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五月的風

《难忘的日子》-续篇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群里正在流传一个小视频,是敬一丹在讲述他们的家事,她的故事怎样另说就是用朗诵的方式讲故事总觉得再好的情结也被拖沓了,其中说到了知青时候吃病号饭的事,不由得也想起了那个时候我也曾经吃过病号饭的,好像是两次,都是因为我的胃病导致的,不过从没有去医院瞧过,每次犯病能忍则忍,顶多也就是休息一天就好了,有时候连医务室都懒得去开药,也因此遭到了有人质疑我是否在装病,现在回想起来并非是我思想狭隘而是有人故意而已,当然了都过去四五十年了什么事早看开了,但并非这个世上人间事都善哉,什么时候都是譱马有人骑的,有些事情能忘掉,但有些事情却怎么也忘不掉,那个时候幸亏是冉连弟的班长也就没有张扬算是过去了,也领悟了什么叫人善被人欺的滋味,如今回忆起这些事情都成为了兵团往事了,说出来当故事讲了就是觉得在这里回忆往事,把在兵团时候的一些人和事写出来,也是怀念过去的一种方式?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五月的風 于 2019-9-22 11:26 编辑

木工班,这里概括了铁匠.电工.木工.铁匠.拖拉机手.仓库保管员。还有卫生员和基建管理员。
木工班人员名单(从我进入木工班算起)
电工:翟晓宁.乐廷良.杨树林
木工:马玉辰.邢纪俊
铁匠:杜铁柱.云风雷.张洪恩.五月风
副班长:赵秀祥
保管员:周连群.李军
卫生员:麻治国

杜铁柱乐廷良于圣武徐民邢纪俊周连群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五月的風 于 2019-9-22 11:31 编辑

四连后勤排木工班及连部集体合影

左后:赵秀祥翟晓宁孔庆国邢纪俊云凤雷
左前:杨树林于圣武马玉辰麻治国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昨天 17: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五月的風 于 2019-9-22 12:21 编辑

回忆兵团时期的往事
我觉得吧1976年是兵团改制后最难忘的一年,那年的夏天唐山地震后连队也开始了防震,有的班排在宿舍门前搭起了简易棚有条件的甚至都做了上下床,不过这种床能否防震不以为然,因为上铺用什么来保护呢我在木工班睡的就是这防震床,只是我从没有睡过上铺
夏季的忧愁刚过去又迎来了国人最最悲痛的日子那些日子在连部设立了吊唁接下来全体战友从团部出发徒步前往包头军分区大礼堂进行部队吊唁,全团集体排着队伍去的包头,这是第二次了,全连第一次应该是1970年国庆节在昆区担任路标。
1976年的6月份持枪连在二道沙河的包头郊区(现九原区)开展军训,也是为了纪念毛主席6.23指示十周年而集训,最后郊区革委会赠送给集训战友一本日记本(至今还保留着)同年的九月四人帮被打倒,十八团全体战友们集体前往设在二道沙河的包头郊区开庆祝大会,同年北京战友们开始了以困退为主流的返城小高潮。

那年十八团的红旗农场人心涣散屯垦戍边倒塌了,红旗农场为了稳定局面号召滞留人员扎根边疆,这事出有因;六连有人给场部领导写信,内容大体是扎根边疆促生产的誓言,此信件还被在全农场各连队学习传达,但是不管怎么宣传我们照旧去医院搞诊断书,这会的诊断书根本就不用涂改,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用来病退的病种。
也是在这年的年末十八团到处在传播着这样一个消息,说是包头的二机厂要来十八团招人,条件是红旗农场需要移给部分土地给他们要建自己的农场,听到这消息也是欣喜若狂,都当真事儿了就连我们的大学生副连长在我们请假回青岛的时候都说“你们探家回来,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面了”这一年的春节过得舒心呐,有一天从广播了听到了国务院有关停止分流国有土地的新闻,怎么听起来像是在说红旗农场和二机厂的事儿呢,事情竟然是真的这么的凑巧,这件事就这么搁浅了,我们陆陆续续又回到了老连队,只是连队里伙房圈养的那三口大肥猪没了。
1977年八连异地拆迁来到了四连的果园驻地,也就是一六排的驻地,原八连的旧址上又盖了新房子(具体新主不得而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6 小时前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兵团时候的一些往事
1976年十八团的战备状态不亚于1971年林彪事件时候的紧张程度,这一年十八团邀请了包头某基地在团部组织学习空中射击基本要领,并且还把队伍拉出去实弹射击(空中射击的目标就是施放气球)在教练员一声令下射击开始了,大部分都完成了基本射击要求,不过也有部分人在每人发给的六发子弹规定时间里没有按要求射击出去,主要原因是,空中射击要求跪姿或立姿,枪支的后坐力使得部分战友不适应导致在规定时间没有完成,从而也吸取了教训,那个阶段十八团进入战备状态,咱们连也拉来了几门高射炮(没听说谁训练过),在四连宿营地与马棚间的空地上,每天都有持枪排战友们在集训,练队形121齐步走的声音回荡在四连上空,那个时候四排长是胡静,安排尚爱暖到一连集训并且在咱连的训练场地负责四排的队形训练。
为什么十八团会在那时候战备高度紧张,那应该是全国一盘棋与当时的国内形势有关吧,那时候四连也组织射击打靶,每人四发子弹,场地就设在马棚西南的空地,记得尚爱暖的射击成绩27环,卧姿射击时由于槍的后坐力没掌握好子弹被打飞了一发,三发子弹27环,这个成绩竟然让丁医生不服气,说是尚爱暖的枪好用,在拿过来自己试枪也没什么不同后说道还是自己的枪用习惯了如果不是打飞了一发岂不成了神枪手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9-22 20:20 , Processed in 0.118186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