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83|回复: 99

护秋抓盗贼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3 23:12: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鲁克 于 2019-11-8 23:33 编辑

金秋来了,又是一年的丰收季节,不由得想起往事。

护秋抓盗贼  

想想护秋挺有意思,出了不少故事。

大约是1973年秋天的丰收季节,我担任一排长,带领几个战士执行护秋任务,看守着1000多亩良田,自春天起住在布拉滩四号地里,离连队有十里地,在草滩上挖草坯盖上几间小屋,俩人住一小屋,分东南西三面碉堡坚守着,北面有连队的一间草屋和几间草棚供战士们白天休息烧水吃午饭,由一战士留守,我们任务是晚上巡逻,主要是防备库布其沙漠沙梁上的附近生产队的牛马跑下来啃庄稼青苗,放牧的牧民习惯晚上放养无人看管,白天地里有连队近200人干活,东方红履带拖拉机阵阵轰鸣,往返翻地耙地,胶轮拖拉机,手扶拖拉机,马车毛驴车来回抢运秋收成果,牧民在布拉滩上把牛马羊看得很紧,决不敢轻易放出来吃兵团的庄稼。

有一天清晨巡逻到地边,昨天刚收割的大批高粱堆放路边,等待马车班和拖拉机陆续运回连队场院,其中不少光秃秃的只剩高粱杆了,高粱头被谁半夜偷偷割去,事态严重,连长大发脾气,全连男女战士怒火燃烧,我们辛辛苦苦一年才打出这么点粮食,一晚上竟少了这许多。  

我深感责任重大,丢人现眼,堂堂20团武装连一排长怎么当的?岂能容这几个毛贼偷窃?那会才21岁,年轻气盛,今天必须出出这股气,我立马派出护秋的所有人到周边几个村庄侦察,查看谁家屋顶院内晒着新鲜的高粱头,结果很快有几个熟悉的老乡提供线索,有个地主儿子平时不务正业,好吃懒做,偷鸡摸狗;目标锁定,在这家地主儿子家发现赃物,他自家没有地,这几天平房顶却晒满新鲜的高粱头;  

我们分析近日他很不正常,晚上经常来我们场院屋里送点葵花大豆套近乎,他初中毕业有文化,懂得不少知识,长得一表人才,平日我们能聊的来,可是他总爱问这问那,四处瞎转,实际是在摸底打探风声,人模人样可一肚子坏水,总想着不劳而获,贪点小便宜。

我们估计他贼心不死,绝不肯就此罢休,过几天还会继续偷,决定先不露声色,装作什么也没发生,没发现高粱被盗窃一事。结果当天晚上他又来了,我们有说有笑,故意放风让他告知附近老乡,这几天晚上团部要放电影,我们都去看电影,晚上就不回来了。

我们布下迷魂阵,守株待兔,专等大鱼上钩。  几人设下计谋,我吩咐看场院的青岛战友对外放风,这几天他感冒了晚上要早点睡觉。并约定暗号,一旦发现他晚上来了,立即用手电筒往沙梁上面我们住的小屋发信号,三长一短,我们在上面看到暗号后立即从几个点包抄过来。

我们三人当晚分别埋伏在路边刚砍下来的几个高粱堆里,我反复叮嘱大家,捉贼必捉赃,人赃俱获,趴在地里白等了两个晚上,第三天半夜他终于出现了,朦胧月光下蒙着女人的花头巾,披着破皮袄,带着剪刀,手电筒和几个空袋子,又跑到收割下来的高粱堆里剪高粱头,被我们战士当场捉住,五花大绑拉回场院小屋,我站在屋里不言语,用目光暗示使劲揍,几人上前拳打脚踢,还没打几下,这地主龟儿子就放赖撒泼躺在地上,用破皮袄蒙着头翻来滚去嗷嗷直叫,这下子我们更来气了,抄起铁锨木把猛打,让他自己脱下光板皮袄皮裤,赤着上身,只穿裤衩,吊在房梁上,脚尖刚刚脱离地面,用皮带猛抽,来回荡秋千,深秋夜里很冷,打得他鬼哭狼嚎,浑身哆嗦,大声告饶,深更半夜声音传得很远,附近几个村里都能听见,许多村民半夜跑来趴在窗外看热闹。  

