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返回首页

五味人生的个人空间 http://bingtuan.zhiqingwl.cn/?274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战友与插友的梦与歌~回忆(75) 《尝尽人生五味》

热度 1已有 80 次阅读2018-12-12 18:02

                           战友与插友的梦与歌~回忆(75)                                      

                                   《尝尽人生五味》

 

          我是一名农村中的孤儿,自幼四处流浪要饭;读小学6年中途5次辍学转校;末了从插队再到入伍兵团的我,一直拼搏在跌宕起伏的人生路上

          忆想70余年苦乐征程,崎岖多于平坦,饱尝人生“酸甜苦辣咸”五味,躲过5次劫难,意想不到多舛命运的我,竟然与五组悲欢数字,“73”、“654”、 4”、“323”、 85”结下了不解情缘。

           每每回味起五组数字,所结出的辛勤欣慰果实,感激不尽倍加知足惜福,感恩的心油然而生。

                                                   回望73

          自古至今中国传统观念,尊崇人生两次坎年,即73岁与84岁,好多人出于敬畏辟邪消灾心理,总是跳跃式多报一岁,有意绕过坎年躲避一下,对于这种民间习俗,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人生苦短顺其自然,随遇而安。

           今年我刚好尝试73周岁滋味,与奶奶66年前去世时73岁相吻合,提起慈母般的奶奶使我终身难忘,既是奶奶又是妈。

            幼儿时我急需乳汁那一刻,奶奶用长把铁匙熬红薯面浆糊,用手指一点一点往小嘴里抹让我吮吸,再长大一点奶奶先咬嚼食物,再嘴对嘴喂到我嘴里,区区小命硬是活了下来。

            童年我从5岁开始跟奶奶要饭,奶奶是缠足小脚,右手柱拐杖左手拉着我,奶奶肩上背着缝制的大个褡裢,我肩上背着小褡裢作样子,专盛装要来的生熟食物,我怀里还揣着一只暗黑色的碗,接施舍者倒给剩下的稀饭。

             我不小心连续捽碎几个碗,奶奶给我换成葫芦瓢盛稀饭,给瓢把扎个眼,穿上布条套在我的脖子上,回家立刻将葫芦瓢,仍进水缸内泡着,葫芦瓢易干裂漏稀饭,干裂后奶奶用针线缝合上,还能继续要饭。

           要饭走村串户的路线、怎么敲门、怎么称呼主人、都是奶奶一一教我,比如:称呼“爷爷、奶奶、大叔、大婶、大姑、大哥、大姐…”;说什么乞讨的话语,“行行善吧、兴兴好吧、救救命吧、可怜可怜我这个,没爹没妈的孩子吧,我大半天还没吃到一口饭……”。

          难忘一段要饭血泪史,在我6岁那年,被主家一条黑狗咬伤右胳臂,众多好心人从该狗身上,剪下一撮狗毛烧成灰,贴在我的伤口处,再用布条缠绕好胳膊。

           后来伤口化脓,奶奶经常给我挤压出带血脓水,疼的我哇哇哭喊,挤干后贴上从道路边,采摘朱麻麻草的大叶片,它是农村中一种疗伤草药,伤口近半年才愈合好,落下一个大疤痕。

           祸不单行,之前是祖孙相依为命的奶奶,拉着我的手要饭,从七岁开始我拉着奶奶的手要饭,只因奶奶体貭气力大不如从前,眼内长了白内障视力严重下降。

           不知道为舍,奶奶走路时总出现,脑袋不停的左右晃动,无知的我问奶奶:“你晃悠啥呀?”,“晃坑!”,我又接着问:“什么叫晃坑”,“我快死了,给自己挖坑”,我急得边哭边喊:“奶奶死时,千万别丢下我,我要与奶奶一堆死”,奶奶听后急眼了,朝我发火“你不能死!”,“那我什么时候死呀?”奶奶回答:“你要比我多活一轮,让左右邻居见证你命大”,我跺脚追问:“多活一轮再死,我还能找见奶奶吗?”,奶奶说:“能!我等着你”。

          奶奶死后我独自要饭,失去奶奶的细心呵护,时常遭男挑皮小朋友欺负与嘲笑,朝我脸上吐吐沫;在我头顶撒沙土往下流;拧耳朵;用脚尖踢屁股蛋;甚至从我身上棉袄破洞处撕拽棉絮;有一个不友好的小子,施劲扬着小吉吉朝我身上撒尿﹝这个人已去世﹞。

           我实在忍受不住欺凌时,就放声哭喊死去的奶奶,“奶奶快回来救救我呀?”,招来附近大人们的同情和关注,才得以吓跑那些挑皮的小朋友。

           俗语说“无巧不成书”,时光斗转星移历史进入到73年,令我终生难忘,这年我在兵团323(323),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合格党员,获得了属于自己的政治生命,而且还是73年,顺利的离开了,艰苦奋斗长达4年的农业团巴拉亥,调兵团3师师部工作。

