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4|回复: 47

小小说乱攒——贵妃通宝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1 11:14: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叶 于 2019-10-11 11:16 编辑

                       贵妃通宝
                           梅伟      
    天宝九年岁末,安禄山千里迢迢,从幽州赶到了长安城里,觐见了唐玄宗以后,又脚打后脑勺地去了杨贵妃那里,送上了丰厚的礼物。
   第二天,唐玄宗专门设下家宴,把杨贵妃、杨国忠,还有子侄们请来了十几个,为风尘仆仆的安禄山接风。酒至酣处,安禄山突然跪在唐玄宗面前,诚惶诚恐地磕了十几个响头。唐玄宗大惑不解,问道:爱卿为什么连连磕头,有什么事情吗?
   安禄山又磕了十几个响头。
   唐玄宗更加不解,急急问道:爱卿快起,爱卿快起,有什么事儿赶紧说吧。
   安禄山说:臣先请皇上恕罪。
   唐玄宗道:我恕你无罪,你就说吧。
   安禄山看了杨贵妃一眼,那双深凹的眼窝里流露出无限的崇敬。
   唐玄宗真的不明就里了,这个胡儿今天是怎么了,往日里说话从没有遮拦,想说就说,张嘴就来,今天的举动着实让自己奇怪,于是急忙催促道:爱卿,你倒是快说呀。
   安禄山又看了杨贵妃一眼,有些忸怩地说:皇上,我想认贵妃娘娘为干娘,请皇上万万准奏。
   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唐玄宗大笑起来,这个胡儿,说话如此可乐,想法也如此可乐。笑够了以后,唐玄宗点头道:你啊你啊,怎么竟有如此想法?好,我准奏,准你认贵妃娘娘作干娘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嘿!杨贵妃心里一震,这个胡儿,竟敢在皇上面前……不过,杨贵妃心里很高兴,她很喜欢这个胡儿,有劲儿。
   国舅爷杨国忠心里一惊,这个胡儿要干什么?!心里不由得有了提防,但他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静静地看着安禄山。
   安禄山听到唐玄宗的允诺,马上跪倒在杨贵妃面前,大声说道:请干娘受儿三拜。说完就砰砰砰地给杨贵妃磕了三个响头。杨贵妃紧忙扶起安禄山,说:好好,好好好,从今天起,我就收了你这个儿子,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杨国忠则一脸的漠然,什么话也不说,就是看着安禄山的举动。
   给杨贵妃磕了头,安禄山立刻爬到杨国忠面前,冲着杨国忠就是九个响头:大舅,请你受我九拜,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亲外甥了。
   杨国忠当着唐玄宗的面儿十分无奈,只好就坡下驴,把安禄山扶了起来,嘴里胡乱应承着:好好好,从今天以后,你就是我亲外甥。
   宴会之后,安禄山拜别了唐玄宗、杨贵妃和杨国忠和一帮子新认的兄弟,回了馆驿。
   看着远去的安禄山,杨国忠对唐玄宗说:皇上,我看安禄山今日举动很不一般,日后必反,皇上要有所准备啊!
   唐玄宗乐了,漫不经心地说:不必过虑,一个胡儿,哪有那么精明的头脑,也就是个粗鲁之人罢了。
   杨国忠还要进言,被唐玄宗拦住:不必过虑,不必过虑。说完起驾走了。
   唉,这个皇上啊!杨国忠重重地叹气,唉,这个皇上啊!