第二天清晨,我叫几个天津战士背上五六式半自动步枪,押着地主儿子,脖子上挂着一串高梁头,自己敲着破脸盆到周围各个村庄游街示众,嘴里喊着;“俺又偷人了”,当地话范指小偷。我决心好好出出气,杀一儆百,杀鸡给猴看,给附近惯于偷窃的村民来个下马威。  

这几年来我连地里偷葵花土豆,玉米高粱糜子的附近村庄的男女惯偷太多,专门趁着清晨黄昏,挎着篮子来到地边假装挖野菜喂猪,一经发现,他们迅速钻进青纱帐里与我们打游击,地盘太大你根本看不过来,抓也抓不完,他们很狡猾,总是分几路逃跑,轻车熟路跑得比兔子还快,越过一道道小水渠,钻进高粱玉米葵花地里,只听见一片哗啦啦响,不见人影,我们几人干瞪眼着急,拿着枪也不敢对人开枪,那毕竟是老百姓,顶多朝天放几枪吓唬一下,盗贼并不怕,知道我们不敢开枪打人。后来大家都不愿意拿枪了,扛着嫌累赘,又怕枪丢失出事,我赶紧把几支枪交回连部。

第二天一大早连长带队下地干活来了,我赶紧如实汇报,担心把这盗贼打重了挨批评,他们看看关押的小偷,没让带回连部,既不表扬也没批评,任我自由处置,傍晚回连部还要打电话向团长汇报,我看看连长脸色,估计他心里挺满意。第二天青岛兵二排长,我的铁哥们和三排青岛女排长下地干活时告诉我,连长好高兴,解决了老大难,昨晚开会时表扬我,处事果断得力,很快就破了案。

此事件很快惊动了驻地杭锦淖公社,独贵特拉公社和杭锦旗各级领导,已严重影响到军民关系,他们立即派人前来20团协商处理,共同决定罚款50元,100斤粮票,杭锦淖大队书记带着民兵把人领回交由公社处理,后来听说他媳妇为此离婚带着孩子回了娘家。  

这回总算出了一口气,大快人心,再也没人敢偷五连地里的粮食了,周围村里老乡都传遍了,“一排长真厉害”,连长和全连战士也满意了,胜利完成了护秋任务。  

多年来深感内疚,悔愿一直深深压在心头,今天说出来才得以释放和解脱;感到那时年轻一时冲动很对不住他,不就是偷了百十斤高粱吗?那天打的忒重,万一失手打死或者落下个残疾?我们自己会怎么样?后果真的不敢设想, 我连一天津兵曾因集体捅死来场院抢吃粮食的一头牛被判刑5年;再则当年公社和团部处理的也太重,一个年轻人前途毁了,名声倒地,在村里抬不起头,毕竟他还年轻,可惜好好一个家庭就这样毁了。  谁叫他是地主家的儿子,狗崽子呢?

那个年代唯成分论就是这样,时刻绷紧阶级斗争的弦,无限上纲上线到打击地主阶级残余报复的阶级斗争。

让那摧残人性的疯狂年代一去永不复返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4 02:29:49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4 07:32:56 |显示全部楼层
大叶 发表于 2019-10-14 02:29
好文!!!!!!!!!!!!

回顾往事,浮想联翩

毕竟那会儿太年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10-14 07:57:27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10-14 07:32
回顾往事,浮想联翩

毕竟那会儿太年轻了--

假设武装排长换成现在不年轻的你,那会怎么办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5 10:29: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鲁克 于 2019-10-15 22:52 编辑
朝克山 发表于 2019-10-14 07:57
假设武装排长换成现在不年轻的你,那会怎么办呢?