          73周岁的我截止今日,没觉得与素日有异常感觉,往后奔向84岁征程中,说不定会遇上啥凶险乱象,任由春夏秋冬在变幻,多活一年胜一年翘首以待。

          平时由不得猜想翩翩,自然会联想起84年偷梁换柱一事,本来是选派我去日本考察,偏偏在拟文过程中,却被上级的一位处长所顶替,结果推迟到85年晚走了一年,往好处想好亊多磨苦尽甘来,老天爷有意让我,绕过了84这组不吉祥数字。

           这般突如其来的历史变故与插曲,当年我全然梦在鼓里,是失散达27年的一位北京战友徐志祥,直到12年在北京一次战友聚会上,道出真情我方知自己遭顶替细节。
       

                                    半读半讨饭读654小学

          我的小学生崖用数字表示,概括为654,即读小学6年期间,先后转换5所农村小学,其中有4所学校教室设在庙宇内,从庙顶窟窿处能窥视到天空,有一所学校教室先前是天主教堂,唯独教堂做教室牢固宽敞安全,但是6所小学简陋的桌椅板凳,都是用土坯垒砌,外表用麦秸泥抹平。

            我怀念天主教堂教室,前面的那棵桑葚树,长的又高又粗,她是我的课间加餐树,树上挂满了桑葚,下课后生怕同学们把桑葚踩踏烂了,所以我总是冲在最前头,从地上捡桑葚充饥,吃的嘴唇和舌头都是紫色。

          那个时代课本只有国语和算数,没有本子和笔墨,人人都使用石板石笔写字作题,六个年级的学生集体,挤聚在一个教室内上大课,一个老师轮番给不同年级学生讲课。

          我之所以辍学转校,是因要饭回来的晚,常出现迟到矿课现象,而且次数多时间长,校方多次善意提醒屡教不改,故多次被校长劝其退学,小小年龄的我含泪跪地求饶,永不言弃退学,那时的我还真没有遇上一所,“一个也不能少”,象张艺谋导演的小学校。

            即便是要饭回来急忙上课,肚子里有时还是饿的心慌,每日夜幕降临,是我最痛苦的时刻到来,双眼啥也看不见了,一不小心不是撞上墙,就是撞上树,用现在的话说营养不良,患上了“夜盲症”。

           我最喜欢过端午节和中秋节,节前节后几日是我最开心的时刻,对我好的赵老师和马老师,毎天给我粽子或月饼吃,那段日子不飢饿,我不矿课、不迟到、不早退,整日安心上学读书。

           算数成绩常得到马老师表扬,有时点名叫我上讲台列算式、讲思路,那一刻自尊心瞬间升华,彻底抛弃心中的自悲感,脑中充满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相约85

            人人都知道自己的出生月日,唯独我不知道自己的出生月日,童年的我醒悟不得问奶奶,也许告诉过我没记住,给我的人生留下了,一个无法解开的历史之谜。

          后来人生中的重要事件,如:建档案、填写履历、上户口、上学、入团入党、参军体检等,那个也离不开填写出生年月日,这可怎么办呀?去哪刨根问底呢?

           情急之下再次想起,73岁去世时的奶奶,我满脑子浮现生前奶奶千嘱咐万叮咛,要我比奶奶多活一轮“12岁”的约定,片刻灵感意识到7312等于85,莫非这是奶奶的真实遗愿,干脆就定在85日吧,我的生日就这样诞生了。

            做梦都想不到的奢望,85年内蒙古自治区轻工业厅,在全自治区范围内,挑选4名赴日本考察学习的专业人员,我被选中排名第二,其中两人兼翻译,主要考察日本甜菜生产、及制糖加工设备与工艺流程。

            冤家路窄,45年日本投降那年出生的我,竟然有机会东渡东瀛考察,该期间主要是,在东京、大阪、札幌、北海道等地活动,巧遇参观了一次日本举办的世博会,大饱眼福千载难逢。

                                                      插队4

            我于6164年,农村插队4年别有一番滋味,自己起伙做饭没钱购置,锅碗瓢盆傢三货四,于是我甘愿常年给生产队出民工混饭吃,如:去修王快水厍、到峰峰煤矿下井挖煤、抢挖孟良河,干这些活都是集体食堂管饭,由生产小队出米面。