认了干娘以后,安禄山就在长安城里尽情地享乐,每日出入市井酒肆,喝得酩酊大醉,很晚才回馆驿。有人将安禄山的举止上报唐玄宗,唐玄宗说:胡人嘛,就是爱喝酒,让他喝,好好喝,让他也享受享受京城的好生活,不然他哪能知道京城是个什么样子?
   过了正月初一,杨贵妃派人来到馆驿,给安禄山送去请柬,说干娘要在初三宴请安禄山,请他到后宫赴宴。
   接到干娘的请柬后,安禄山非常高兴,正月初三不正是自己的生日吗,好,好兆头。安禄山开始精心准备礼物,可是拿什么礼物合适呢?他琢磨了小半天,也没有琢磨出拿什么礼物好。唉,皇宫里什么都有,拿什么礼物都不合适。安禄山费尽了心机,最后决定,就拿一百两黄金吧。
   正月初三上午,安禄山带着随从进了后宫。唐玄宗没来,说是有很多政务要做。杨贵妃说:皇上不来也好,我们两个更随意。
   精美的菜肴一道道送上了桌子,纯香的美酒一瓶瓶倒进了酒盏中,把杨贵妃和安禄山喝得晕头转向。安禄山说:干、干娘、娘,我告诉你一声儿,今天是我的生日。
   啊,今、今天是、是你的生、生日,那、那好、好,咱们关、关中有、有个习、习俗、俗,做、做娘、娘的,要给、给儿子、子洗、洗三,我 今、今天、天就给、给你、你这个儿儿子、子洗三、三吧。
   安禄山说:好、好、干干干娘、娘、娘, 洗、洗吧、吧。
   杨贵妃说:洗洗三、三,是、是后、后天。
   安禄山说:后、后天、天?后天我、我,娘,后天儿子得回、回幽、幽州、州,要洗、洗三就、就今、今天,洗、洗吧。
   好、好,就今天、天洗、洗三。
   杨贵妃命令手下人把热水放满了大澡盆,亲自为安禄山洗三,又用大锦被把安禄山包裹起来,放在彩轿上抬着,在后花园里转来转去。
   洗三的消息传到了唐玄宗的耳朵里,他笑哈哈地说:这个胡儿,真真地骄酣愚顽呀。
   杨国忠可不这样看,他又一次对唐玄宗进谏:皇上,安禄山可不是骄酣愚顽,我看他的心比天大呀。
   唐玄宗不信,杨国忠只好在心里骂了唐玄宗几次,还骂了杨玉环几次。骂归骂,可也没辙。

正月初五,安禄山拜别了唐玄宗、杨贵妃之后,带领一队人马出了长安,直奔潼关。在飘扬的旌旗下,骑在马上的安禄山很生气,同时也有些担心,他怕杨国忠坏了他的大事。怎么办呢?安禄山边走边想:必须稳住杨国忠。他自言自语地说。
   回到幽州,他对史思明说了自己的焦虑。史思明说:不必焦虑,不必焦虑,我来想办法。
   几日之后,史思明对安禄山说:我们只有贿赂的办法了。
   安禄山问:我们贿赂谁?
   史思明说:我们贿赂杨玉环,贿赂李林甫,还要贿赂杨国忠,呵呵呵呵,就是你大舅呀。
   用什么贿赂呢?杨玉环可什么都不缺。
   用金钱。我已经想好了,我们铸一种新钱,一种特殊的新钱。
   安禄山急急问道:什么新钱?
   史思明哈哈一笑: 我们用金子铸钱,铸金币,金币多新鲜。长安不是有开元通宝吗?但那是铜钱,我们用金子铸钱,专门给杨玉环铸钱,铸出来的金币就叫贵妃通宝,你看如何?
   太好啦!你的脑袋瓜子确实比我的好使多了。说干就干,我们明天就铸金币,铸贵妃通宝。哼,有了贵妃通宝,我就要……哈哈哈哈哈。
   杨国忠又一次对唐玄宗说安禄山定会叛乱,唐玄宗不信安禄山会叛乱,但是为了堵住杨国忠的嘴,也为了解除疑虑,拟派中官辅趚琳去往幽州,明着慰问,暗中观察安禄山的举动。天宝十二年,唐玄宗派出的中官辅趚琳到了安禄山处,送去了珍果,以慰安禄山守边之劳。其时,安禄山的贵妃通宝已经铸成万余枚。
   见到辅趚琳,安禄山厚赂之。
   慰问了安禄山,辅趚琳要回长安,安禄山立即派出人马,专门护送辅趚琳回朝,一路上极尽服侍奉承,把个辅趚琳伺候得舒舒服服。安禄山的人马还将贵妃通宝送至京城,其中的一部分悄悄送给了朝中的许多要人……

回到长安,辅趚琳立即上奏唐玄宗,说安禄山忠心耿耿、日夜巡边、兢兢业业,真真是皇上的好儿子……

听了辅趚琳的汇报,又听到满朝文武百官对安禄山的好评,心中原本就没有多少疑虑的唐玄宗,彻底消除了对安禄山的警惕。

天宝十四年,范阳、平卢、河东节度使安禄山,趁唐朝内部空虚腐败,联合同罗、奚、契丹、室韦、突厥等十几万兵马,以“忧国之危,奉密诏讨伐杨国忠”为借口起兵,攻破潼关,然后长驱直入长安。

