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返回首页

七连上士的个人空间 http://bingtuan.zhiqingwl.cn/?3642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马光林

已有 106 次阅读2018-9-4 00:02

马光林


      马光林,因他是盟农牧局局长的小儿子,我们常叫他马公子。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深入到祖国的各个角落,伊克昭盟没幸免,马光林全家同我们各个家庭一样,也都受到不同的冲击。

      复课闹革命后不久,就到了上山下乡的槛上。马光林是1968815日随先遣队暂住在巴彦高勒镇宾馆,828日和我们在杭锦旗新建公社昌汗白小学会合后,同被编入伊克昭盟五七干校学生一连。196911月同被编入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三师二十三团七连。

      不管是在干校,还是在兵团,马光林干活从不偷懒,各方面表现都不错,就是不爱当官。

      干校时或初进兵团时看不出来啥,天津兵来了,动员他当班长,他不干。他推荐这个推荐那个,就是他不当。青岛兵来了,又动员他当班长,他说死说活不干。上海兵又来了,连队已增加到500多人,又动员他当班长,杨占元王德宝亲自给他做工作,碍于颜面,他不能不应,但他和他们说好,他只当个副班长,还只干半年。

      在我调到团机关食堂当司务长不久,他也调到团司令部来了,应了一个有名无实的闲职。

      我问他,你怎么到司令部来啦?他说,当班长没意思,整天要汇报这个检查那个。说好的不会说,说不好的还亏良心,算了不干了。正好他父亲解放了,恢复了原职,主管全盟的农牧工作,23团驻地正在他父亲的管辖范围。他跟去连里工作的一个参谋一说,就到团里来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调到了团机运连。我问他,你怎么到机运连去了?他说,在司令部整天没个做上的,摇打二晃的,没意思,还不如到机运连学开个车好点。

      又过了一段时间,听说他父亲当了副盟长,还兼任农牧局局长。可他又从机运连回司令部来了。我问他,你怎么又回来了?他说,机运连就那么几台车,我要是上车了,别人就得下来。人家车开得好好的,我为啥要抢人家的饭碗子?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被公安局抽走了,穿上了白色的制服,还佩戴了手枪,还有子弹,很神气。

      没多久他又穿着制服去我那儿了。我问他,到公安局怎么样?他说,别提啦。我说,怎么啦?他说,这次去杭锦旗,住在锡尼镇旅馆里,肚子饿了,想去外面买点吃的。临走时想,穿制服太显眼,小偷肯定不敢偷我,我就换了兵团的那一身。临走时,把枪套褪下,放在床上。手枪里压好了子弹,装在右手兜里。心想,要是小偷敢偷我,我当下掏出枪来崩了他。

      到了卖饼子的地方,我闻着饼子真香,就掏出钱包,拿出一斤粮票,五块钱。买了五个。卖饼子的给我找了钱,我随手就装在了放钱包的兜里。当卖饼子的给递过五个饼子时,我看着真好,就两手接过并随口咬了一口,真好吃。就一路吃着一路走回旅馆。到了旅馆放下饼子,一摸右兜,枪还在,一摸左兜,心里猛一惊,钱包没了。再检查其他兜,还是没有。

      枪还在,钱包怎么就没了呢?我回想。买饼子前,钱包还在。我就是从钱包里拿出的粮票和钱。卖饼子的给找钱的时候,我记得装找回的零钱时钱包还在。这一路吃饼子,也没见人跟着呀?坏了,肯定是我两手接饼子的时候,被人偷走的。

      急急忙忙跑回卖饼子的地方,有时候六七个人,有时候四五个人,买了饼子就走。站在那回想,买饼子的时候,也没几个人,也就是六七个人吧,也没觉得挤呀,碰呀,钱包怎么就叫人偷走了呢?

      气鼓鼓地走回旅馆,掏出枪,退出枪膛内的子弹,关了保险恨恨地扔在床上。这事也不能对人说,说了会叫人笑话。不说吧,真生气!唉,这真是逮了一辈子野雀子(麻雀)的老鹰,到了(liao)到了被野雀子鉗(啄)了眼。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12-11 16:55 , Processed in 0.08505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