这,您得问问大叶了--

他沉稳庄重,从不发火,可能会好言好语规劝,做好政治思想工作是他一生的强项,酒烟糖茶招待那位地主儿子盗贼的,还把他偷得高粱头装好,赶上毛驴车快快送回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10-15 12:39:37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10-15 10:29
这,您得问问大叶了--

他沉稳庄重,从不发火,指定会好言好语,酒烟糖茶招待那位地主儿子盗贼的,还会 ...

你让我问大叶,凭什么呀?
哼,当年这武装排长要换成别人,比如同城兵二排长,他会像你那样排兵布阵一举智擒偷贼,并那样的后处理吗!?
谁叫他是地主家的儿子,狗崽子呢?那个年代唯成分论就是这样,时刻绷紧阶级斗争的弦,无限上纲上线到打击地主阶级残余报复的阶级斗争。让那摧残人性的疯狂年代一去永不复返吧!”实话讲,自改革开放以后,所谓讲“出身、成分”已消失了,1976年前那种所谓“狗崽子”称谓并被周遭人歧视、打击的现象也少了很多。
但是等级观念以及伴生的“看人下菜碟”、“欺软怕硬”、“对上拍马对下耍横”等神州“特色”依然俯拾皆是。咱得承认,中国人都身受其害同时也浸润其中并还都从众而行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5 14:20: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鲁克 于 2019-10-16 07:42 编辑
朝克山 发表于 2019-10-15 12:39
你让我问大叶,凭什么呀?
哼,当年这武装排长要换成别人,比如同城兵二排长,他会像你那样排兵布阵一举 ...

朝版呀,我那时的做法也是没法子呀,无奈的选择--

必须当机立断,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否则我就要下岗--

试问谁能眼看着国家财产,200多人辛苦一年的血汗白白被地主儿子偷取?哪怕是贫下中农的孩子也不会轻饶!


何况又是在那个阶级斗争弦绷紧的年代?

此片持机关枪的就是二排长,那可是楞头青,火爆脾气,五大三粗,后来推荐去了武汉湖北地矿学院,分配在山东某金矿任设备安全处长。


有战友回帖--为我当年的英雄业绩脸红,

也不知是开玩笑还是嘲讽?但愿是玩笑话。

40多年过去了,拿现在眼光看待那特殊时代的人物和事情,有不同看法也正常。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5 14:48:33 |显示全部楼层
朝克山 发表于 2019-10-15 12:39
你让我问大叶,凭什么呀?
哼,当年这武装排长要换成别人,比如同城兵二排长,他会像你那样排兵布阵一举 ...

18团战友回帖


往事不堪回首,想當年也是猛男,兵團的莊稼还要看护,你们那儿的老乡也不是善茬子,不过在万水泉十八团地界就是另一种景象了,要护秋的可都是老乡们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5 14:57:02 |显示全部楼层
朝克山 发表于 2019-10-14 07:57
假设武装排长换成现在不年轻的你,那会怎么办呢?

转浪迹天涯回帖


鲁克好!文章写得不错,赞一个!你这篇文章在兵网上发过吗?我没有印象。

你说的这个地主儿子可是真够胆大的,不想活了。

我1970到1971年参加内蒙军宣队,到临河开展一打三反运动,先后在三个公社5个村(生产队)里住过。那时每个村几乎都有地主富农及他们的子女,这些人都老实的不能再老实,别说偷东西,平时连高声说话都不敢。
就这样,运动一来,也先得批斗他们一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15 22:47:59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克 发表于 2019-10-15 10:29
这,您得问问大叶了--

他沉稳庄重,从不发火,可能会好言好语规劝,做好思想政治工作,酒烟糖茶招待那 ...

好,我同意, 那样才是富有人性的做法。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11-20 05:33 , Processed in 0.127728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