据说还懂点儿医道,能给人开个小药甚的,窑场里的人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找他看病,而这时老赵头的神色就郑重起来,目不斜视,仔细地给人家望闻问切,最后或是给人家开个小药方,或是给人家捏捏拿拿,或是扎上几针。有人说因为闹灾荒那几年吃不饱肚子,老赵头就从河北老家逃荒出来走了西口,漂泊在河套一带,走过河套的很多地方,也干过很多骡马都不干的营生,挨过饿受过穷,经历了很多事情。也有人说他是因为生产队太穷,每天吃不饱肚子,生生把个老婆给饿跑了,据说有人在河套那一带见过他老婆,他就一个人走西口找老婆。老赵头对世道看得非常清楚、透彻,可以说什么事儿到了他的眼里都不屑一顾,尤其是说到老百姓吃不上饭的时候,就会流露出极其不屑的神色说:吃不上饭?!那是自己不动脑子,从哪儿找不着几个窝头呢?我告你说,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儿,活人能让尿憋死?
刚跟老赵头学烧火的时候,三犟对老赵头每天没命地喝酒不习惯,后来慢慢地竟然习惯了,如果一天看不到老赵头喝酒、听不到老赵头唱红灯挂在大门外,心里就觉得少了些甚东西似的。但三犟不明白,这个老赵头,咋就知道喝酒?时日一多,三犟渐渐地和老赵头融合到一起了,也在老赵头唱红灯挂在大门外的时候跟着乱吼,觉得吼上一阵能让自己痛快。三犟吼叫时声嘶力竭的,像是夜晚草原上的一只狼。
三犟总觉得红灯挂在大门外的歌儿不好听,他喜欢雄壮有力的歌曲。有一次他跟车去给兵团连队送砖,听见过兵团战士们唱歌,那些兵团战士排着整齐的队伍,一边走一边唱,威武雄壮,可是让三犟眼馋得不行。他不禁在心里暗暗地想,甚时候咱也能排在他们的队伍里呀。更让他向往兵团战士生活的,是他觉得兵团战士唱的那首叫甚呀的歌极合自己的心意: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是,哪里有甚救世主呀,今天我吃饱饭靠的都是自己,连爹娘都靠不上。他开始哼哼了:从来就没甚救世主……
但是三犟坚决不跟老赵头学喝酒,他说他从娘肚子里出来就没见过自己的爹喝酒,他说他爹穷得天天夜黑晌喝稀粥,哪有钱喝酒,喝酒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30 08:41:40 |显示全部楼层
大叶 发表于 2019-8-29 18:08
三犟一鼓作气地干了两个月,终于闯过了摔坯这个艰苦的难关。现在三犟不再浑身酸疼了,干摔坯的活儿也应付 ...

四、老赵头来窑场已有几年了,烧火很有一套,烧出的每一窑砖都响当当的,很得王场长的信任,因此工钱也比其他的人多几十块钱。在这个窑场,老赵头可以说是个有钱人,但没见他给什么人寄过钱,所以窑场里的人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亲人,只知道他在离窑场十几里地的二羊圪旦那个村子有个相好女人,还听说那个三十多岁姓齐的女人是个寡妇,人长得十分漂亮。但是老赵头从不说这事情,他和齐寡妇是怎么认识的、俩人在一起的浪漫故事别人一点都不知道。
三犟是窑场里惟一见过齐寡妇的人,那是师傅叫他去给齐寡妇送钱的时候见的。那天也不知谁给老赵头捎来个甚口信,急得老赵头左右转磨,想走又不敢走,因为几座砖窑正在要劲儿的时候,他怕自己一走坏了几窑砖,那损失就大了,也没法儿向王场长交代。想过来想过去,老赵头只好讪讪地对三犟说:你去给师傅办个事情,跑一趟二羊圪旦,知道哇?
三犟说知道。
老赵头说:知道就好。这是三十块钱,还有我抓的几服药,马上给齐玉娥送去,路上别耍,要快。
谁是个齐玉娥?三犟故意装傻。
老赵头说:还有谁?你师娘呗,去二羊圪旦一打听齐寡妇连狗都知道。快去吧,钱可不敢丢了哇。
三犟去了二羊圪旦,向村里人打听齐玉娥,有人就一脸坏笑地说:齐寡妇哇,知道知道。就给三犟指路,于是三犟就见到一个很漂亮的女子,白白净净的脸上一对大眼睛,流露出焦急和忧虑。三犟还看见齐寡妇的土房子里有三个小孩,一个小孩躺在土炕上,小脸通红,一看就是病了。三犟把紧紧攥在手里的三十块钱和几服药递给齐寡妇,齐寡妇的眼泪就下来了:谢谢你啊后生子,你送来的是救命钱啊!回去跟老赵说,我谢谢他了。
回窑场的路上,三犟脑子里一直是齐寡妇和三个孩子的影子,心里有了疑惑,师傅咋不说自己有仨孩子呢?怕甚啊?谁还没个孩子。
老赵头一见到三犟就急急地问:咋样?都送到了?
送到了。
孩子病得咋样?你师娘说甚了?
就说谢谢你。
没说其他的?老赵头急切地问。
就说谢谢你。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9-22 20:34 , Processed in 0.123698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