          没有民工活干时,我给村里过世之人送葬抬死人、拆旧炕垒新炕、换房顶、用辘轳提水浇菜园子、打零工干杂活,干这些活计主家个人管我饭吃。

            冬季我用竹爬子搂树叶、捡树枝烧火取暖;或者背上自己编织的柳条筐,去大马路或乡村道路上捡拾马粪,回来交生产队粪堆记工分,争取年终多分点红。

           秋末冬初扛上铁锹,背上柳条筐,到田间挖田鼠洞,有时一天白忙乎,有时收获令人兴奋,一天能挖到十几斤粮食,弥补口粮不足,少吃点糠菜。

           农闲帮邻居推石头碾子或拉石头磨,给得报酬是碾小米后的谷糠;碾玉米和红薯干,用筛面锣筛后剩下的渣滓;磨小麦后的麸皮,这些谷糠、残渣、麸皮、我回家蒸窝头吃。

          有好心人可怜同情我,总不等小麦磨净,宁肯自己少出点面粉,也要给我多留点麸皮,我十分受感动,自己没有什么本事,为了报恩到有辘轳的吃水井,担几担水加满主人家的水缸。

         农闲每逢赶大集时,无奈找点最简单的斤计人(交易员)活干,从邻居家借上杆钩子称,挎在肩上称杆在前称砣在后,在集市上来回转游寻卖方雇主,抓紧时间揽上几宗交易,中午一点之后就散集市了。

          农村人有卖猪仔、鸡、兎、杂粮、米面者,都没有带称,其实家中根本就没有称,我去给人家提称称重,卖主给点小费,有给几分钱的、一角的、二角的不等,对我来说解无米之炊,挣点平时零花钱。

           天无绝人之路,天赐一次考学机遇,经过短期业余拼命复习,有幸考上了一所专科学校的中专部,上学期间赶上文革,在校期间连续五年,69年直接从学校,乘坐专列火车入伍兵团。

                                                      兵团50

           当《知青岁月》50年纪念之时。先纠正上山下乡可不是“就那么几年”,兵团存在远不止六年,为什么有这种结论的说法呢?究其实,有人缺乏系统了解,后兵团时代演变过程及生存发展现状。

        兵团有奇特性的时空轨迹,是一个有延续性的历史链条,兵团从未解散过,只是从北京军区分离出来,转制换了个地方牌子,在整体地方计划经济中仍保持单列,条条管理分灶吃饭,保持原有的使命与编制,顶端属国家农垦局。

         就我个人而言,先前四年插队暂且不计,自六九年去内蒙古建设兵团,一干就是一辈子,不动地坚守了50年,我只是后兵团时代,众多知青坚守者中,一名普通兵团战友。

           党组织关系、养老保险、医疗看病、退休仍属“兵团”系统那一块,每月工资均由地财政届时发放。

            兵团的土地、团部、资产都在册属国有,当年老兵和少数知青,至今还在坚守,承包兵团土地为生计,窘困处境可想而知。

            兵团的矿山、工厂、企业还在,其中不少企业廉价卖给,当地有背景的个人,导致知青、老兵一一下岗待业,四处打零工掙钱续交社保,由当地政府统筹,可是这部分知青人下场,生活拮据日子过的艰辛。

            兵团师部机关、医院都还在,换了个牌子纳入地方行政亊业单位,其职能性质未变,这部分知青和老兵归宿相对稳妥优厚。

              兵团五十年,是我安身立命之地,也是我成家立业的摇篮,借此机会与大家分享,我退休前平凡岗位福祉。

             有党内职务、行政职务、专业技术职称、还有专业学术资质、多次应邀参加自治区和全国,行业学术研讨会宣读发表论文、定期或不定期在地区电视台,科技栏目中进行技术讲座、还获得过几项先进劳模与模范党员荣誉称号。

            退休后在本行业,应相关企业的邀请又干了几年,发挥所学专业点滴余热,以专业特长支援企业回馈社会,以慰藉晚年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的新生活。

             概言之,一个曾经沿街乞讨,苦水泡大的“小叫花子”,后来无论是工作、住房、医疗、生活诸多方面,俺从不高攀眼睛习惯向下看,若与我农村儿时发小们现在生活相比,我算是该有的都有了,意想不到的也有了,饮水思源,所获得的这一切归功于,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英明领导,治国理政的新战略。

             进入新时代,深入学习十九大精神,牢记使命不忘初心,衷心感恩党、感恩国家、感恩人民、感恩插友、感恩战友、感恩老师、感恩同学、感恩奶奶、感恩老伴。

 

            《本文意在激励启迪那些,漂泊在外遇到暂时困难的年青人,只要狠下一条心,坚持到底就有光明的前途,实现自身价值。

 

                                     要饭的葫芦瓢

 

 

                                    狗咬的伤疤

 

 

 

                                     与日方交流座谈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20-2-27 07:15 , Processed in 0.076978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