安禄山称帝,国号燕国,年号圣武。

(字数:2863)

作者简介

原名王新生,北京电大中文专业毕业,政工师,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北京市写作学会会员,北京市作家协会会员。

1969年在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下乡,1975年返京,当过工人,搞过宣传、编辑、记者工作。在任编辑记者工作期间,编发采写了大量的消息、通讯、特写、专访、评论及文学作品。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业余文学写作,主要有长、中、短篇小说《五彩琉璃》、《窑主》、《我们的理想》、《请问天堂怎么走》,报告文学《直面矿难》,散文《走了半条川》、《寻找牧羊海》,41集轻喜剧《金嘴儿大夜壶》及故事、杂文等作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1 12:40: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鲁克 于 2019-10-11 12:42 编辑

好文--

遗憾之事,太短--可以加几万字改为中篇小说,更有看点


作者简介有问题--

一;作者名为,不应原名,

二;曾去内蒙兵团支边,不应下乡,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1 14:50:02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10-11 12:40
好文--

遗憾之事,太短--可以加几万字改为中篇小说,更有看点

鲁克老师好,给您一个内蒙古兵团战士的敬礼。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3 07:21:23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10-11 12:40
好文--

遗憾之事,太短--可以加几万字改为中篇小说,更有看点

                     张之洞借钱(修改稿)
                          梅伟
两江总督刘坤一因甲午一战,奉诏北上主持军务,由张之洞暂时署理两江事务。这让张之洞非常高兴,觉得这下子有了用武之地,自己的雄才大略可以施展了,也可以为老百姓做点儿实事了。
    张之洞早就想做点儿实事儿,这样一可以表现表现,二得到老百姓的美誉,三可以,嗯,三可以让皇上知道自己一旦坐上正位,就要大展才华了。
     做点儿什么实事儿呢?
     张之洞有了想法儿以后,就开始琢磨,可琢磨了几天也没有琢磨出个道道儿来。他问幕僚们:你们都说说,咱们在南京城里做点儿什么实事儿?
    幕僚们一个个低头冥思苦想,绞尽脑汁儿之后纷纷说道,要做这个要做那个,可都被张之洞一一否掉。看着张之洞把大家的意见全部否掉,幕僚李善度慢条斯理地说道:大人,我看城里的街道应该翻修翻修。张之洞疑惑地问道:翻修街道?为什么要翻修街道?李幕僚说:大人,您看江南多雨,南京城里的街道又不是很好,一到雨天,道路泥泞不堪,老百姓行走苦不堪言,实在是亟需做的一件大事。张之洞略一沉吟,道:您仔细说说。
    李幕僚又说:大人,这修路有好处,最少有两大好处,一可以得民心,二可以活商贸。
张之洞有点儿奇怪,问:怎么可以活商贸呢?
李幕僚说:大人您看,如果我们在翻修街道的同时,选择一条原本就是商贸的街道,把它修直修宽,街道两边全部修成商铺,不就活跃了商贸吗?商贸活跃了,咱们的税收也就多了。
张之洞沉吟了一下点头说道:嗯,您的想法儿好,倒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好,我们就修路,就做这件一举两得的好事儿吧。
修路的事情定了下来。
经过一番考察,几条街道特别是商贸街道的翻修方案报给了张之洞,张之洞看后很满意,但对方案中百万两的预算非常头疼,因为算来算去,还差二十万两银子没有着落,这让他寝食不安。
二十万两可是个大数,除了皇上那里,南京城里谁还有二十万两银子的富余呢?去哪里找这二十万两银子呢?
张之洞犯愁了,他知道,二十万两银子,难找啊!
工期已定,不等人。
那么二十万两银子哪儿找去呢?
张之洞又把幕僚们召集起来,问:你们说说,这二十万两银子怎么办?
幕僚们都沉默着,谁也不说话。
张之洞看着李幕僚,说:你说说吧,我现在就看好你了。
李幕僚转着看了大家一圈儿,又沉默了一会儿,低声儿说道:大人,我看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幕僚们都盯着李幕僚。
张之洞也盯着李幕僚。
李幕僚还是低声儿说道:大人,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弄到二十万两白银。
张之洞说:说吧,只要你说的办法行,我出头儿去搞。
李幕僚说:大人,请借一步说话。
张之洞说:你别怕,你不用怕,他们都是我的心腹,也是你的同僚呀。
李幕僚说:我不是怕我的同僚,我是怕我的主意传出去惹麻烦啊。大人,还是请您借一步说话吧。
张之洞只好站起身来,跟着李幕僚走到门外,说:他们听不见了,你说吧,我给你保密。
您去看看南京城里的票号吧。李幕僚眼睛看向院子里那棵梧桐树。
张之洞说:看看票号?
大人,哪个票号没有几个脏钱呢。李幕僚低声儿说,我想,我们就用脏钱。
对,查票号去,哪个票号都有脏钱存着。张之洞一拍李幕僚的肩膀,你说得对,现在能拿出银子来的也只有票号啦。咱们明天就去查票号,南京城里的票号都要查,我就不信,整个南京城就拿不出二十万两银子。
三天过后,手下人回报张之洞,说汇通票号里有一笔银子,足足有三十万两之多,不知道是哪位京官的存款。
张之洞大手一挥:继续查。
手下人说:大人,我们查不动了,真的查不动了。
张之洞疑惑地问:查不动了?怎么查不动了?
手下人回道:汇通票号的后台太厉害,我们查不动。
张之洞大怒:明天我亲自去查,我就不信,我能查不动?

