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返回首页

五村的个人空间 http://bingtuan.zhiqingwl.cn/?16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闲 游 散 记

已有 81 次阅读2018-9-23 08:33

 

                    闲 游 散 记 

                   —— 无 题

    

  女儿说,我们去看海吧,孙女那高兴劲儿像是去追星星。   

  女儿在网上便租到了一间民居。屋子不大,一居两室。优势在于百十米之外就是海,只需转个身,清晨的日出,傍晚夕阳都在视线之内。

  这里有很多这样的房子,人们把它租出去,而他们则宁愿住到乡下。因而,这里的语调,习惯是天南海北的。

  这是个少有名气的海边小城。海岸优美,气候宜人,但却少有游人。其缘由是三百公里外那个非常有名的海滨城市,那里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别样的建筑,外国列强把那里修的如同花园一样,因而人们纷纭地涌向了那里。这使得这诺大的海滩,被无端的浪费掉了。

  我不知道那个海滨城中的海滩有多美,但这宽广的望不到边际与天揉在一起的海,足以让我叹服。柔软平坦的海岸,在烈日下反射着星星点点的光点;拉链般翻滚着的海浪越过脚面,冲上海滩,让人舒适的无语。

  我们早有着看海的意愿。她也不止一次的说,无论怎么着,也要去看看海,看过了,才甘心。而今,面对着这海终可如愿以偿,终可尽情地享受她的壮美了。我们沉浸于蓝色之中。蓝色的天。蓝色的海。蓝色的屋顶。蓝色的床单。就连那杯子,都是蓝色的。景,成了情的化身。

  有人和我们搭讪了。搭讪的是两位环卫工,言语透着和善。直言是夫妻,就住在附近。他们问了我们是什么地方的,是不是来游玩,是不是要住一段。我们一一的告诉了他们。他们有些腼腆的说,他们的老家在很远的地方,家中有了急事要回去处理,但不想舍去这样一个工作,想请我们来帮助一下。怎么帮?我问。中年女子说,他们只是回去十天半个月,环卫所的人说要么辞职,要么找人替一下,否则没了工资,连五险也没了。当然,是不想丢掉这个营生的。

  对于这有些唐突的问题,第一感觉是有些不解,有我们这般年龄的环卫工吗?他们看了出,连忙说,是希望女儿女婿来帮助的。女婿断然拒绝。说我们是来消闲的,是来散心的,不是来工作的。他们还要说些什么,女婿则决意离开了。

  傍晚的海岸,恬静而舒适。他们与我们又相遇了——他们像是在等着我们。他们很真诚,也很现实的叙述了他们的现实情况。他说,他们是乡下的,是为了解决孩子的学业才出来找活干的。孩子来信儿说,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了,想让他们回去看看——我猜不透那是不是他编的故事。还说,这样的事在这里是常有的,谁家有了事,便都是在这海滩上寻找游人代劳,救了我们的急,你们也不虚此行,是个两全其美的事。他滔滔不绝的说道,这确实是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活儿,但这里与其它地方不同,是不需要清扫的。这里的人们从不乱扔杂物——你看,这里多干净啊他不说,我还真没注意这海滩竟然是如此的洁净,看不到一丝的杂物。他说,他看上我们,是因为觉着我们能行!——他似乎戳到了我们的“软肋”。我不知道他说的那个能行,是什么意思?

  那几日,我们静下来讨论了许久。女儿似乎有些动摇了,说反正没什么事,那又不是个怎么费力的事,方便他人,也是方便自己嘛。孙女在一旁附和着,是了,每天都在海滩上走走,那多棒!许久许久,女婿说,那我们当几天清洁工?

  当我们再次见到那对夫妻,那女子哭了。我们告诉他们,我们只是帮忙,也仅仅是很短的时间,请你们不要失信。那中年男子喃喃道,不会不会,谢了谢了——

  一个全新的早晨,一个全新的装束,女儿女婿一身醒目的工装格外的显眼,果真是人是衣服,马是鞍,白领转瞬间便低了三个等级。孙女一会儿跑向母亲,一会儿伴着我们,欢声笑语回荡在空旷的蓝天绿水间。一夜间,我们竟然成了海滩的主人?

  巡视的区域,大约有几十亩地那般的大小,很像乡下河滩的那片狭长的玉米地。只是,那河滩是黄色的,涨水时到处是枯枝败叶。而这绵阳的海滩,是金色的,那被海水冲刷着的没有一点杂质的海岸,干净让你不忍心落脚。

  这实在是一个和闲逛没什么两样的职业,假如不是那一身鲜艳的工装,和游客没什么丝毫的区别。沿着那海浪拍打着脚面的海岸前行,真的是别样的轻松。

  在我的想象中,大海除了平静,便是咆哮。但实质上,它既不平静,也不是海浪滔天,而是如同我们人一样在呼吸。那涌浪平缓的涌动着的海浪,很像我们那里蓝白相间的哈达,时而舒展,时而飘逸,一浪一浪地向前涌动着。

  如今真是好。吃得好穿得好似乎已不能满足幸福感了。便想着到处转悠。有资金的,去罗马意大利,没资金的,三十里五十里的小山,小河也要来一圈。情侣游,亲子游,老人游,五花八门的让这个世界变得像一个游乐园!

