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58|回复: 34

《难忘的日子》-续篇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9 18:16: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五月的風 于 2019-9-11 18:42 编辑

九月八号,是青岛参加内蒙兵团出发的日子,细算起来今天还在去往兵团的旅途中,这是一个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我在青岛战友微群发帖专题就是四十九年前出发的日子。
往事不堪回首每当九月八号这一天不经意都会想起去兵团出发的日子,甚至于在那天下雨的情景以至于怎么集合又怎么去的火车站的那些细节都记忆犹新的呈现在眼前,尤其是在火车站送别的场面,大家不会忘记在那一刻与家人分别的场面令人难过和感慨。甚至在火车一路西行所发生的一些事儿也是记忆犹新,在一个叫“东风车站”临时停车一个多小时(这个火车站在淄博附近)很多人都走出了车厢我也随大流得出了车站,在车站旁的邮电局里看到好多人争着买邮票我还买了十张八分的邮票,拿到手一看,邮票图案是运动员在做各种项目的姿势(现在知道了这应该是纪念邮票吧)列车半夜时分到达济南车站,只见站台上有排列欢迎人群,看到了高挂的横幅上写着“热烈欢送青岛知青参加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站台上锣鼓喧天口号声汇成一片,听说有省领导亲自到车厢慰问,不过我所在的车厢没见着。那为嘛青岛知青省领导会如此重视,这些答案在探家的时候有了说法,详情请看《难忘的日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9 18:18:25 |显示全部楼层
在青岛微群大家踊跃发言,这是尚爱暖在想起往事时由衷到心声:“九月八号,永生难忘,从这一天开始,改写了我们的命运,想起这些,泪湿双眼我们这一代人,附出的代价太多太大,活到了现在的岁数,誰关心过,谁补偿过,全靠我们自己,坎坷的一生,真是悲哀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9 18:31: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五月的風 于 2019-9-9 18:42 编辑


照片是十四班报社积肥战友在昆区八一公园的集体照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9 18:41:00 |显示全部楼层
说的是啊,社会潮流不得已而为之,咱这帮人在家里面也是不受待见,说这话或许有不同意见,见谅!返城回家没工作(起码待业一年)参加工作三十几块钱的月工资能养家(绝对的两手空空从兵团回来的)想起回来后的尴尬遭遇绝对忘不掉,人生靠自己这话不错,“活到现在的岁数了,谁关心过?”咱们这代人付出的代价太多太大坎坷的一生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9 18:44:16 |显示全部楼层
在谈到参加兵团的初衷,我说了,我是被别人硬拉着报的名,是稀里糊涂参加了兵团的,尚爱暖深有感触地说“我们都是稀里糊涂被送到了那么远的地方,那时我们可还是孩子啊,看看现在这么大的孩子能干什么?可我们已经独立生活参加农业生产了,多脏多累多苦的活我们都得干,去到那里的第二年,我就被派到包头去集肥,想想那真不是人干的活,穿上靴子跳到厕所的坑里,用铁锹把粪铲到小推车里,冬天还好点,到了夏天没法干,有一次因厕所的砖头不结实了,我一下掉到了厕所的大坑里,满身的粪便,现在想起来真是难过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9 20:42:43 |显示全部楼层
在兵团受那么多的苦,也只有我们这一代人顶得住,尚爱暖,好样的!曾经受过的苦和累我们最了解也最心疼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10 12:46:00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十四班在昆区日报社积肥点战友的集体照


本照片是驻包头日报社军代表给拍摄的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10 13:09:19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积肥点是四连在包头的主要积肥来源,给四连贡献最大,这也是十四班不怕苦累,克服种种困难所有的战果,并且受到了十八团的嘉奖,这个积肥点由排长带队,她们不愧是四连的排头兵。
尚爱暖身材不高脏累活抢着干得到了战友们的一致好评,也为咱青岛战友争光添彩,那个时候战友们都有上进心,尤其是想加入共青团组织却一直被排外,这其中的原因直到现在才被解开,所以说埋头苦干吃苦耐劳不一定能捞好,有时在想,得亏都返城了,不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10 13:20: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五月的風 于 2019-9-10 13:49 编辑

在谈到参加兵团时候的一些事儿时,尚爱暖情不自禁滴说起了她报名兵团经过;“我记得最清楚的是被批准去兵团了,迁户口的那一天,回家跟我妈要户口本,她是从锁 着的木箱子里把户口本拿给我的,原来她怕我偷偷的把户口迁走,因为她一直不同意我去的。拿了户口本我去派出所把户口迁出来,从派出所怎么走回家的我都不知道,脑子是空的,一片空白,从此以后就不是青岛的人了,多可怕呀。其实当时我应该去农村插队的,家里不同意,我又报名去三线兵工厂,家的还是不同意,非让我回原籍奶奶家去,我不愿意去,就报名去了內蒙兵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10 13:37:39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1970年9月8日赴蒙即将离开青岛之时,刘潘晓无不感慨说道;“下午,火车站铃声第二次响起,赴内蒙的车轮慢慢启动了,我们各归个座,随着火车一声汽笛吼鸣,车厢里顿时一片嚎哭,泪若倾盆,那一刻我隔着人群透过车窗,看见父亲与大姐已泪流满面。但我没流泪,我知道那是我必须要去的地方。无论那个未知的远方什么样,都是我必须接受的,”
上面文字略微修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9-22 20:15 , Processed in 0.122786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