第二天一大早儿,张之洞带领一帮子官员差役,站在了汇通票号的门前。
差役上前拍门,大叫:掌柜的出来!掌柜的出来!
差役一叫,伙计赶紧报告了掌柜,票号的徐掌柜急急地跑出来,赶紧给张之洞行礼,战战兢兢地说:小人是票号的掌柜,请张大人进去说话。
张之洞坐在大堂的太师椅上,说:听说你这里有一笔三十万两的银子?
徐掌柜马上回道:是,大人,小人的票号里是有些银子。
张之洞说:谁的银子?
徐掌柜低头儿说:大人,小人不敢说。
怕什么?说,说出来有赏。
徐掌柜还是低着头说:大人,那小人也不敢说,小人真的不敢说。
差役喝道:张大人让你说你就得说。
徐掌柜还是低低地回道:张大人,小人绝不能说。张大人,不说也是票号的规矩。
张之洞心里寻思,这倒是实话,哪个票号能把脏钱的秘密说出去,那还有谁敢往这个票号存银子?想到这里,张之洞笑了:徐掌柜,你不用怕,咱俩找个地方儿说行不行?
徐掌柜固执地说:张大人,我不能坏了票号的规矩呀。
张之洞站起身来,拉住徐掌柜的手:咱俩到后面去。
徐掌柜没有办法,只好跟着张之洞走到后面。
张之洞和蔼地问道:徐掌柜,在这里可以说了吧?
张大人,您还是不知道的好。徐掌柜低声儿回道。
不怕不怕,请徐掌柜明言吧。
张大人,这……
无事无事,你只管讲来。张之洞心里已经起急了。
那好吧。徐掌柜低声儿说道,这笔三十万两的银子是……
说吧。张之洞又拍了拍徐掌柜的肩膀,说吧。
徐掌柜犹豫了一下,说:这笔银子是、是、是李大人的。
哪个李大人?
朝廷里的李大人。
朝廷里的李大人?谁?
徐掌柜一狠心,说:是、是、是李鸿章李大人的。
嗯?!张之洞心里一惊,但他表面上没有一丝的惊异,继续慢慢地说,啊,是李大人的,那没关系,李大人和我是莫逆之交,他的钱我用了白用。不过,这事儿你千万别再跟别人说了,省得给自己惹事儿。
徐掌柜赶紧回道:是,是,张大人,我知道,我一定不说。
记住,你不能说出去。张之洞又一次叮嘱徐掌柜。

