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搜索

doing 记录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刘文儒: 这几天我又住院了,从8月5号开始,心绞痛引起左后背疼,出虚汗。明天11号我才做心脏影像看三支主动脉情况。可能又要住几天,战友们,真应该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大意,有病及时看,我们真的老了。年轻时候透支太多,
昨天 13:35 回复
刘文儒: 记得电视剧里话外音唐玄宗口吻说4句詩:我生你未生,你生我已老,今生难相随,下世永相好。说的就是老少恋,当今此类事例特多,爷孙恋都很自然的事,可能就是社会进步?我看就不要大惊小怪了吧,因为都是女人甘心的
前天 15:13 回复
刘文儒: 我们一师战友特别多,各团各连的战友们从去年夏天开始,都根据不同情况,以不同方shi,相聚一起。极大的鼓舞了我们再次相聚的愿望。目前由于疫情作崇,我们只能先在网上交流。等过去疫情后我们再大量相聚尽情欢乐!
2020-8-3 19:41:10 回复
刘文儒: 时间飞快,去年的今天我们在准备兵团组建五十周年各项活动。今年的七月二十六号,我们确在疫情严重情况缓解后考虑如何在网上联络彼此的交流活动。或者小范围聚会,或者利用微信语音交流,我们年龄大了,必须多交流。
2020-7-26 19:59:31 回复
刘文儒: 每天都有新闻,时事的,经济的,军事的,体育的,社会的,不一而足。我最关心我们这辈人的不同遭际和命运。过到我们七十多岁的战友,就是最幸福的了。很有不如我们的人仍在农村和牧区。他们才是我们应该最关注的。
2020-7-21 19:51:52 回复
刘文儒: 今年疫情严重,战友们不能像往年那样夏季聚会在各地。有些遗憾了!不过我们明年可以弥补上,因此我们一师小瓶厂的战友,明年第一站就是青岛。
2020-7-18 18:58:56 回复
刘文儒: 很久没有登录写东西了,战友们好!今天是2020年7月18日,亲爱的战友们祝大家居家快乐,身体健康,快乐开心每一天!
2020-7-18 17:24:47 回复
笑对人生: 各位前辈,我父亲曾是四师八团二连副指导员,叫张沛然,已于2016年去世。我小时候也随父亲在兵团生活了几年,很想抽空回去看看,但由于当时年龄小,记不清当年居住的地方,只记得是在黄河边上,房屋后面就是沙漠。拜 ...
2020-4-26 15:08:18 回复
刘文儒: 我想知道这个战友博客谁负责管理?怎么总是随意删减别人的内容呀?非要适合你的口味你才给保留?我再次强烈要求不许随意删掉我的内容。否则我马上退出这个博客交流平台。你就不能按照时间推移自然调整吗?令人气愤!
2020-1-1 17:16:23 回复
刘文儒: 我前几天刚刚发布了我们五团五连战友名单,这都不全,还有女职工和家属没有发布,因为有些回忆不起来了。我们五连是最大的连队,也最有老资格。近四百人。最早是内蒙军区兵团二团五连,后归北京军区兵团五团五连。
2019-12-25 15:41:14 回复
刘文儒: 我今年将近一年的博客内容不见了。相当愤懑。难道非要去个人空间里去寻找吗?我写作业了许多东西,有些可以发表的。很值得纪念。希望今后的东西不要被删掉。我就谢天谢地了。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不能忘掉呀!
2019-12-22 05:50:01 回复
刘文儒: 你随便删掉我的内容有何目的?有人想看我的东西而看不到。我想按时间找别人的东西也没有。这也太不自觉了吧?如果你讨厌我,我可以退出这个博客群,何必哪?几十岁的人了,有意思吗?
2019-12-17 13:14:33 回复
刘文儒: 我不懂,这个博客平台本来是按照时间先后顺序进行战友们交流的。为什么总有人随意变更时间位置?我从2019年2月开始和大家交流,到现在12月,我的全部内容都不见了。我很不理解,也十分不满意。请颠倒内容的人自省。
2019-12-17 13:09:41 回复
刘文儒: 上士这工作不好当呀!
2019-12-9 10:37:38 回复
刘文儒: 冬天冷,我回连队时,大多是下午五点多,从蹬口往西回五团,顶着风,一百二十里路,可想而知,我坐在卡车上有多么受罪了。总是脚发麻,耳朵冻得疼。上士这工作部高当呀!
2019-12-9 10:36:19 回复
刘文儒: 今天是2019年12月9号,记得1969年12月9号,我正在五团五连当上士。为了大家能吃上肉和鸡蛋,我搁三叉五的去团部机运连,搬到汽车上麻袋和鸡蛋木箱子,求情司机拉我去巴市。早去晚回,就怕误事住在巴市,炊事班急用呀
2019-12-9 10:31:17 回复
刘文儒: 她们聚会在包头,畅玩了两三天,昨天有一个同学把这次聚会的音乐相册发给我,我看后觉得很不错,因为随着音乐节奏,显示了每个人的大照片,还写着性名,挺有记念意义的。我们过完年,如果小瓶厂的青岛聚会,也这么做
2019-12-6 19:06:59 回复
刘文儒: 三师26团4连,有我好几个同学,当年我们毕业时,学校分配到兵团至少有上百人。都分到一师,二师,三师,和六师了。没有分配到四师和五师的同学。分到六师的有人嫌远,又分回一师一部分。前三个月,三师的聚会在包头
2019-12-6 19:00:45 回复
刘文儒: 教书只用参考书。因为买书需要花许多钱,况且书也贵。老师们就省下钱过生活。我看这是很矛盾的事情。其实最重要的是老师主动读书问题,教书是良心账,要是想干什么,哪里有个头呀!这个职业是需要吃苦的,否则就别干
2019-11-29 07:11:55 回复
刘文儒: 我记得小时候去历史老师家,我腼腆地看到他家从地面到屋顶全是书,而且不少夹紙条,便于寻找。老师穿着灰色大马褂,对我笑道,“这些书你都可以看”。可见当年老师都书很多呀!现在好像老师家购书不多,叫书只用参考
2019-11-29 07:04:07 回复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20-8-11 21:10 , Processed in 0.117769 second(s), 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