  这实在是一个和闲逛没什么两样的职业。但什么看的久了,也会产生疲劳感。女婿很快便开始“歇工”了。外孙女也总是一觉睡到午。渐渐地,女儿也不再是早七晚八了,说太晒了。年轻人热情,像那海浪来的快,去的也快。

  女儿女婿外孙女一同去很远的地方散心了。

  一夜间,我成了这海滩的主人了。忽然间,我有些不安了起来。不安什么呢?自然是明日的那份职责了。若是遇到熟人那该怎么办?尽管那概率近乎是零,但谁敢保证这世界不会变小?若是人们用鄙视的眼光看你,哪怕是那一瞥视,你脸上挂得住吗?若是有人在你面前丢弃杂物,或许是故意的,那挑衅你怎么应对?若有人出言不逊,张扬跋扈,是不是要据理力争?......这实在是没曾想过的难题。

  她说,你干嘛想那么多呢,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但我看得出,她是在掩饰。

  那扎眼的工装很别扭,有着第一次入厂那莫名状的忐忑,我力争保持着平静,眼神却自然不自然的去偷眼看人们目光......人们都匆匆而过,并没有谁在意你是谁,在干什么?那假设,显而易见是自作多情了。

  我们开始变得像在家时坦然了。伴着游人,伴着这涨上来,又落下去的海潮,重又回到了早五晚六作息,努力地去适应这略有些闲适的工作。

  任何事都有着一个相似的过程——这是说教,也是道理——多么复杂的工作,只要用心去做,一定会做得很好。反之,你不上心,再简单的活计,也一定会做不好。

  说说对海的感受吧。早晨的海是活泼的,牵着孩子的母亲,亲昵相依的伴侣,嬉戏活泼的顽童,相互扶持的老者,让醒了的海处处充满着阳光。穿行于那些或舞扇弄棍,或高歌拨弦的人中,听他们家长里短的琐事,国内区外的高论,也听他们的期盼,骂娘,和啧啧盛赞,似乎忘却了是在何处了。只是,我不知道我们是该属于是局内人,还是局外人了?

  如果说,早晨的海滩是活泼的,那夕阳下的海滩则是沉稳的。那沉稳,如同暮年的老者在炫耀着自己的曾经的光辉,叹息时光的流失。海上的夕阳,与荒原上的夕阳是截然两样的。荒原的夕阳,总是夹杂着说不出心境,有着一去“万里夕阳垂地”的悲壮感。而这海滩的夕阳,处处显露着那不过是暂时的告别,很快它重又会“逐退群星与残月”的升起。那有节奏的潮汐,随着夕阳的坠落一点点的被缩短着,直到被夜幕吞噬。

  我最爱听潮汐那有节奏声响了。尤为是夜幕下的潮汐,她轻轻地,有节奏诉说着,唱着。

  对于住在海边的人来说,或许司空见惯了这一早一晚的景象,或许还会厌倦了它的喜怒无常。但与之看惯沙尘漫天的我们,这里也许是天底下最好的地方了,假如真有来世,假如有了银子,那一定要扎根于此!

  沿着那柔软的海滩长长的海岸线漫步,海滩上留下了我们清晰的足迹。那足迹,很像在乡下劳作时并肩走过。从嫩嫩的绿苗,到满眼的金黄,从拼死般的收割,到冬日里的风雪,一日日的都是这般的相随,今日有你的陪伴,生命才有意义。

  看过了白日的海,便有了夜里看海的念头。月色下的海滩,远比不上阳光下海滩,除了有节奏的潮汐声,再别无什么响动了。它比不得乡下河边的夜晚。河边的夜晚,除了河水的欢唱,草丛里会有蛐蛐的低吟,蛤蟆的高歌,时而会有几声不知名的鸟叫。晚风吹过,悉悉簌簌的草叶声,会让些神秘感。忽然间,我好似明白了女儿的用意,去那些知名的大都市固然好,但未必合我们的意,那些花花绿绿的霓虹,那些你挤我,我挤你的场景已不适合我们了。倒是这少有人光顾的乡野,海滩让你有了充分放下的感觉了。

  海潮涌上来,又退了下去——离开的日子到了。那日,五口人早早的走上海滩。那日,一家子走的很慢,很慢。那日,依旧是女儿在前,我们在后,孙女依旧是前后呼喊着,奔跑着......

  房主退还了所有的押金,说那对夫妻已付了所有的费用,并给我们留下了礼物。那一霎间,生就出了些留恋的感觉,人与人之间那种信赖,那种各取所需的满足感油然而生,放得下身段,有时是必要的。只是,不知以后还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假若有下次,我依然会欣然的接受。活动了筋骨,游览了河山,又赚得了车马费,何乐不为。

  虽然这下里巴人式的闲游,让我这下里巴式的人得以满足,但还是羡慕那些乘游轮阳春白雪的漫游。盼着有那么一日,也能像大爷那般的坐上去,并走过来,走过去地让他们好好伺候着,那样也不枉来一回这个看不尽的世界!

                               

                                                                                             暑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20-7-10 05:03 , Processed in 0.08129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