回到衙门里的张之洞可是费了心思,这下子如何是好呢,无奈之中他把李幕僚叫来,要和李幕僚仔细商量商量,如何处理这件棘手之事。
李幕僚急急地走进张之洞的书房,恭敬地站在张之洞的面前。
张之洞说:那笔银子查清了。
李幕僚问:大人,是谁的银子?
说出来吓你一跳,那是李鸿章的银子。
啊!是李大人的银子?!
对,是李鸿章的银子。
大人,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棘手啊。张之洞叹道,如果我们不用,传出去就是笑柄。如果我们用了,李鸿章那里也确实不好说话。
李幕僚说:大人,您说的确实不错,现在我们是骑虎难下了。
骑虎难下啦。张之洞又一次叹道。
李幕僚问:大人,您说我们该怎么办?
张之洞说:这正是我把你找来的目的,你琢磨琢磨,我们如何做好这件事情,我们不能让人家笑话啊!
李幕僚说:大人,我马上回去想办法,一定要体体面面地把这件事情办好。
是呀,我还想用这笔钱修路呢。张之洞满怀期许地说,现在,就看你的了,我想,我们用了这笔钱,就不丢面子了,可是李鸿章那里怎么办呢?
大人放心,这正是属下应该琢磨的。李幕僚说,大人,我先回去,您等几天,我一定拿出一个圆满的办法来。
好,我等你三天。你知道,票号不会闲着,他们一定会马上通知李鸿章的,我们要赶在前面。张之洞站起身来,亲自把李幕僚送出书房。
三天之后,李幕僚求见张之洞,张之洞赶紧把李幕僚请进书房,急切地问道:怎么样?有好办法了吗?
李幕僚一笑,说:大人,属下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快快坐下,快快说来。张之洞急不可耐地把李幕僚让到太师椅上。
李幕僚不慌不忙地说道:大人,您请坐下,不要着急,听我慢慢道来。
好好好,我洗耳恭听。
大人,我想这笔钱非用不可,用了也不能让李大人说出什么。
张之洞身子前倾:快快说来我听。
李幕僚又笑了一下:大人,李大人这笔钱肯定不是好来的,肯定是一笔脏钱,我们用了,而且是用来修路造福于民,他李大人能说出什么?
对呀。张之洞一拍桌子,对对对,我用他的钱修路,他肯定说不出什么?但是我们怎么也得有个说辞呀。
大人,这正是这个办法的绝妙之处。李幕僚说,大人,我们把钱取出来,您再给李大人休书一封,明着告诉他,这钱我们借用一下,他就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之洞大笑起来,对呀,你的办法太好啦,真是一个绝妙的办法,我这就修书。
李幕僚赶紧请张之洞坐到书桌前,为张之洞铺开信笺,把笔递到他的手里:大人,您写吧。
张之洞笑哈哈地接住毛笔,在信笺上写道:少荃兄台,久不见面,心中甚是想念,现可安好。弟在南京为皇上效力,欲将南京城内的道路修缮一下,却因钱款不足,故将兄台存在汇通票号的二十万两银子借来一用,待财政充裕后定将本息一并偿还……
弟孝达呈上
修完书信,盖上官印,封好。
张之洞非常高兴,对李幕僚说:你的办法极好,我们现在是白白用了二十万银子,还让李少荃说不出话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幕僚也跟着大笑:大人,李大人看到您的信后,肯定要骂您的。
张之洞又大笑起来:他爱骂不骂,咱们有钱使了,还管他骂不骂呢。咱们明天就去提银子,再把这封信送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字数3466)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4 02:32:44 |显示全部楼层
大叶 发表于 2019-10-13 07:21
张之洞借钱(修改稿)
                          梅伟
两江总督刘坤一因甲午一战 ...

