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返回首页

七连上士的个人空间 http://bingtuan.zhiqingwl.cn/?3642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张凤莲

已有 53 次阅读2018-9-4 00:35

张凤莲

      我们汽车队有个司机叫张凤莲,是个男的,开大吨位柴油车。他16岁进厂,是个年轻的老工人。1988年8月份,他出车去山东淄博一个荒凉的小山沟里拉一批试制的军品。原来说好,连去带来最多一个星期,他也没带多少钱,就穿了个短裤背心装上洗漱牙具就出发啦。不想去了试制没成功,得再等一个星期,最多十来天。给车队打电话,队长说你就等等吧。他说,我带的钱不够了。队长说,我给你汇过去。过了十来天,他又来电话,说还得等,等多少天,说不上。队长赶紧给科研所打电话,询问到底咋回事。科研所领导极具小心地解释情况,说前期试制不成功,还得等个二十来天。队长给他打电话,叫他再等个二十来天。他说钱不够了,队长说我再给你汇去。又等个二十来天,他来电话说,试制还不行,还得等二十来天。队长说,那就等吧。他说,不光钱不够用了,天也冷了,换季衣服也没带。队长说,钱我给你汇去,衣服看你家里情况,给你寄去。又等了二十来天,他又来电话,说还得等。秋衣秋裤不行啦,得冬天的衣服。队长又派人给他汇去钱,寄去冬天的衣服。整整等了三个半月,在一个风雪交加很冷的夜晚回来了,冻病了,休息了一个星期。上班了,给我们诉说那个地方多么荒凉,交通多么闭塞,生活多么无聊……

      他说,白天还有点人,早上坐火车来了,都上班工作去了,就他一个人。晚上都坐火车回去了。开始,还有个军代表陪他,后来军代表也坐火车走了。吃饭,开始还有炊事员做,早中晚三顿饭在厂子的食堂吃;军代表晚上不在那儿住后,只中午一顿饭,早晚没人管;星期天,连这一顿饭也没有啦。电视,没有;广播,没有;报纸,在办公室锁着呢,也看不上。他整天没事就在周围山上转悠,山是石头山,连棵树也没有,沟是干石头沟,连一滴水也没有,时常连个人毛也看不见。先还走个三里五里,后来十来八里,再后来一二十里,星期天能走个三十来里。不管男人女人,老头娃娃,看见就稀罕得不行。再后来发现,由于他衣服穿得跟当地人不一样,好长时间没理发,头发很长,胡子拉碴,他一走到哪里,那里的大人就赶紧招呼孩子,男人就吼喊女人,躲他躲得远远地,原来把他当成了逃犯,当成了流氓……

      有一年五月初,楼房早已停了暖气,张凤莲家住平房,烧火炉子,家里的酸菜缸也解冻了不少。那天他家里人出去了,几个人就串到他家打麻将。那天不知怎么回事,打了一夜,他没胡一把。到天快亮了,胡了!高兴地把牌使劲往牌桌上一打,牌脱手了,从牌桌上飞起来一下子蹦进了酸菜缸里。

      牌桌上好像有这么个规矩,见牌才能胡。你说进酸菜缸了,有人看见牌桌上飞出个东西,也有人听见有东西进酸菜缸的声音,但进酸菜缸里的是不是你胡的那个牌,得让人看到了才能算。你说桌上的牌是有数的,清查桌上的牌,少的那个就应该是“胡”的那个牌。“应该是”的东西多了,“应该是”还不一定是,总的让人看到了才能“是”。

      进酸菜缸了,那就捞吧。酸菜缸里除了有消的酸菜水,还有消的酸菜叶子冻的酸菜团子,还有没消开的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冰疙瘩。先还看准个地方往下捞没捞着,后来怎么捞也捞不上来。

      玩的时候不困,闲下来一会儿就困得不得了,拿烟怎么熏也不行,越熏越困,困得坐也坐不住。离家近的,收拾收拾脸前的钱揣到兜里说声“凤莲子,困得不行了”,就回家睡去了;离家远的,也收拾起脸前的钱,揣到兜里打个招呼跑到车队,叫开大门,串到门房里圪团着等上班了。就剩一个他,捞了半天衣服都湿透了,还是没捞出来。气得他真想把酸菜缸打烂了。可真打烂了,家里好几个月的菜就没了。

      带着一肚子的气,加上煤,捅旺炉子,脱下湿衣服,一点一点烤干。折腾到快八点了,困得也不行了,管他衣服干没干,往旁边一扔,睡!一觉睡到下午三四点,饿醒来,做点吃的,穿上没干透的衣裳,五六点了快下班了天快黑了才垂头丧气地到了车队。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20-1-24 06:21 , Processed in 0.05880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