小说             我的枣红色交通马
                            梅伟

我16岁的时候,在内蒙古大草原上遇到了一个不会说话,但是特别忠诚的朋友:一匹枣红色的交通马。
第一次看见枣红色交通马是在起床号吹响以后,我们列队出操,在雄壮的一二三四呼喊声中,看见一匹披挂整齐的枣红色马,枣红色的马鞍子紧紧地扣在它的背上。在灿烂的朝阳中,连长翻身上马,人和马就像箭一般地向东方奔去。
枣红马红色的鬃毛和马尾巴都飞扬起来。
我看呆了,竟然忘记了喊一二三四,眼里全是连长英姿飒爽的身影。
这是连里的交通马,专门供连里出门办事人员乘用的。从那天起,枣红色交通马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想,要是哪一天我也能骑上交通马,驰骋在灿烂的朝霞之中,那就太幸福太威武,就能体验到战士骑马挎枪走天下的雄心壮志了。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几天后我被调到了连部当通讯员。当天晚饭后连长对我说:“小鬼,从明天起,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团部,负责把全连干部战士的信件取回来,同时送走连里干部战士寄的信和东西。”
我答道:“是。”
连长又说:“你去团部要有交通工具,你是想……”
我急切地看着连长,两只眼睛瞪得溜圆。
连长乐了,说:“你是想骑马去吧?”
我被连长说到了心眼儿里,低头看着地上。
“小鬼,你就每天骑交通马去吧。”
“是!”我大声答道,并欢呼起来,“连长,您太好啦!”
那一年我16岁,有了第一次骑马的机会。
没有等到第二天,连长刚说完,我就迫不及待地去了马号,看见交通马在马槽后边站着,慢慢地吃着槽子里的马料,发出轻微的咯嘣咯嘣的声音。我兴奋极了,心里暗暗地说:“交通马,我的交通马,我从明天开始就要和你在一起,我们就是战友了。”
交通马没有听见我说话,它肯定听不见我说话,因为我是在心里说的。我欣喜地走到交通马身边,想摸摸我的新战友。可是交通马看见我走进它,竟然警惕地打起了响鼻:秃噜噜,秃噜噜,还用两只大眼睛瞪住我,一副非常不友好的态度。
看着交通马的不友好态度,我马上对它说道:“交通马,你别这样对待我,我是你的新战友啊,来,我们认识一下吧。”
交通马仍然警惕地瞪住我,鼻子里还是秃噜噜、秃噜噜的。
我有点不知所措了。
站在我面前的交通马好像不喜欢我。
看着它长长的马鬃很柔顺地披在马脖子两侧,我伸手去摸,但是交通马一下子昂起脖子,躲开了我的手。
我更加不知所措了,难道交通马不喜欢我,它只喜欢连长?
我懵了。
无意之中,我的手碰到了上衣的衣兜儿,里边儿是硬硬的东西,是几块水果糖。我灵机一动,对,我给交通马水果糖吃,它一定爱吃,我就爱吃水果糖嘛。
我立马儿拿出两块儿水果糖,剥开糖纸,把糖块儿放在手心里,并放到交通马的嘴边。我必须张开手掌,我怕交通马在吃糖的时候咬了我的手。
可是交通马躲避着我的手,看也不看我手心里的水果糖。
怎么回事儿?
我再次把手心里的糖块儿送过去,交通马还是不吃。
唉,急死我了,这家伙到底吃还是不吃啊?我都闻到了水果糖香甜的味道,难道交通马就闻不到?
交通马还是高高地昂着头,眼睛里仍然露出警惕的目光。
我不甘心,我要和交通马做朋友,我必须让交通马和我做朋友,我以后要天天和它在一起,不做朋友怎么成呢?继续,继续喂交通马糖块儿,让它吃到甜头儿!
当我把手心儿里的水果糖又一次送到交通马的嘴边儿时,它不躲避了,而是细细地闻了起来,然后翕动了几下嘴唇,水果糖就进了交通马的嘴里。
这让我大喜过望,哎呦,我的小祖宗啊,您竟然也爱吃糖呀。
哈哈,太好啦!交通马也喜欢水果糖!
我马上把衣兜儿里的几块儿水果糖都掏出来,依次剥开糖纸,一块儿一块儿地喂到交通马的嘴里。
我终于可以摸交通马红色的马鬃了,它很驯服的样子。
天色渐渐地暗下来,繁星满天,我盼望着明天早晨,盼望着明天早晨东方地平线上火红的朝霞。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刚蒙蒙亮,我已经起床了。连长还在睡觉,但是我似乎惊动了他,问我:“起这么早干吗?”
我嗫嚅着,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连长笑了:“你个小鬼,是想去骑马吧?”
我不回答,赶紧为连长打好洗脸水,又在牙刷上挤好牙膏,把毛巾也搭在椅子背上,小声儿说:“连长,我去团部吧?”
连长说:“着什么急,吃了早饭再去。”
看着连长不那么坚决,我说:“连长,我回来再吃饭。”说完就跑出了连部。
外边全是清新的气息,远处的阴山顶上已经有了一抹亮色。我跑进马号,快步走到交通马的身边,从衣兜儿里掏出昨天晚上就准备好的水果糖,轻轻递到交通马的嘴边。今天它不躲闪我了,而是很痛快地把糖卷到嘴里,一副很温顺的样子。我搬起马鞍子,慢慢放到交通马的背上,再套上马嚼子,系好马鞍子上的两条皮带,高高兴兴地牵着交通马走出马号。
东方的天际线已经泛出了红色,那轮清晨的朝阳就要喷薄欲出了。
我的心情大好,我也要像连长那样骑上交通马,潇洒走一回。
连长可能从窗户里看见我骑上了交通马,追出来叫我:“小鬼,注意交通马尥蹶子!”
我大声地回答:“放心吧,连长……”话还没说完,交通马已经开始尥蹶子了,而且连续尥了三个蹶子,把我从马背上掀翻到草地上,摔了我一个狠狠的大屁股墩儿。
连长跑到我跟前先拉住交通马,再扶起我,连连问道:“小鬼,摔着了吗?摔着了吗?”
我站在连长面前,忍住屁股的疼痛,使劲儿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连长,我没事儿。嘿,这家伙,还是不服我呀。”说完我举起马鞭就要抽打交通马。
连长连忙拦住我,说:“你这个小鬼,刚摔下来一次就要打马,那怎么行?”
我低头不语。
连长笑了,说:“小鬼,我也被它摔下来过,可我没有打它,我还给他挠痒痒呢。”
“真的?”我好奇地问道,“连长,我要是也给它挠痒痒,它以后就不摔我了?”
连长又笑了,说:“你今天就试试,看它以后还摔你吗?”
看着离去的连长,我开始给交通马挠痒痒了。
从那以后,我每天都要给交通马一块儿水果糖,还要给交通马割一些鲜嫩的青草,因为连队里的马们基本都吃芦苇草,比较粗糙,没有其他的嫩草好吃。交通马渐渐地和我亲密起来,只要一见到我的身影,它都会咴咴地叫,好像早就盼望见到我似的。每到这时候,我都凑近交通马,给它挠痒痒,或者抓几把嫩草,递到它的嘴边。
从那以后,每天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就跨上枣红色的交通马,为战友们送信取信。
战友们很羡慕我能骑马,他们也想骑马,但是连里不允许战士们骑马,怕摔坏他们,所以他们就更羡慕我了。我在战友们面前有了一种自豪感,也有了一种优越感,特别是看见他们眼馋的样子,我就会在心里偷偷地笑:“哈哈哈哈哈哈。”
笑过之后,我在心里也会自责:“我笑战友们对吗?”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交通马和我的感情越来越深,已经形影不离了,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我一招呼,交通马就会昂起头颅、扬起马鬃和漂亮的马尾巴,奋勇地朝我奔来。
一天深夜,大雨倾盆,营房外边是墨一样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这样的天气甭说外出,就是待在屋子里也被天空中的雷声震撼得心惊肉跳。这天儿是怎么了,怎么下这么大的雨啊!
突然,我的房门被人用力敲响:砰砰砰,砰砰砰。随着砰砰砰的敲门声,一个焦急的声音传进来:“连长,我找连长!”
“什么事情?!”我大声问道。
雷声湮灭了来人的声音,我再次焦急地大声问道:“快告诉我,你是谁?有什么事情?!”
在短暂的雷声间隙里,我听到了门外的哀求声:“快找连长,快找连长,我的孩子快不行啦!”随后是一声声的哭嚎。
连长的屋门开了,来人又开始连哭带说。连长明白了,原来是附近二羊圪旦生产队张二孩家的小孩儿得了急病,已经开始抽搐,要连里的军医赶紧去救孩子。可是连里的军医探家了,卫生员刚刚调来,还不能独自担负救治任务。
连长马上命令我:“小鬼,你马上去团部卫生队,请卫生队的军医来救老乡的孩子!你快去,骑交通马去,请军医马上过来,救人要紧。”
我看看屋外。
连长看见我的眼神里掠过一丝犹疑,马上严肃地问:“怎么,小鬼害怕啦?”
我真的有些害怕,这深夜,这大雨,我单枪匹马在草原上不会碰到狼吧?
连长再次严肃地问我:“害怕吗?要是真害怕,我去!”
什么?!我害怕?!笑话!我挺起胸脯,说:“连长,我不害怕。”
“小鬼,别害怕,去武器库背上一支半自动,再压满子弹,碰见狼也不害怕啦。” 连长笑了,“拿上半自动,可以处理紧急情况,主要是给你壮胆儿。”
听连长一说让我背上半自动步枪,我顾不得害怕了,原来的惴惴不安早就跑到了九霄云外,于是我赶紧大声答道:“是!”便让文书打开武器库,拿起一支半自动步枪,又从子弹箱里抓起一盒子弹,一颗一颗地往半自动步枪的弹仓里装子弹。
我快速地装好子弹,然后背在身上,再穿上雨衣,在大雨中跑向了马号。看见交通马,我拍拍它的脖子说:“老朋友,今儿晚上你得辛苦啦。”说完我赶紧给它备上马鞍子,勒紧马鞍子的皮带,牵出了马号。
天色墨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凭着自己的感觉和老天爷的闪电光亮,我骑着交通马冲进了暴风骤雨之中。耳边是电闪雷鸣,眼前是哗哗的大雨如注,还有交通马嗒嗒嗒的急迫马蹄声。
黑暗之中,我一心只想快些赶到团部卫生队,请军医快去救那个老乡的孩子。
怎么还不到卫生队呢?交通马你倒是跑得再快一点儿啊!其实交通马已经跑得很快了,只是我的感觉很慢。
瓢泼大雨继续哗哗地下着,分不清哪里是道路,哪里是水坑。
老马识途,真的是老马识途。我觉得夜里的交通马能够看清楚道路,一路上竟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直接把我送到了卫生队的大门前。
我跳下交通马,用最快的速度冲进卫生队,大喊道:“军医,军医,快去二羊圪旦,快去,救人!”
值班的军医简单地问了一下情况,马上命令两个卫生员背起药箱:“立刻出发!”
救护车开动了,我看见车后边儿的红色尾灯亮起来,消失在黑夜的雨幕里。
我的心放下了,翻身骑上交通马,慢慢地在雨夜里独行。
哎呀,这黑夜太黑了,我……害怕的感觉顷刻涌上我的心头:“有狼没有?大概有吧,最好没有……”
我把背后的半自动步枪摘下来,平端在手上,还把枪栓拉开,推上子弹,警惕地看着黑夜里的一切。
终于到了连里,我把交通马牵进马号,卸下马鞍子,掏出一块水果糖送到交通马的嘴边儿,然后用毛巾为交通马擦拭它身上的雨水。
回到连部,连长还在等我,看见我提着步枪,笑嘻嘻地问:“小鬼,一路上没看见狼吧?”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

(字数:4015)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4 08:39: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鲁克 于 2019-10-14 08:43 编辑
大叶 发表于 2019-10-14 02:32
小说             我的枣红色交通马
                            梅伟

真实感人,马是通人性的。


我连也有一匹退役的老军马曾立过战功,是连长的坐骑,训练有素,走步走得真好,陌生人第一次骑上也不害怕,它总是低头等着你慢慢爬上马背,坐稳马鞍,蹬紧脚蹬,扬起缰绳,夹紧马肚,喊一嗓子才慢慢起步,慢走一会才奔跑起来;我骑过几次去团部,有一次去沙漠里的十连看战友,我迷路了,是这匹老军马带着我见到了战友,老马识途--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4 08:42:42 |显示全部楼层
大叶 发表于 2019-10-14 02:32
小说             我的枣红色交通马
                            梅伟

这篇应另起一楼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5 22:57:00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10-14 08:42
这篇应另起一楼

      鲁克先生,本楼的主题就是“小小说乱攒”啊,乱攒就是乱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5 22:59:05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10-14 08:39
真实感人,马是通人性的。

       此篇东西是虚构的,交通马是真的,是应某杂志的约稿,能有几两纹银的酬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5 23:10:49 |显示全部楼层
大叶 发表于 2019-10-15 22:59
此篇东西是虚构的,交通马是真的,是应某杂志的约稿,能有几两纹银的酬劳。

大忽悠--俺上当啦!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12-10 02:51 , Processed in 0.127939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